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错误的仪式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捏了一把蒋雅南,将她胳膊上的肉按下去一块,却发现久久没有弹起。这让他有点莫名的难过。

    “小婊砸,你别死啊,坚持住,你还没有碰过男人哪!”他又给她起了一个新外号,隐约觉得话有语病,没碰过男人怎么做小婊砸?

    算了,不管了。

    跨过铁门的同时,他又瞅了那“空”一眼,她就站在水塘边上,一动不动。

    只要它不扑过来就行。

    看来这只魂灵得挨骂,也许是听到夜叉,她才不动了,下次得骂更狠的。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矿洞的深处,到了这里,更是深不见物,水中飘着残肢,隐约见到什么动物的肠子。

    也许这里祭祀的时候,还杀猪羊。

    秦子骞安慰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好在恢复些神力,用瞳力看得清清楚楚。

    耳边似乎听见些私语。红色的视线中仿佛闪过人影,仔细去看时,又没了影像,但是那声音始终挥之不去。

    他又把蒋雅南抱紧了一些,约摸自己的神力,至少已经恢复了一半。

    在水里又走了一段,脚下猛地踩实,再也不见阻力,应该是走出了水域。

    “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承诺给你想要的。”一句清晰的男人口音,传进了他的耳朵,只是听上去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这种声音。

    “已经死光了。”另一个男人回答道,明显有些怯懦。

    “是人都会变老,最后死去,你就是挖一辈子矿,也做不了人上人,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的目的一致。”那熟悉的声音又说道。

    秦子骞听得越来越起疑,寻找起声音,隐约见到一间工作屋,透着一丝灯光,他凑了过去。

    眼里出现了齐天养年轻时矿工的打扮,只是身体发虚,更像是一只幽魂,只见他面露难色,冲着对面说:“不,我不想杀人,更不想摧毁世界。”

    “我同样不想毁灭一切,希望阳世蓬勃发展,没有善,就没有恶,我只是要恶能够控制。想想你一辈子还会得到什么,你可悲的人生,从这里出去,背上杀人犯的罪名被枪毙,老婆自杀,儿子天天被人瞧不起。只要接受我的劝告,我保你出去富贵荣华,给你一生梦寐以求的生活。”

    “不!我不要这种生活,我要一切恢复原样!我要我的兄弟李德水生活也回归正轨!他必须跟我一起离开,我们一起富贵!”齐天养喝道。

    “没问题。”那声音回答。

    “证明给我看。”

    空气中掀起一阵乱流,一个男人从地上猛地站起长长喘息,“德水!”齐天养上前扶起他,那人长的一张中正敦厚的脸,左顾右盼有些茫然。

    “我...怎么活了?”李德水摸着自己满是血的脖颈。

    “德水,我们一起走!离开虚村这个鬼地方!”

    “不!天养!他...他不是人!他是阎王!你不能答应他!”李德水扯着嘶哑的喉咙,摇晃着齐天养的双臂。

    “德水,我是救你的命!让我们过得更好!”齐天养辩解道,“他是阎王,可是这一切没什么不好,由他管理世界上的恶,这对我们都好。”

    “天养,你都在做什么啊!”李德水望着他,痛心疾首。

    秦子骞对另一边的人有些好奇,改变了角度去看,这一瞧,看得自己冷汗直冒,那人穿着一套西服的三件套,带着一副圆边眼镜,脸上的笑容略微轻蔑,正是上一世的自己!

    “德水,我们都应该是做大事的人,倒了霉这么久,我们该走运了!”

    “你要看着厉鬼统领世界么?”李德水瞪圆了双眼。

    “有阎罗在阳世,我们养尊处优,吃吃睡睡就行了,他会管好的,就算我们有一天死,还不是归他管?”

    他的话,让上一世的自己笑得更加轻蔑,“好了,我给你们权利,第一,我给你们两人运数享受荣华富贵;第二,你们得留下一个,因为生死和运数无法改写,想要活得更久更享福,必须有人为另一个牺牲寿数;第三,你们会忘记我这个阎王的身份。”

    是自己!这是他独有的暗示神力!

    他一把拉开房门,抱着蒋雅南就进了矿洞的工作间,眼前的幻象如风而逝,工作间里,只有一桌一椅,还有墙壁上挂着的安全帽,落满了灰尘。

    一切都是幻象,是曾经发生的过去。自己看到了那时的重现。

    秦子骞矒了。自己上辈子,脑袋里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阎君周晴说的明白,阎王们上到阳间学习,神力护佑,逐渐质变,而前世的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上一世的自己死在了虚村,送走了蒋雅南,恐怕只有这份情感,才是真实的了。

    也就是因为他死在了这里,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所以没有造成更大的罪孽。

    前世孽,今世报。他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他要有一个文盲的身份。

    作为一个人,仅有一丝为傲的身份,竟也有过肮脏不堪。像这样的人,不配拥有朋友或是其他的感情。

    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抱着蒋雅南瘫坐在地。

    门外此时有了一丝光亮,那是“空”身上特有的寒意。秦子骞反倒没了惧怕,探了一下蒋雅南的鼻息。

    铁门再一次无声的打开,“空”慢慢飘进。

    “九书......”

    “空”的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抬起了破碎的脸庞,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

    “你别叫了,”秦子骞一扬手,“我的话你也不懂,你说的我也不明白,我不是你,不知道你都想什么,反正你死很久了是吧?要是你觉得闷,我留下陪你,你放其他人走。等我死在这儿,我也会叫,我烦死你。”

    “千觔宝杵,降伏魔精,敢有干犯,化作微尘。”一句清晰细若游丝的诵咒清响激越,“空”竟捏了手印,一咒拍在了蒋雅南身上。

    “干什么你!”秦子骞怒了,却听见蒋雅南清晰的咳了一声。

    他惊愕去查看蒋雅南的同时,“空”逐渐淡去,没入了墙壁。

    “喂,小婊,呃,雅南,你醒了?”秦子骞惊喜,想不到“空”不但没有继续杀人,反而救了她。

    蒋雅南翻开眼皮,瞥了一眼,又昏了过去,但是体温和呼吸,却在转强。

    “谢...”秦子骞回头过来,已经瞧不见“空”的身影。

    话说,这个“空”也没有杀人,它是杀了芴葸,却念的是道家的咒语。

    或许,它在生前,是个修道的女人,魂魄也能诵咒?怪不得地府不敢收。秦子骞眼皮狂跳,算是长见识了。

    他双目猛然冒出精光,使劲一拍大腿,“我知道了!”

    米家人可能一开始就搞错了仪式的真正目的,这“空”的强大,足以消灭各种恶灵,却不是用来杀人的。

    这仪式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方式。“空”不是需要镇压的恶灵,相反,它是用来镇灵的!

    也因为如此,上一世作恶的自己、做“虚”的芴葸,才死在了虚村!不然以阎罗和“虚”的强大,谁能杀得了他!

    马勒戈壁,能杀阎王的魂灵,也是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