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第130章 不速之客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实际上从他觉醒,内心从未消停过。

    如此淫,不,如此良辰美景,可万万不能错过。

    说实话,为什么一直没有想过,多弄一些集会,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呢?何况,这次要来的,都是自己的仰慕者,说不定,董若兮因为失明,冲喜又再度复原也有可能。

    呃...后面这条似乎难以实现。

    不过,不管啦,反正开心。

    他在房中雀跃不住,拉开房门,故作镇定的向楼下的众人说道:“若兮有同学来,是不是招待一下,都是来探病的。”

    “所以呢......”薛弘济眯起双眼。

    “你不是说家里也没鸡蛋了吗?正好,我雇人采购一下。今晚热闹一下吧。”

    “还真是有心。”陆念琪鄙夷不已,压低了声音,“你觉得合适吗?若兮...眼睛不太合适。”

    秦子骞走下楼梯,“实际上她是瞎了,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啊,也不是我弄瞎的对不对?我们已经想尽办法,给她医治。”

    看着齐刷刷的看着自己的一张张冷漠的面孔,他咽了口水,“我说错了吗?说不定搞个聚会,反而能让若兮感受到人情的温暖,对她也有好处......”

    “哐。”楼上的房间门大开,董若兮吼了一句,“开聚会吧!”

    “看,若兮也同意!”秦子骞面露喜色。

    薛弘济叹气,“这是你家,你想做什么都能做。不过,秦子骞,你要学的不止一点。”

    “你太自私了!”陆念琪搁下碗筷,觉得没了胃口。

    秦子骞浑然不觉,他丝毫没有什么感觉,反而不懂这些人的表现。本来是件挺开心的事,怎么没人赞同和高兴。

    不过,都没有反对。也就说这事儿可行。

    他喜滋滋的开门迎客,对于聚会,这些大学生一定比自己在行。

    晚上十点,蒋雅南的车停到了大门口,看着大开别墅铁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里面飘出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

    秦子骞又搞什么名堂!

    当她怒气冲冲的拨开人群,看到秦子骞正拥着一个身材苗条的红裙女生,走进厨房,关上了门,气不打一处来。

    秦子骞正在热情激吻,伸手抚摸那女孩的后背,厨房门被蒋雅南一脚踹开,她向那浓妆艳抹的女孩歪了一下脑袋,“出去。”

    秦子骞示意那女孩先离开,“又怎么啦?这大晚上的。就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一下?”他有些厌烦,“你也是赶来喝一杯的吗?”

    “你这么做,对得起若兮吗?”蒋雅南沉下俏脸。

    “有什么对不起的?现在是她不理会我。可不是我不理她,是她自己误会了我和蒋晗嫣,还不给我时间解释......”

    “你的做法就合适吗?既然喜欢她,就对她一个人好。”

    “我从来就不是为一个人准备的,实际上她也不会在乎。再说,我也没和她发生什么关系。”

    “我算是看清楚了,你就是个没救的烂人!”她狠狠撂下话,上楼找董若兮去了。

    “你也没资格数落我,我的人生也不是你的!”他低下头,掏出一只烟,“我又不是绝经的家庭主妇。”

    party开到现在,一点乐子也没有,跟秦子骞想象中一点也不一样,他信步走到别墅大厅,看着一个快递小哥像是送来了一份啤酒,上前抽了一罐,一把扯住了长得还不赖的快递小哥,“放下快递吧,今晚是个难得的机会。”

    他用了暗示,拽着他走到两个妙龄的女大学生面前,“或许你们今晚有些不一样的故事,这是我哥们,帮我照顾他好吗?他机智诙谐,魅力十足。”

    说完,拍了拍快递小哥的肩膀,一路用暗示拒绝扑上来的女生们,向别墅外走去。

    不被人欢迎,被人讨厌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么久的单身日子都过了。轮不到突然冒出来的“朋友”来指手画脚,告诉他该怎么做。

    蒋雅南小心翼翼推开了董若兮的房门。

    见陆念琪抬眼看她一眼,她礼貌性的笑笑,“若兮......秦子骞他......”想说些安慰的话,却觉得无法解释。

    “没事。这是他经历的。毕竟我的瞎,跟他无关。”

    “他太过分了,以后我好好说说。”蒋雅南忧心的回道。

    “他的一切,出自本心,其实他不错,只是没人进得了他内心。他看过的书不多,能本性的活着,简直就是奇迹。如果你是他,未必有他这么好。”董若兮说着,慢慢走到窗前,掀开窗帘,温柔的低头。

    尽管看不到,但是秦子骞的一呼一吸,喝啤酒的动作,都能听到耳朵里展开想象。

    “我能体会他,孤单活着是个什么滋味,也清楚他心里怎么想。”

    “若兮,这种人不值得。”陆念琪放下手中的书本。

    “对,你的人生不能毁到这种烂人的手上。”蒋雅南肯定的说。

    “他一直渴望,有人不希望他死吧,这点可能他自己都不信。凡事总有例外,就由我来看着他吧。毕竟守着我觉醒的是他。没人和我们的遭遇一样。”董若兮回头,“也许是我瞎了,所以看得更清楚。我想和他一起活下去。”

    “你爱上他了?”蒋雅南惊呼。

    “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不用着急,慢慢寻找答案吧。”

    “他满脑子都是滚床单,还会干别的事么?”陆念琪翻了一眼。

    “连薛弘济都来做他的老师,说明一切没有他不行。”董若兮话锋一转,“雅南姐,你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没有头绪,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我一开始,就想错了。还有两天,就是周天佑的慈善会,希望一切有个线索可循。”

    “蓬!”别墅的灯管猛地一黯,失去了光芒。

    “终于惹怒晗嫣了。我看他怎么收场。”陆念琪幸灾乐祸。

    “雅南,还是让他去你那里躲一夜吧。”董若兮笑着说,突然脸上一寒,“宅子里有死人。”

    停电后,人群纷纷出屋,气息散尽,顷刻让她有了感觉。

    陆念琪伸手捂住了胸口,脖颈下那道伤痕开始隐隐作痛,“不是死人,是她们来了!她们还是找到我了。”

    楼下的秦子骞同样感受到了异样。

    这股强大的灵劲,来自别墅后院的泳池边,“子骞......”低声的呼唤,灌入了他的耳朵,阴冷、幽长。

    “你快来啊......”

    他疾步走到后院,只见一人披着黑色的斗篷,金鸡独立在水面之上,冷风吹过,显出曼妙的身躯。

    月光照在那人的头顶,吹得脑袋后的一根长辫子随风飞舞。

    她的脸上戴着一张白亮如瓷的面具,雕刻着眉眼细长的阴森笑容。

    “谢璧瑶之后,现在终于到你了,秦子骞......嘿嘿嘿......”

    她慢慢滑过水面,带起一道涟漪,强大的气息迫使秦子骞退了一步。

    “你是谁!是你杀了谢璧瑶吗!”

    那人嘿嘿笑着逼近,秦子骞这才瞧见她浑身上下裹着散发阴冷至极的黑色盔甲。

    刚刚握紧了拳头,就听见哗啦啦的锁链声响,他脖子上猛地一凉,竟被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