99.第99章 借我几道灵筹使使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也许我的血,可以做牵引。”秦子骞犹豫的说。

    起不起作用,自己也不清楚。

    “我劝你最好不要那么做。”薛弘济从身后的路口转了过来,“为了对抗古屋里的东西,我也用了血,就从幻境中走出来了。我和你的血,都是辟邪之物,进不去古屋,必须要用污秽的东西引我们进去。”

    “我要对着诊所放屁么?”秦子骞笑道。

    薛弘济狠狠瞪他一眼,继续对蒋勇说道:“这里你不能多呆,交给我和秦子骞吧。”

    “不。我女儿不见了,虚村我最了解,因为我见过真实存在的村庄。而且当年发生的事,我知道的比你们多。不找到她,我绝不走!”

    “老蒋,这不是你参与的事儿,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回去,赶紧把手枪还了。你知道这会给市长带来多大的困扰吗?”薛弘济叹了口气。

    “这里有你们两个,我就走了。”

    秦子骞耸耸肩膀,见两人的脸色极其不好看,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很担心欧若兮。”

    “我就知道你这人没得救,滚吧。”薛弘济反感的说了一句。

    秦子骞笑笑,明明两人站在诊所面前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算再浪费时间,也是没用。蒋雅南要是遇害,瞬间就会没了。

    有这么久的交谈时间,不若回江州去,多做一些准备。要用污秽引路,起码要一只鬼才行吧。

    想做就做,蒋雅南的死,跟自己的关系又不大,都是你们瞎计划的牺牲品。

    要是早知道血就能让自己脱离幻觉,他一定不会让蒋雅南独自逃命,所以,她的死听天由命吧。

    虚村逃走了赵峻熙和那个叫米兰的纵火犯,也许米兰才是真正的通灵,对于这虚村里的东西了解透彻,一场大火,只不过是消除一切的方式。

    得找出这个米兰。

    他滴血引路,不到片刻,就出了村口。早知道这么容易,早点出来就好。

    一进江州市区,他就用了一个路人的电话,给薛正初和范莫依通知了寻找米兰的命令。自己摇摇晃晃,回别墅去见周晴。

    刚一进门,他本能的就察觉到了危险,伸手挡架,一只白皙修长的腿包裹在肉色丝袜之中,踢得他右臂发麻。

    他向左边跃了一步,鼻孔里窜入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水味儿,打量着袭击他的人。

    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美女,白色的旗袍配着白色的细跟高跟鞋,胸口高耸,至少34D!

    他俊目一亮,他的注意力,立刻就停在了她的脸上。优雅的细眉,上挑的眼角,一双眼睛极美,浓妆之下,艳丽可人。

    秦子骞极少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化浓妆的女人,他总觉得涂了眼影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但是她脸上的,看上去一点也不妖冶。

    他嘴上浅笑,却放肆轻浮,看得那女人有些恼怒。

    “你是谁啊,在我家做什么?”

    周晴看来找了人帮忙,给欧若兮做保镖。

    “秦子骞?”那女人放下攻势,眼光凌厉,缓缓地道:“第八殿都市王陆念琪,久仰阎罗大名。”

    她心里满是怒火,阎罗天子在十殿之中名声最响,却如此举止轻浮不堪,值得阎君数次托付?

    为什么他不姓包?

    “陆念琪,真好听的名字。你是到我家住宿的?也不给我事先打个电话?”

    陆念琪没有回答,“阎君事忙,要我到此保护欧若兮,她下了严令,你带不回薛弘济和她丈夫蒋勇,不准回家。”

    “若兮呢?”

    “抬头看看不就知道了。”陆念琪说道。秦子骞抬头,欧若兮正站在二楼卧室窗前,神情茫然。虽然显得落寞,却能自行动作,似乎不像是人控制。

    这一招是防止自己回来滚床单?不过,阎君周晴没有提到蒋雅南,示意她是被放弃的棋子么?

    “你说吧,家里还有什么人,我一并保护就是。”陆念琪问道,她的声音有些黏,听上去十分受用。不知道在床上会怎么叫。

    “没了,我的家人都不在了。”秦子骞坏笑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脸上有些尴尬。

    “没关系,人都是要投胎转世的。”

    “你去虚村,有了什么发现?”

    “阎君去哪儿了?”秦子骞本想借此机会,再多向她要几道灵筹,再去虚村,会多些个胜算,可是扑了个空。

    “她去找两年前逃出虚村的地质调查员。”

    “这事交给警察们就好,她不好好保护若兮,乱跑个啥?”他微微一顿,“她给你承诺了几道灵筹?要你保护若兮?”

    他朝着房门踏了一步,陆念琪纤腰轻摆,拦在他的身前,“十道。半年。”

    又是一个被神力奴役的仙官。

    “虚村那个地界,你也敢涉足,看来没有多久,你就能完成任务,带乱葬岗的蒋晗嫣回地府了嘛!”陆念琪说道。

    “你知道虚村的情形?”

    “虚村为了保护江州的地界,古时就在祭祀。其实不是因为阴兵借道,而是这地底下,有特殊的东西。”

    “你知道祭祀是干什么用的吗?”

    “是啊,米家在虚村一直从古代开始就掌管着土地之神的祭祀活动,流传着许多的作法仪式。不过很多仪式都已经失传了,现在被继承下来的,只有一本将众口相传的东西誊写下来的书而已。米家的血脉已断,而少数和米家有血统关系的人也都对仪式绝口不提,正因为如此,这些仪式才会失传。到了我这一代,已经不知道祭祀具体的仪式了。”

    秦子骞一惊,“米家?你知道米兰么?”

    “是虚村的望族,米兰是我的表婶。”陆念琪回道,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我听人提及,她是个纵火犯,是不是米家举行仪式失败,她不得不放火烧了全村?”

    “你还挺会联想的,火不是她放的,放火的是一个叫齐天...什么的工头。”

    齐天养么?可是他已经疯了。

    “你提到众口相传的书,知道在哪里吗?”

    陆念琪一怔,“虚村都烧了,除非你能回到五十年前,找到古屋里的书房。”

    书房...如果回到古屋,一定要去找找看,他看着陆念琪,欲言又止。

    陆念琪见他无良的眼光瞧着自己,像是对自己身体打主意,想起周晴走之前的交代,伸手挡住了旗袍胸前露出的风光。

    “那个,陆念琪,你可不可以......借我几道灵筹使使?”秦子骞舔了舔嘴唇,暗叫可惜,本想以这个借口好好瞧一阵,被她识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