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吸取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心中充满了疑问,然而过去的一切,他只能猜测,并没有任何证据或是资料来证明。他重新背起蒋雅南,走过阴湿的矿道,向着原路返回。

    仪式的最初目的,到底为了什么呢?

    有了这么强大的镇邪魂灵,还有什么是需要用仪式的?为了使“空”更长久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米氏家族的人显然用错了方法,可能是出自对“空”的盲目崇拜。

    “空”是谁?她活着时恐怕连神仙都头疼。

    蒋雅南在这里明显想起了什么,她能叫得出那古剑的名字,寒光剑。只要活着出去,就能从她那里知晓。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想到这里,他一身轻松。

    再次回到铁门处,他已经看不到水塘里漂浮的成堆死尸,也再也看不到米莹的魂魄。

    那小女孩也很可怜,可是“空”是一定不会放过它的,她一样是魂魄。这一场灾祸,原因竟有好多,一大部分,都是前世借机做恶。

    他长叹一声,正要迈开脚步,身后却透出光亮。水塘中升起一轮红月,照着水面摇曳的红。

    秦子骞心头一凛,竟拔不动脚步,身后寒气逼近,耳边突然听到一声奇怪的长嘶。

    那光亮一闪不见,再复昏暗。是“空”又一次救了自己。

    他和蒋雅南站在水边想起了同样的事,虚村里的很多地方,都提到了“水”。

    这里还有别的东西,只是没有“空”强大。

    还是尽快找到众人,离开这里吧,虚村再有多少秘密,手上也没了古剑这把钥匙,谁也无法打开机关,到不了真正的祭坛,黄泉之门的真正位置。

    除非想留下跟“空”聊天。

    他感觉蒋雅南的身体微微发烫,估计能活命,只是大病一场在所难免。

    秦子骞呡起嘴巴,踏出了矿洞口,四下巡视,除了一地的杂乱和喷溅的鲜血,竟空无一人。

    人都到哪里去了?

    几只蜘蛛人的烂肉在地上静静流淌着黑血,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他望向被手雷炸塌的洞口,明明已经堵住了出路,薛弘济等人又去了那里?

    地藏佛像像是偏移了位置,露出了一个半掩的木门。

    秦子骞瞪圆了俊眼,想不到老薛头另辟蹊径,没用古剑,竟也打开了机关。

    既然有了出路,就走走看。

    他扛起蒋雅南,朝着地藏佛像后的木门走去。

    当踏上木门后吱呀作响的木地板,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偌大的房间,竟是如同祠堂供奉牌位的案桌,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摇曳的烛火下,供奉的不是牌位,却是一颗颗人头!

    房间没有任何出口,摆满人头的案桌绕了四周,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暗红的烛火下,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向下的缺口,木制楼梯伸展进入了黑暗,上面洒了不少血迹,这是另一处祭坛。

    他们是从楼梯下离开了吗?秦子骞皱起眉头。

    这满是人头的房间说明了米氏家族不仅仅只是进行空虚的祭祀,仪式还有很多,在古时,虚村的米家应该是个相当热闹的祭祀中心。

    但是无一例外,所有的祭祀都沾满了鲜血。

    房间里满是药水的味道,可见每一颗人头摆上案桌之前,都进行了相应的处理。

    离他最近的案桌上,人头已经相当久远,干瘪的几乎看不出原貌,除了那盘起的发髻和胡子,才能认出这应该是个白胡子老头。

    相比第二颗,就显得容易辨认一点,长发女人。

    他背着蒋雅南依次瞧了一遍,发现人头的摆设方法,依照是朝代的顺序,他转了大半圈,就开始看到相对湿润些的了。

    同样,头饰的状态,也越来越现代。到了最后的几颗,他猛地站住了脚步。有一颗人头缺了半边,只剩下一半侧脸,脸上带着半只圆框眼镜。

    这是......上一世的“自己”?

    切口很整齐,这让秦子骞想起了“空”手中那柄寒光发闪的古剑。

    “啪嗒。”一只冰凉的枪口,抵住了他的脑袋,“别动。”

    尽管她尽量压低了声音,秦子骞还是认出了她的身份,“小四吗?我是秦子骞,就是和你一起趴在......”

    “闭嘴!我知道你是谁。”她腔调变化,不再压制,“但你不知道我。”

    “你知道这些人头起什么作用吧?仪式失败,还有人来收集这些东西?”

    “这里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是米家曾经的家主。为了取到‘空’的力量,每一届家主和前辈都费劲心机。难道不应该供奉么!”小四回答道。

    秦子骞恍然,原来祭祀的目的,对外传言是镇压恶灵‘空’的到来,实际是想偷取‘空’身上的力量。

    “你们用童男童女进行勾引,想让‘空’附身?”秦子骞猜测着。

    “如果这种力量被人们掌握,说不定就能重新研究古人是如何修仙超然入圣。道士有了千年传承,为什么古籍中的道士就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所以你们就为了一个这么幼稚的理由?拜托,小孩子都知道这是假的,你看过电视剧没有?”

    “有你们这些仙官,凭什么说修仙是假!”小四的枪又顶了他后脑勺一下。

    “这个......”秦子骞觉得解释不通了,他是阎罗转世,既然有鬼神,凡人修仙也不是不能。

    “我下了引路符,‘空’已经被我引开了,虚村一直有术士们接手,我们很感激你以前的做法,但是现在,你在这里并不受任何欢迎。”

    秦子骞皱起了眉头,明知他是阎罗再生,但是这个佣兵小四,还是用枪指着自己,这枪里一定是比较特殊的子弹。

    他松开了一些手中的蒋雅南,却觉得一只冰冷的手,突然从案桌下抓住了他的胳膊。

    在小四高度紧张双手抵住他后脑的时刻,丝毫没有注意,祭坛的木门无声的被拉开,一只女鬼掩盖在长发的脸狰狞扭曲,如同是电视机里的调频波纹,身体慢慢飘到了小四的身后。

    看似轻轻摇摆的它,突然一声厉喝,双手的动作猛地迅捷,向小四的肩膀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