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苏烟的遭遇(二)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鬼吏时不时经过,看见她游荡也不予理睬。耳边听见婴儿哭啼,转头一看,那是一对被大火烧至畸形的一对母女,此时孩子正负在母亲身后,用手捂住母亲的嘴巴。

    她心里感触,想要离开此地,此时却从地面有无数双小手,从地下深处箍住了她的脚,越来越多的婴儿爬到她的身上,他们浑身布满了纠错在一起的血肉伤疤,双眼空洞,张着嘴,传来幽幽的声音:“妈妈,妈妈,妈妈......”

    她惊惧万分,从身上扯下一个婴儿,大叫着:“我不是你妈妈!”却不想那婴儿头一触地,魂魄不存,在空中凝结一团雾气,她边摆脱,边朝着雾气靠近。

    那雾气开始反复流动,等她刚刚接触,立即窜进了她的鼻息。

    一股沁凉的舒适感顿时传遍她的全身,说不出的受用,脑筋顿时清醒了许多。“你们下来,你们都不是我的孩子。”她的神智开始清明,已不复刚入地府的混沌。纷纷把身上的鬼孩扯了下来。身边那对被大火烧死的母亲,见她手脚利索,远远的避开了。

    数十道雾气,尽数被她吸入体内。她的魂魄已经转至深蓝,逐渐有了形态。

    远处传来婴儿的笑声,眼前出现了一个妇人,抱着孩子,用手轻挠孩子的肚皮,

    “把孩子给我!”说完便向那妇人冲去。可忽地一道金光平地增长,挡住了去路,她停下再看,那妇人已经变了样貌,变成了一个光头和。

    “满眼空花,一片虚幻,无穷般若,阿弥陀。”那和颔首说道,“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五阴盛,此乃人世必经八苦职业,世事轮回,因果自成,就连诸佛都无法干预,可你如此吸食鬼婴,大开杀戒,是要我将你魂魄打散受无间轮回么!”

    和默念其咒,她只觉得浑身如同被千万根钢针扎刺,忍着疼痛大喊:“这些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也没想过要害他们,是他们缠着我,就算我不小心杀了万劫不复,也要诅咒开车撞死我的那人,还有阎君,我又没害人,为什么还不让我轮回。非要留我在这里受苦!”

    “阎君在阳间受罚,之所以没有让你轮回,亦是十殿阎王不在地府之故。”和见她凄苦,贪欲召来鬼婴附体,有些恻隐,心思却在此时一动!“我送你回阳间,你找阎君理论吧。她叫周晴,到了阳间,你便能问个明白!”

    阎君周晴已失法力,有这女鬼在旁护侍,定要安全的多。

    女人啐了一口,让自己丧命的,除了阎君,还有谁有这样的权利?就算不是她亲自下令,也没什么区别。

    是她耽误自己投胎,这样的阎君该死。

    她默不作声,看着眼前的和给她造了一副女人的躯体,一张精致的脸孔樱桃小口,眉梢自带春色。他手一挥,腮痕上了浅杏之色,杨柳细腰和一双美腿,竟比自己生前美了百倍!

    “好了,你生前本是刺客,身手矫健。我自会引导你找到阎君,此时她在江州,法力尽封,你不得加害。有什么你去问她吧。你本是鬼,附在法体之上,寻常僧道奈何你不得,但是遇到道法深厚的,还是要避。”和说道。

    女鬼附了上去,本来有所忌惮的她,听到阎君毫无法力,嘴角牵起一丝笑容......

    “我到了江州,找不到阎君周晴,反而困在这里,没有多久,尸体开始腐烂,我不得不离开,躲在这富侨小区,只因这栋豪宅与隔壁之间有一条暗道,阳光无法照射得到。有一天,周雨竹出来倒垃圾,我就附在了她的身上。吞了她的魂魄,这才有了人气......”

    秦子骞呼了口气,从她的故事中,听见了一些关于地府的描述,想来是个森严的去处。

    还是尽量不要死的好。

    “你害人在先,现在周晴已经下去了。你可以让周雨竹安息,下去找阎君问个明白。”秦子骞正要动手,猛然一顿。

    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她一个吞了阴魂的女鬼,凭什么就能得到垂青,送回阳间来问周晴?偏偏又如此巧合,周晴反而去了地下,又遇到了他?自己的神力刚巧也在同时尽失?

    这女人的私人医生,就是刚被人捅死的章怀萍。

    自己抱着狗,就是来给蒋雅南博取名声的。

    这种巧合,真是巧合吗?

    他慢慢放下手臂,开始穿好上衣,“我是阎罗天子。原本我是来给一个朋友博取成名的机会的。”简明扼要的说清了原委。

    “原来你不是找我啪啪啪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坏男人。”周雨竹脸上一红,低垂下头,“大人有大量。”

    看着她似乎听话,秦子骞有了一个冒险的想法,把她留下。

    “我们正在查章怀萍的案子,你都知道些什么吗?”

    “这个男人一直偷偷喜欢她,不过,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顾虑,一直不敢直言。”周雨竹指着木然的周天佑说道,“章大夫是个好人,所以我不害她。她被什么人杀了?”

    “这个没人知道。”秦子骞皱起眉头,所知的线索太少,“可能是她的前夫,正在跟她争取儿子的抚养权。”

    “那个男人嘛,我见过,他给周天佑的公司做过物流。双手很干净,不像是能杀人的那一种啊。何况,身边还跟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秘书,成天跟着秘书前后哈腰,怎么可能去杀人呢。”

    “他们很亲密么?”

    “对,有次聊天,那女秘书说过不想要孩子,他不会那么笨,为了争夺抚养权去杀人吧。”周雨竹笑道。

    如果这是真的话,他一定心疼自己的女秘书,决不可能争夺孩子抚养权去杀人。没必要找个孩子,让女秘书不待见吧。这就没了动机,可能不是凶手。

    但要是执念的话,也不一定。因为周雨竹说了,女秘书不想要孩子。这也能促使他去杀掉前妻,争夺自己唯一的儿子。

    还是要想尽办法,接触一下这个人。

    “雨竹,我的来意你已经清楚了,我要蒋雅南的侦探事务所声名鹤立。至于章怀萍的前夫,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们见一次面。”

    “这个简单,明天我散步消息,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文章感谢,保证她的生意一定出奇的好!说到接触章大夫的前夫,你比我更容易啊。”

    “为什么?”秦子骞疑问,“是因为我的暗示吗?”

    周雨竹摇头,“你不是也有公司吗?他这个时候被警方调查,一定更渴望有人跟他继续做生意。”

    对!用生意的幌子,去找他见面。

    “你的暗示...还是用在原来的位置上,比较好。”周雨竹低下头去,一脸羞怯。她更清楚,自己得想尽办法,傍上这颗阎罗王的大树,好让活得更容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