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冲阎王开枪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雅南,你要去哪?”蒋勇惊呼道。

    在他的眼里,蒋雅南就要踏进那漆黑如墨的矿洞。

    “我必须下去。爸,你和薛老师在这里看着,等我回来。”她觉得不能耽搁。既然父亲没有危险,自己得赶在‘空’和蜘蛛人回来之前,把稻草人找到。

    “你给我站住!”蒋勇大吼着就要追上,却被薛弘济猛地抓住了胳膊,“往后退!”

    井里传来凄厉的叫声,一个黑影连滚带爬,磕到众人面前,那是一只已经被利器划开灰色肚皮的“蜘蛛人”。

    “它们回来了,蒋勇,快给我解开!快!”齐天养喊道。

    薛弘济一步上前,将两个佣兵拉扯到了身边,掏出匕首,割断了捆绑的绳索。

    井口的叫声越来越凄厉,爪子乱抓的声音逐渐密集。

    “雅南呢?她进去了?”蒋勇看不到洞口的蒋雅南,也开始慌了神。

    “现在呢?”薛弘济低头,冲着米莹的魂魄询问,在众人眼中,他就像对着空气说话一般。

    在得到答案后,他冷静的冲众人说道:“守住洞口,无论蜘蛛人有多少,一只也不能放进去。我们要坚持到雅南带着古剑回来!”

    蒋勇第一时间,就走到了洞口边上。想起蒋雅南的固执,气得直跺脚。

    几人屏气凝神,心算是凝聚在了一起。这个时候,保命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薛弘济竖起耳朵,隐隐听见井口处传来打斗之声,却迟迟不见蜘蛛人下井,不由得皱起眉头。

    没过多久,一个人竟然滚了下来。一身污臭的黑血的他一手持着匕首,向缠在身上的蜘蛛人头部猛戳。

    “小四!”薛弘济身边的佣兵喊着,也掏出了匕首,上去帮忙。

    “搞我是吗!搞我弟兄是吗!”那一身脏污的佣兵不断戳着,口里不断咒骂,“马勒戈壁的,姐也是你能欺负的!FUK!FUK!FUK!”

    那佣兵见她不断下刀,蜘蛛人像是没了还手之力,只是喷溅着黑色的血液,也就站在身旁观看。

    井口接着滚下东西,却是秦子骞。

    那佣兵毫不犹疑,从身上掏了手雷,朝着他身后井里扔去!

    轰隆一声,些许砖石混杂着血肉,将井口炸塌了。

    “你疯了!没有出口,我们怎么离开!”齐天养怒吼着。

    “你闭嘴,十五人都没把它们怎么样,连队长都死了。你要是能耐,自己上去杀光它们!”

    他低头,看着那个叫“小四”的佣兵还在边骂边戳,她身下的蜘蛛人都已经成了一堆烂肉,决定不去叫她,让她发泄。

    秦子骞这才发觉,原来跟自己一路随着蜘蛛人前来矿洞的竟然是个女人,不由得瞪圆了眼睛,他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嘿,它死透了。”

    小四停下了动作,喘着粗气站起,听着秦子骞说道:“冷静一下吧,至少现在,我们在饿死前暂时不用担心了,这些家伙动作很快,够‘空’处理一阵子的。”

    秦子骞巡视了一番,众人疲惫,却还是有三个佣兵留下了性命。

    “无论怎么样,必须要让一切结束。”薛弘济说道,“既然大家现在都要活命,我不妨给大家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这古屋里的东西,你们见识过了,这是中式的鬼,不是子弹能够处理的。要想活命,得听我的。因为我是阎王!”

    轰地一下颤动,众人心中都是一凛。

    秦子骞捏了捏拳头,这一捏之下,有些惊喜,矿洞应该是已经离开了虚村的范围,这祭坛处一点禁制也没有,自己的神力正在逐渐恢复。

    “你们可以选择死,地府都会接受你们,当然也可以选择活。只要能活着出去,黄金你们想拿多少就多少,齐天养,你不是说一直在阎王里夺食吗?有没有这个胆量?”

    “哼,阎王,老子还天王老子呢!”他虽这么说,眼睛飞快的朝着秦子骞瞟了一眼,这是第二次听见阎王这个词儿了,难道两个都是阎王。打死他都不信。

    “小四,这个人是不是疯了?”佣兵用英语问道。

    “阎王,这里的死神。”小四算是做了解释。

    那佣兵听了,笑着连续摇头,“节省点空气和粮食。”

    他毫不犹豫掏出手枪,呯呯就把他射翻在地,转身示威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听我的。”

    阎王的龙袍是不能触摸的,阎王的威信更是不能触犯,秦子骞挠了挠后脑勺,触犯神灵,他的结果只能是一样,那就是死。

    他不可置信的“切”了一声。

    那佣兵见有人敢质疑,立刻就举起了手枪,瞄准秦子骞额头的同时,小四挡在了秦子骞的身前,“他救过我,麦林。”

    “那你管好他的嘴。”麦林将手枪收了回去。

    哗——!众人看着他身后,仿佛看到了奇异的事件,均是后退了一步。

    麦林不解,“怎么?”

    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你的手枪,已经没用了。”

    麦林急忙扭过身体,惊愕着自己的发现:薛弘济竟然完好无损的从地上站起来了!

    就在自己的面前,薛弘济慢慢取下了眼镜,苍老的脸一点点变得年轻,逐渐发起青来,身上脏污的西服,逐渐被黑色的龙袍替代。

    最后冠旒在头上显现,隐隐像是一层雾气缠绕,令人不敢逼视。

    秦子骞微笑着,攀上小四的肩膀,向惊惧的她说道:“你可以选择跟随我们。”

    “你也是么?”她扭过了惊讶的脸,出人意料的是,除了她右眉角上一道鲜明的伤疤,她竟然生得楚楚动人。

    “当然!阎罗王,如假包换。”他显摆的转了一圈,显然还是身上这一套衣服,又把手搭了上去,为了让自己更拽,他继续说道:“不过有代价,譬如你去买面包,但是你可能得到的是一堆死尸和指责。”

    “跟你们干什么?”小四皱起眉头。

    “战斗啊!呃......”秦子骞回道,“跟恶鬼战斗,我们需要你这种四肢发达,呃不,本领高强的人。”

    “我们不是已经一起开始了吗?”小四笑着扬起手中的匕首。

    秦子骞眼前有点恍惚,仿佛看着她正挑动着眉毛,冲自己说着,“我们不如去男厕,让你把琴弦穿进我的拍子......”

    “我一定全身投入......”他回答道。

    “投入什么?”小四秀美紧蹙。

    “投入...我们一起杀鬼的对抗。”秦子骞回道。

    小四脸上似笑非笑,连着冲他眨了眨眼。

    “呯!呯!”麦林又开了两枪,这让秦子骞吸了口凉气,兄弟,你老固执,我救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