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第106章 空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无缘故消失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佣兵队长。可见薛弘济也没剩下多少神力。相信再没多久,所有的人都将成为鱼肉。

    就算他和薛弘济身上的血液流尽,也不可能救得了这么多人。

    让一些人去死,这是必要的。

    蒋雅南的身手矫健,逃跑应该不是问题。她与“虚”有过交谈,理论上来讲,鬼托人办事,也会特别照顾。

    “咚....”一声清晰的军靴脚步,传入众人耳朵,在众人注目之下,拐角处一只苍白的手,攀在了墙面。

    哗啦啦一阵响,佣兵们错开位置,打开了枪支保险。

    啊——!

    一声呼叫,佣兵队长的头从墙面的木制踢脚线处伸了出来!

    这个人类根本无法做出的姿势,让在场的两个女人失声尖叫,那个黑裙女人更是咕咚一声,昏倒在了地上。

    秦子骞见到机会,急忙松了右手。新晋小女鬼立刻就附了上去。

    “别瞪我啊,我只是救她一命,要不谁机会带着这个女人逃跑?”秦子骞冲薛弘济解释。

    “快跑!”小女鬼站起来的第一句,就是严厉的警告!

    “走!”薛弘济说完,拍了一把蒋勇,第一个转身就跑。

    “给我站住!谁跑打死谁!”齐天养心里毛了起来。眼见小女鬼慢慢站起。

    她倒是不用发愁,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已经死了一次,不可能再死一次。

    “给我开枪!”齐天养见蒋勇逃跑,冲佣兵喝道。

    可是所有的人都没有回头,对于面前“气场强大”的队长,谁还在乎他说些什么。

    蒋雅南冲着走廊喊道:“是芴葸么?我带人回来了!”

    女鬼回头瞥了一眼,又是一只手攀在了墙面,越来越多的人手,像是一个个叠在另一边的墙面上,在众人视线里,抓在墙面上乱挠。

    有几个佣兵登时慌了。

    “不是。它们是工人。挖矿的。”小女鬼站在原地,冷冷的回道。

    齐天养怪叫一声,撒腿就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哇——!”队长吼了一嗓子,咯吱吱的如同破壳而出,从墙边跃了出来,趴在地上,只有半截身子,下半段不知去向,本应是腰部的位置伸出无数只臂爪。

    仿佛是一只大蜘蛛。

    一名佣兵毫不犹豫,立刻扣动了扳机。就像传染,佣兵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枪声一时大作,统统朝着那蜘蛛人射击。

    走廊的狭小,使得枪声震耳欲聋,蜘蛛人一声不吭,顷刻间成了一只马蜂窝,打的一地黑血。

    佣兵们精神高度紧张,训练有素的他们逐渐减少了弹药的使用量,站成了两排,轮番的更换弹夹。

    秦子骞冲小女鬼使了眼色,拍拍蒋雅南的肩膀,他歪了一下脑袋,表示该走了。

    这些佣兵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

    蒋雅南皱眉,五步之外,一个穿着绿裙的小女孩站在走廊中间,一声不吭的她快速的走向两人。

    秦子骞吃了一惊,刚刚抬起左手,就被蒋雅南按下。

    这是米莹,是来接引的。

    米莹的脸色苍白,没有说话。伸手指了墙壁侧面的方向,那里有间房门。

    秦子骞双眉一跳,他确信,刚才走这条走廊的时候,还没有这一道,可见古屋宅邸都在这个“虚”的控制下。

    能见女鬼,证明他神力消失,与常人无异。不知道“虚”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两人趁着佣兵不加留意,在小女鬼翻译的注视之下,进了那道房间,紧接着,墙面恢复了一片斑驳。

    “蜘蛛人”瘫在地上,没了反应。灰色的身体上满是冒着白烟的枪眼。

    “停火!停!”一名佣兵喊道。

    众人逐渐停下,小女鬼站在一旁,嘴角开始冷笑,“让你们跑,不是打。”

    “他们人呢?”有人喊道。终于发现,身边已经没了秦子骞和蒋雅南的身影。

    “嗵!”一声响动,又是一只“蜘蛛人”从墙里跳了出来,正是威廉!

    众人惊骇的眼神中,那原本满身枪眼的“队长”,也抬起了头,一脸狰狞的脸上,眼神更是怨毒。

    他晃着身上多出手臂,一阵当啷声,子弹纷纷从身上弹出。

    “别打了,大家跑!”佣兵里有人喊道。

    两只“蜘蛛人”望着小女鬼一眼,又把头拧向了佣兵,七手八脚的在地上快速爬行两步,呼地跃起,扑倒了最前面的那一个,压着那人的身体,两只在腰部的手爪,顷刻就撕开他的衣服,扯出血淋淋长长的一条大肠,弄得一地鲜红。

    那佣兵不住尖叫,又是“咝”一声,他的嘴巴顷刻被撕烂,“蜘蛛人”展开獠牙,一口就从他的喉咙处咬下一口肉来。

    不出五秒,就死了一个!

    佣兵们撒开脚步就跑,“威廉”张开嘴巴,长长的一条舌头甩了出去,卷住了最后一个,嗤地拖拉到了身边,怪手按下,也是瞬间将身下的佣兵撕成了碎片。

    噗噗声不绝于耳,几只黑色的“蜘蛛人”纷纷扯着尖利的喉咙,从墙里窜了出来,相互吵叫夺食,将地板弄得一片血腥。

    它们似乎不着急追赶佣兵,反倒是那些身形健壮、颜色深乌的蜘蛛人占了上风,将威廉和队长这两个新晋,逼到了墙角,以同样血腥的方式,将其撕碎吞食。

    有几只抬头去看小女鬼,不时晃动着头部,口里发出嘶嘶呼呼的声音。

    可能是拿不准,自己面前是个什么东西。

    小女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顷刻辨出了他们的身份,他们都是矿洞之下死于瘴气的矿工。吞噬血肉的他们最终困在矿洞里没了食物,活活饿死。

    可能是沾染了黄泉之门里的东西,才变异成了现在的模样。

    “滚。”她的口中轻轻吐了一个字,蜘蛛人们纷纷颤栗,朝前方爬行,去追佣兵了。

    比起她心中不甘的怨念,这种只为了食物而变成的怪物,只能说不在一个档次。

    看着蜘蛛人仓皇逃窜,她获得了一种满足感,做鬼也没什么不好。

    胸口突然猛地剧痛,就像巨锤砸下的感觉,使得她突然跪坐在地,她惶然瞪着那走廊的拐角。

    还有不同的东西!这个灵气更强!

    墙面上纷纷流下黑色的液体,就像用黑漆重新粉刷一般,染成了黑色。

    咕噜噜的水流声,提前窜进了她的耳朵。

    一件白袍率先入眼,不断翻滚的黑色水流,围绕着一个古装女子,飘逸流动。

    她慢慢的抬起头,只见那女人的身材曼妙,脖子上的头,如同碎片,飞舞扭曲。

    “啊——!”凄厉的一声尖叫,她的脸上跟着一片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