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我的房间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想都别想!”陆念琪回道。

    这根本就是个借口,他一副色色的模样,根本就是想看我的胸。

    陆念琪厌恶至极。

    “你前胸好像有什么东西......”

    “拿开你的脏手!”陆念琪使劲拍了一把他的手背,秦子骞嘿嘿笑着,他的目光锐利,虽然在发笑,心里却暗暗吃惊。

    那是一条伤疤,胸前横拉一条,像极了几个学医死者的伤口。

    “你胸口上有伤口!”秦子骞瞪圆了双眼,这个陆念琪遭遇了和前几人一样的凶杀,但是她活下来了!她一定知道行凶的是谁!

    “你也是学医的吧?”秦子骞从她精致的脸蛋上反应出来的惊讶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多新鲜,那位阎王身上没有伤口,我这是心脏移植......”陆念琪嗤笑一声。

    “心脏...移植手术吗?你不是被人刺伤的?”秦子骞一愣。

    “正规的医学手术。我有先天的心脏病,手术成功了而已。”陆念琪淡淡的说道。

    “陆念琪,你看着我,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陆念琪看他发红的眼眶,有点茫然,心中的想法跃跃欲动,不吐不快,“当然不是真的,我受过袭击。”

    当秦子骞脸上的微笑泛起,她猛地恢复神智,“我怎么说真话了?”

    “你不要死,等我把薛弘济救出来,我有话问你。”秦子骞给她又下了暗示。

    看来,只要不是在虚村,自己的神力大有地方可以施展,似乎除了蒋雅南,都能有效。

    陆念琪双眼迷离,喃喃回道:“我尽量活着,接受心脏移植的人,十年后的存活率是50%,不管怎样,我都活不长......”

    “所以才要活下去,用尽全力,哪怕只能活到明天,今天也要努力活下去!”秦子骞双眼闪烁了一下,像这样鼓励人,自己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尴尬。

    “若兮就拜托你了,我还要去找一只污秽。”他借口迅速离开。

    陆念琪愣了半晌,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

    他为什么要我一定要活着。他又不是我,我也不是他什么人。

    她回到别墅中,在欧若兮的房间里坐下。

    “阎罗哥哥回来了?”欧若兮问道。

    “嗯。看得出来,他很紧张你。不过,阎君回来以前,你不能见他。”陆念琪翘起二郎腿,高挑的身材展现着美妙的曲线,她握起茶杯,轻轻啜了口茶,“阎罗没有读过书么?”

    “都市王,他这次转世,确实没怎么读书,阎君说是上一次犯错的惩罚。”

    “没事,反正阎王的命长,想什么时候学,都可以。”她脸上生冷下来,将茶杯搁在一旁的桌子上。人都是要死的,是不是文盲,无所谓......

    秦子骞在路上朝着范莫依的住处狂奔,为什么一说到努力活着,自己会莫名的愤慨。看来求生的**异乎强烈,在他的身上,就是一种类似强迫症的偏执,容不得临摹两可和怀疑。

    其实不止是他,既然阎王转世做人,那么就该有选择,有生存的权利,就连欧若兮、陆念琪都应该一样,而不是按照地府的要求,仅仅只是度假和学习。

    人生有好多的路可以选。

    对了,还有蒋雅南那个可怜虫。她的人生处在计划中,如果计划中有更重要的人出现,她的生死立刻就能变得可有可无。

    这样不公平!先到范莫依哪里,做些准备,然后再进虚村!

    天气始终阴沉沉的,路人行色匆匆,江州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江州城外的虚村内,薛弘济和蒋勇把全村几乎翻了个遍,也没见到任何带着阴气的邪物,只能困在诊所之外一筹莫展。

    而在另一个漆黑的异界,蒋雅南跟随着小女孩的漂浮鬼影,已经上了古屋的二楼。

    “我第一次捡到你哦。”那女孩顽皮的扭头笑道,小小的眉眼中间似是有着无法抑制的辛酸和痛苦,整个表情极为不协调。

    蒋雅南看着它,知道它已经不属于活着的世界,内心的创伤让她无法安息,所以,所有的心愿都写在脸上,充满了矛盾的扭曲。

    也许,试着跟它沟通一下,“我也第一次捡到你。”

    小女孩比较可爱,也许是发音不准,把见说成了捡,也许是俏皮的一种玩笑。

    “你叫什么名字?”蒋雅南一步步跟随她走过咯吱作响、斑驳不堪的走廊,一边与它交谈。

    “你把我忘啦,我叫米莹啊......”

    “我忘了?你没告诉过我啊,”她拧起眉毛,“你见过我吗?”

    小女孩猛地停下,眉头紧锁,撅着小嘴,好像在努力地思考着她的问题。可是随即就哭了起来,哽咽着说道:“你忘啦,也许那个人现在十分生气,可能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可是现在我只能拜托你,所以……”

    她?

    是男是女?

    “跟姐姐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祭祀为了阻止‘空’的到来啊。你怎么都不记得啦?”女孩正说着,突然走廊前方的地板翻动了一下,接着地面传来轻微的颤动,随着咯吱吱的叫声,小女孩朝着面前的房间穿了进去。

    咚咚的脚步声,传自前方的转角,墙壁的边缘有了嘎吱的压迫声,像是用力挤压着木板一般,一颗人头,缓缓伸了出来,毫无生气的向蒋雅南注视。

    潮湿的头发下,有一只血红的眼睛!蒋雅南吸了一口凉气,不等那东西全部出现,就拉开房门踏入,立刻挂上了木头门栓。她朝房间退了几步,站在女孩的鬼影身边。

    “嗵!”门上的灰尘落下不少,像是有东西在门外撞击,又连着撞了两下,没了动静。

    她喘着气,目光穿透面前女孩的鬼体,落在一面明亮的梳妆镜上。

    在梳妆镜的旁边,是一张双人床。不过已经落满灰尘,被褥拥成一团,活像里面藏着个人。

    “你的房间。”女孩说道。

    我的...房间......

    蒋雅南咽了一下口水,“我以前来过吗?”

    女孩没有回答,咯咯的笑起,渐渐的消失了。

    “喂!米莹,别走,给我说说,现在做些什么?”

    于此同时,一把冰凉的手术刀,搁在了她的脖颈,“雅南,你想找些什么?”

    男人声音的阴冷嘶哑,蒋雅南心头一凛,是赵峻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