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108章 祭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眼睛眯了一条缝,见到芴葸的样貌,整个身体一抖。

    妈呀,是个夜叉!

    “闭眼!跑!”芴葸怒喝一声,更是向门前走了一步。

    “就算是毁容,你也好看!”秦子骞依照她意,闭上了双眼朝门外奔去。要知道,芴葸拼着魂飞魄散,为了只是让他逃走!

    芴葸咯咯叫着,已经撕裂的死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她害的人,都是来自仪式的怨恨,起码现在醒悟了,向善了。

    不过好人大多不长命......

    秦子骞几步跨到门口,冰冷彻骨的感觉侵入全身,让他瞬间觉得心脏压力倍增,似乎都要停顿。一股大力席卷而来,他毫无反抗能力,身体悬空被丢了出去。

    “咯!”芴葸口中发出了最强音,震得整个宅邸嗡嗡作响。

    然则,这足以令人心惊肉跳的力量,在白袍女人面前几乎没有多大效用,轮到“空”了。

    秦子骞自空中下落,忍不住睁开了眼,只见白袍女人背对自己,身着古装,背影极美的同时,从宅邸的二楼落下重重砸在一个光溜溜的身体上。

    他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想要站起,脚下却直打滑,咕咚一声又趴在了地上,右手掌上按住了一只冰凉的手。

    定神一瞧,鲜红的木板上,像是被野兽咀嚼过的一只残手赫然入目。

    满地的血浆喷溅的到处都是,就连白色漆面的钟表上,都是不停滑落的血滴,身后传来爪子在地上不住移动声音,杂乱无序。

    是矿工变异的蜘蛛人!

    他连好好站立,都几乎难以做到,最后心一横,一脚踩在那残手上,算是有了一点摩擦,好不容易转身过来。

    一对对殷红如血的眼睛,盯着突然掉下的陌生物体,在吞食佣兵尸体的同时,纷纷转过身体,怪叫着挑衅。

    “嗨!”一声喊叫,吸引了秦子骞的注意,只见一个佣兵迅速从地上爬起,抽出一把匕首,朝他甩了过来。

    “嗵!”楼上传来一声巨响,芴葸的房间被轰出一个洞。蜘蛛人们纷纷停下动作,看着木板塌陷,碎屑乱飞。

    “芴葸——!”秦子骞怒吼,只见‘空’正在慢慢转身,猛然想起芴葸对自己的忠告:闭眼。

    “把眼睛闭上!不想死照做!”他闭上眼的同时,向给他抛来匕首的佣兵喝道。

    那佣兵见蜘蛛人没有了反应,也闭上了双眼。

    芴葸已经帮不了自己了,剩下的只有逃,停滞不动,只能被‘空’害死在这儿。

    唯一的神感,提示那灵气自后背铺天盖地卷来。

    “走!”他一脚踏出,就觉得失算,满地血浆,又是光滑的木板,这一脚踏出去,还是得撂在地上,却觉得脚下踩着了实物。

    一声怪叫传出,他低头看去,一脚正踏在一只乌黑的蜘蛛人后背。

    ‘空’的强大,这些蜘蛛人也无法抗衡,也要逃跑!

    他灵机一动猛地俯下身体,趴在满是血臭的怪物身上,“照做!”

    几个佣兵受了启发,纷纷朝着蜘蛛人扑去,不过运气却不太好。一个扑得晚了,抓住了蜘蛛人的一只手臂,反被蜘蛛人反口咬断了喉咙。

    一个刚刚扑上,就被蜘蛛人一手抓住,扯了个稀巴烂。

    还有几个连扑都没扑,却睁着眼睛看到了从二楼飘下的‘空’,脸上跟着扭曲,顷刻下了黄泉。

    蜘蛛人迅捷无比,在地上爬了两步,就带着秦子骞上了墙壁,朝着另一端方向跑去,秦子骞双臂使劲勒住它的脖子,身体被甩起,咬牙苦撑,好在它没有坚持多久,就从墙面跃下,与地下疾奔的蜘蛛人合在一处。

    一名佣兵趴在另一只的身上,算是逃过一劫。

    秦子骞回头眯了一眼,黑压压的蜘蛛人身上,再也没一个活人。刚进门还有十五人装备精良的小队,只剩下这一个。

    “三克油。”那人道谢,不再多说一句话了。

    “这些吃人的怪物,受到了‘空’的惊吓,去的地方,一定是矿洞。”秦子骞说着,又把匕首抓稳了些,“做好准备,它们一旦进洞,会毫不留情的杀我们。”

    这是动物的一种本能。

    “嗯。”那佣兵脸上带血,闷哼了一声,却也掏出了匕首......

    矿洞的门口,有一口被月光照射的古井。蒋雅南被齐天养押着,走到了井口边。

    有了米莹魂魄,蒋雅南对整个仪式过程开始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

    “米家在这里净化祭品。”她朝着井内看去,里面的水不知流到哪里,望不见底。

    在当年应该是水堆满井口才是。

    “把矿洞口炸开!”齐天养对身边的两个佣兵说道,生怕叫不动,又补充了一句,“矿洞直通祭坛,黄金就在那儿!”

    “不用了!”蒋雅南阻止了一句,“井的底部连接着某个地下通道,据说只有童男童女才可以通过井进入祭坛。”

    她又望了一眼米莹的魂魄,她肯定的点头。

    “在通道深处,有地藏佛像,需要米家的印记,还有古剑。米家的印记我就能做,不过古剑......得你去取。”米莹说道。

    稻草人嘛,应该好找,矿洞里怪物都在古屋,也应该安全。

    “得从古井下去。”蒋雅南指着井口。

    “那你先下。”齐天养咽了一下口水。

    蒋雅南哼了一声,率先坐在井边,跳了下去。古井的距离不长,贴边滑下一脚,踩了一地粘稠的液体,黑乎乎的不知道又是什么。

    没有多久,齐天养和两个佣兵也跳了下来。

    “别动!举起手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叫,让蒋雅南喜不自胜,那是父亲蒋勇的身音。

    果然,在一个小祭坛的面前,薛弘济和蒋勇一左一右,正在查看祭坛的情形,看样子,应该在这里呆了好一阵了。

    “雅南!你先过来!”蒋勇凑了过去,将齐天养率先捆绑。

    两名佣兵目光呆滞,薛弘济慢慢凑近了他们的身边。他的脸上滴着斗大的汗珠,看上去十分辛苦,像是又老了十几岁。

    蒋雅南看着在狭窄的黑洞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各种腐朽的尸骨,骨头上不乏啃咬的痕迹,单从观看就能想象到他们遇害时的悲惨情形。先死于瘴气,又被矿工们啃食。

    前面的岩壁上挂着草绳,甚至一地杂乱的都是草绳和绳扣。

    洞穴的头顶十分压抑,贴满了变色的符咒。

    “我们打不开这里的机关,”薛弘济见蒋勇把两个佣兵也捆绑结实,这才放下心,“这里有个空剑鞘,还有一个类似印章的地方。或许我们还要回古屋去,寻找印章。”

    “我有印记,现在缺一把古剑。”蒋雅南望着狭窄的洞穴深处,听见滴答的水声,这个地下洞穴仿佛一个钟乳岩洞一般,里面充满了水气和长年积累的潮湿空气,令她感到呼吸不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