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07章 虚对空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跟蒋雅南跨进门来,只觉光亮,黄昏的阳光照在眼前,一切是那么柔和。

    芴葸穿着盛装,那是一件素白襦裙,裙子的装饰讲究,腰间的褶裥十分密集,每个褶子带着一种颜色,微风吹来,色如月华。

    秦子骞眼前不禁一亮。这古装扮相得点赞,比许多明星都强。

    “芴葸,我把秦子骞带来了。”

    芴葸嗯了一声,几乎细不可闻,反倒坐到了床沿,脸上红霞满布,脑袋深深低了下去。

    “你找我?”秦子骞不住上下打量,如此干净纯洁的灵魂自己还是头一次见。怪不得叫虚,简直就是如同仙女姐姐一样一样的嘛!

    跟这样的美女聊天,就是聊个十天半个月也不厌烦。

    蒋雅南见他一副下三样,拍拍额头,人是带来了,可是要是芴葸发现货不对版,万一暴怒,只怕万劫不复。

    “现在你该告诉我,怎么结束了吧?你们在这里聊天,我去想办法阻止‘空’。”

    “已经迟了。”芴葸回道,“‘空’已经在古屋里,它杀完活人,就会感觉到我。它会发现‘虚’并不完整,一定会大怒。谁也出不去了。”芴葸又低下头去,眼角斜了秦子骞一眼。

    秦子骞发现她的手不住颤抖,笑着便问:“你手怎么啦?”

    芴葸没有回答他,却抖得更厉害,“在稻草人的身体里,放着一把古剑。把这把剑插在黄泉之门前的剑鞘里,可以削弱黄泉之门的力量,阻止瘴气,让童男童女同时用绳扣在黄泉之门前祭祀,当‘空’发现后,会退回黄泉之门。童男和童女的魂魄会守在门前,彼此牵手相望,直到一个魂魄消逝。”

    她顿了一顿,“米兰曾经试着将剑插回原地,但是稻草人找不到了。”

    “是谁干的呢?”

    “是我。”米莹的魂魄回答道,“我比较调皮......死在瘴气里的我,把稻草人扔在了矿洞。”

    “你们说的‘空’,也是魂魄吧?既然是,为什么不被阴帅或是阎王勾走?”秦子骞插了一句。

    地府体系十分完整,如果世间真的有这种厉鬼,总会收拾。如果不收,只能说明,无法控制。

    他能感觉芴葸浑身颤栗,“你没事吧?”

    “你觉得这里景色美吗?”芴葸突然问话。

    “挺好的。不过人更漂亮啊。”他赞了一句。

    芴葸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缓缓说道:“可惜,你不是他。就算是,也不喜欢我。有些话,我想单独给你说。”

    “秦子骞,”蒋雅南听到,突然叫了一声,“适可而止。”

    看着两人微笑着消失,她心中不断期望,但愿他不要说出什么来一发的醒世恒言。

    看着房间逐渐斑驳昏暗,她冲着身边的米莹说道:“我们去矿洞,去找古剑。”

    “不行,‘空’在那里。”米莹不停的摇着小脑袋。

    “刚才芴葸已经说了,她在古屋,就算是鬼,也不能分身两处的吧,趁她在古屋,我们想办法以最短的时间去矿洞!”

    “我能送你去,但是我不能见到自己的尸体。因为我...怕变。”米莹回道。

    蒋雅南点点头,有她的存在,古屋里的其他怨灵,应该就不会袭击自己了吧。不知道会不会当做“共同的伙伴”。

    当她扭开房门的一刹那,竟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齐天养和两个满身鲜血的佣兵,就站在门口满头大汗。

    “小姑娘,你能看见鬼,对吗?”齐天养瞧了瞧蒋雅南的身侧,什么也没有发现。

    耳边又传来嗡嗡声,他紧张的看了看墙面,那滚滚就像是黑漆的液体席卷上来,痛苦地挺了一下腰肢。他毕竟还是老了。

    “快走!”蒋雅南同时被齐天养和米莹催促着,朝着另一端方向逃离。

    黑漆慢慢的涌上,没有多久,又将一面墙染成了黑色。楼梯处那白袍女人慢慢漂浮了上来,在房门前停下脚步。

    空中飞舞的碎片,逐渐凝结成了扭曲的脸面,算是拼出了半只头颅。她久久站在门前,没有移动。

    在另一端幻境中欣赏黄昏美景的芴葸,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你要说什么,就说吧,我认真听。”秦子骞说了一句,脑海里却思索着一个十分迷惑的问题,是34B,还是32D?

    穿着古装,到底这衣服的厚度,该怎么计算?

    亦或者,古装内衣的不同,很有可能还有垫胸,这种垫胸就是有,只怕自己从未见过,回头要是能活着出去,得好好研究。

    “你也看到我的心跳了吧?很快是吗?”芴葸误会了,“在她找你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这颗心脏,还是有激烈的反应。可能就是喜欢你吧。所有的恨就......活着是什么感觉,我早就忘记了,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活。””

    “其实你可以选择投胎,而不是继续待在这儿。”秦子骞正色道。

    说到了活着,他同样深刻。

    “我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但我也是那一个。”他脑海里一阵闪回,好像自己曾经真的来过这里一般。

    “虚村的人都死了,全在这里重复着死亡。遇到活人,就一拥而上,在这里的,都是困顿的灵魂。这是前世的你,和那个女人所为。她活了很久,只是不记得了。”

    秦子骞皱起眉头,蒋雅南不是只有二十六吗?

    “她的模样、气质一点都没有改变,你们的感情真好,与其是说喜欢你,不如是说喜欢你们两人一起的感觉。当她大祸铸就,抱头痛哭时,是你给她暗示,要她忘记这一切,离开这里。”

    秦子骞不由得动容,“我是不是还暗示她从今而后再也不受我的影响?”

    “嗯。”芴葸点头,“我等你的时间不长,感觉也过了好久,始终被我想起的这段记忆影响着。等我见她真的把你带回来,就没有那么多恨意了。”

    怪不得每个人都能听取自己的暗示,偏偏她不行,感情是前世的自己摆了一道!秦子骞震惊着,同时还有精致小凡人的年龄,原来不是小凡人,是个老妖婆。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芴葸沉下脸,天色逐渐黯淡,像是燃烧,将整幅夕阳的美景收起,变回阴冷潮湿。

    芴葸望着墙壁渗入的黑水,感受来自门口的压迫。

    “她们人呢?”秦子骞巡视四周,没了蒋雅南的身影。

    “避开蜘蛛人,从现在开始,闭起眼睛,不要看‘空’的脸。出门向右手直行,我会送你去矿洞。”芴葸看着秦子骞,温柔的说道。

    “嗵!”的一声,木门被生生撕裂,强烈的灵气在门口涌进。

    “跑!”芴葸喊出声,望向门口,哇地一声怪叫,脸孔登时扭曲,唯有现了本相的她,下巴裂到后脑,喉咙里咯咯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