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逃出生天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在傍晚时分,秦子骞背着人事不省的蒋雅南,由小四带路,终于出了虚村。强大的“空”在虚村里转悠,只怕很快,虚村里就没孤魂了吧,总之是个惹不起的狠角。

    欲速则不达,本来是追击变态医生要夺取灵筹的,结果得不偿失。

    不但丢了神力,还强行把自己的五行转阴,意思就是说,以后都得招鬼。

    杀手找到了,是赵峻熙的儿子赵翔,是鬼王阴帅,但杀谢璧瑶和二愣子的正主还逍遥法外。蒋雅南一番折腾,不但没有闯出名堂,自己也没能啪啪。

    蒋雅南被送进江州第一医院,情况却不乐观。人的身体非常脆弱,那寒光剑的威力,还不知道对她的脑细胞有什么损伤,水低温还会结晶,就算周晴神通广大,也修不好她的脑子。

    见过薛弘济,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从他失望的眼神中,也知道他损耗不少。

    两名佣兵中了瘴气,到医院没有多久就断了气,齐天养这次是真疯了,又送回了精神病院。

    这些还没完,董若兮的眼睛、并肩作战的术士后裔小四的左手,都废了。

    这算是第一次和其他阎王的“联合行动”吧,可谓出师不利。

    秦子骞打击一点也不小,坐在医院的凳子上,捧着盒饭无法下咽,以后怎么办?

    “秦子骞,这次你做得还不错,救回了雅南。”

    秦子骞茫然的抬头,“小董的眼睛,能治好吗?”

    周晴露出一丝苦笑,“这个慢慢找方法吧。我这里只有最后的十道灵筹,听说你没了神力,都给你吧。”

    “能让我神力恢复么?”

    “只是部分,譬如你的暗示和力量,还是能维持十个月的。或是你选择在一个月内用光。”她递给他一只透明的盒子,里面五颜六色放着十块薄片,就像口香糖。

    “你女儿...蒋雅南,情况怎么样?”

    “大夫说要留院观察,不过脑损伤是肯定的。”周晴叹了一口气,在他身旁坐下,“你的姐姐原名叫秦雅静,我从你父亲那里收留以后,随我们姓蒋。二年前被赵峻熙杀害,回到地府,就做了代理阎王,现在十殿阎王皆在世间,她负责处理所有公务。”

    “我们的命运是不是定好了?”

    “有些是,有些不是,譬如你活多久,是定好了的,但是你活着做什么,就不一定了。每个人都有选择,阎王也一样。”

    “术士是个什么机构?”

    “人间的宗教信仰,我们不管。就算是多庞大的组织机构,我也不清楚。我要回地府一趟,可能时间会很长,这段时间,我想把雅南托你照顾。”

    “我都没神力了,还照顾谁啊。”

    “雅琴我已经交给薛弘济,陆念琪还要看着董若兮,要不,我让陆念琪保护雅南。”周晴眉头一挑。

    “算了,我来吧。不过我可说明白,我尽力而为。”

    “你可以的,虚村这么危险,你都挺过来了。”周晴拍拍他的肩膀,“不过有件事,我得说清楚,你不要和雅南走得太近,不准你泡她。”

    “为什么?我想接近谁,难道不是我说了算吗?你也说过,阎王也有选择。”

    “听说你要生产了?”周晴笑着打断,“为了以后没有神力的啪啪啪,你可要守住底线,不然我能保证,每个你心仪的姑娘见你都会吐,绝不和你接吻。”

    马勒戈壁,你这老娘们威胁我。

    “好吧,成交。”秦子骞不停的抖腿,“是小四告诉你的?”

    “谁是小四?是郭二雷告诉我的。”

    “谁是郭二雷?”秦子骞一头雾水。

    “是我。”小四走了过来,“我叫郭二雷。”

    “你怎么取了这么个难听的名字?”

    “谁名字难听。”她脸上不快,手里拎着一个纸袋,看上去应该是快餐的鸡块,“吃吧,这是附近有名的小吃。谢你救我一命。”

    秦子骞伸手接过,念了念上面的商标,“来自星星的...鸡?”

    上哪找这么恶俗的名字。

    “你确定星星上有鸡么?”

    “秦子骞,你说这世界上那个地方是没有鸡的?”小四回了一句。

    “也对哦。”他夹出一块肉,塞进嘴里嚼了。

    “阎罗,你身边有范莫依、陈二雷,如果必要,还可以差遣都市王陆念琪,相信你人手足够了。就算遇鬼,也不用太过担心,董若兮是瞎,不是丧失神力。”

    周晴呼了口气,想起地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皱起眉头,她一向利索,站起来就走。

    “这鸡肉一点也不新鲜,冷冻过的。”秦子骞盯着袋子说道。

    “放了一点辣椒酱。”小四不客气,坐在旁边附和道。

    “还有花生酱。”他的话得到了小四的赞同,不停的点头。

    “白芝麻。”她也说了一件。

    “蒜。”

    “韩国烧酒......”

    “应该放点酸奶的嘛,这鸡肉不就软了?”

    “对,分两次炸,这样更软。”小四使劲拍了一下秦子骞的肩膀,“看不出来啊,你学过厨子?”

    “我就没你那么好命,能念厨师。我能活着就是万幸了!”秦子骞说道,“知道为什么我懂吗?其实劈鬼这五年,刚开始我是用吃来减轻压力的。你也知道我的能力,只要一句话,什么东西吃不到?”

    小四嘟嘟嘴,他怎么知道我学过厨师?

    “你做阎王,还有什么压力,又不用像道士修炼,来只鬼,轻而易举就灭了。”

    “无形鬼还好说,那些有形的,除非你把他们撕个稀巴烂,否则还是会缠住你不放。让你天天血里呼啦的试试看。咱们这里又不像国外,还能找心理医生。后来我吃够了,听厨师讲过怎么做,所以就开始失去兴趣了。”

    “然后你就开始找女人?”

    “起码每个人不一样啊。胖瘦高矮,脸腿胸脚,这个不会烦。”

    “小心得病。”

    “你以为我傻,谁身上有没有病,我一问就知道。其实我比很多男人都干净。”

    “呸,不要脸。”

    两人正在边吃边聊,一名大夫走到了病房外,“谁是蒋雅南的家属?”

    “我是。”秦子骞放下手上东西,走了过去,“她怎么样了?”

    “她已经醒了,不过照她的情形来看,她在冰库里呆的时间太久,脑细胞有些损伤,可能会有血块,说不定会损失些机能和记忆,不过一切要等她能够下地才能判断,你们可以给她少喝一点水,但是不能吃饭,一直要等她排气才行。”

    秦子骞呼了口气,透过病房门缝,看着躺在病床上那茫然的眼神,呼了口气,看来,一切好运都不存在,唯一知道过去的她,忘记了在虚村发生的事。要是严重的话,可能连自己也忘记了。

    “空”到底是谁,估计再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他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