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唯一的办法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薛弘济捂住肩膀伤口,挣扎着走出别墅,“快!快照顾陆念琪!”

    “我们得走了。”蒋晗嫣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温柔的说着。

    秦子骞的铁链应声而断,看着蒋晗嫣的双眼,不禁有些迷离。她的眼睛美的令人惊叹!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按在小腹之下。

    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了一双眼睛产生冲动,涨红了脸。

    tmd太诡异了。明明她还穿着衣服呐!

    “像刚才的那一招,我已经使不出来了。”蒋晗嫣翻了秦子骞一眼,秦子骞犹如电震,这一眼明明就是鄙夷至极,偏偏又是那么勾人好看。

    不知怎地想象她在身下的媚态,喉咙泛起燥热的干渴,咽下一大口唾液。

    薛弘济见他扶不上台面,摇了摇头,蒋雅南和小佳昏厥,陆念琪命在旦夕,都无法改变他下三滥的本性。

    夜游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少不了要通知自己的帮手,这个逃命时候还有心思去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先救人。”蒋晗嫣话再温柔,看着他无礼,也透出了咝咝寒意。

    “不...不要他抱我......”陆念琪喘息着说道。

    “我抱吧,现在就我有劲儿。”秦子骞冲了上去,不理会她秀美紧蹙,直接抱起。

    “她不能耽搁,先要止血,最近的医院在哪里?”董若兮着急的问道。

    “第三人民医院。”薛弘济皱紧了眉头。

    秦子骞抱着陆念琪,眉头对她一挑,“放心吧,你不会有事,我等着你来报恩。你可千万不能死,先说好,还差一发呢,你的身材那么有料,得用精油......”

    “闭...嘴。”陆念琪对他厌烦到了极致。

    众人不想听他胡闹,蒋晗嫣拉了小佳和董若兮,薛弘济背起了蒋雅南,疾奔第三医院。

    无论这个医院有过什么样的故事,是不是有奇怪的东西,现在已经被夜游逼得没有选择。

    趁着陆念琪被推进手术室,秦子骞给范莫依拨了一通电话,要她立刻赶来。

    这个举动,被醒来的蒋雅南注意,她眯缝眼看着秦子骞一脸凝重,那英俊的侧脸反射着医院头顶的灯光,有些耀眼。

    她慢慢从凳子上坐起,拍了拍疼痛的额头。董若兮说的对,所有人对秦子骞一知半解,没人能看到他认真的模样。

    “夜游一定会来,这次会带着帮手。”薛弘济看着浓墨一样的夜色,蒋晗嫣也不得不低垂下头,凭借几人的实力,能不能撑过今晚,实在难说,现在还重伤了一个。

    别提不着调的秦子骞和已经瞎眼的董若兮了。

    从夜游的口里,态势能得窥一二,其他阎王貌似也抱成了一团,估计是留恋世间,不愿等待阎罗天子来收网回地府。

    相比现在自己的队伍,已经是弱得不堪一击。其他的阎王都未曾在阎君这里取过灵筹,用的都是吸食魂魄的方法时刻保持神力。

    这种恶业不能消除,但在世间无比强大。

    也正因为如此,先是陆念琪被夜游找到,几乎杀死,接着是替秦子骞而死的白无常谢壁瑶。

    五位阎王对阵五位阎王,这将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混战。

    一定会落败!

    “看什么看!”秦子骞向蒋雅南一声喝,“你还欠我的账呢,这该死的止血要做多久?”

    “秦子骞,火烧眉毛了,就给我闭嘴!”蒋晗嫣终于忍无可忍,怒吼起来。

    “之前你一直闭着眼睛,我问你什么都不理,现在灵筹神力都快用光了,才站起来走路,你知道吗?本来我和若兮要啪啪的,就因为你装傻充愣,害她误会我有了孩子。亏我还一直被璧瑶蒙在鼓里,给你付什么医药费。这就是你坏人好事的报应!”

    “秦子骞,为什么你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现在我们身处危险,其他人根本不会让我们活到明天早上。”薛弘济也怒了。

    “被人威胁吗?我们可以报警。”蒋雅南掺和了一句,被董若兮伸手拉了一把,示意不要说话。

    仙官对仙官,你让我报警。秦子骞与薛弘济对望,因为蒋雅南的话,暂时保持了片刻的安静。

    “你担心活不到明天早上?早说啊,我有办法。”秦子骞向薛弘济淡淡地道。

    “你有什么办法?”蒋晗嫣发问。

    “是不是我拿出办法,你就跟我来一发?”秦子骞笑得邪妄。

    蒋雅南觉得他一点救都没了,反倒是董若兮,嘴角含了笑意。要他干活,不给便宜,他绝不多干。

    秦子骞眼珠子一转,薛弘济脸色骇人,“你是男人,我可没什么兴趣,我看好晗嫣。”

    蒋晗嫣呡嘴,“你说,要是能让所有人平安无事,我可以考虑。”

    “还要考虑啊,我以为你就两种选择,要一发,不要一发。”他低垂眉眼,掏出一支烟,看见医院禁止吸烟的公示牌,叼在了嘴上。

    “你说。只要能让大家平安,我跟你滚床单!”蒋晗嫣咬牙切齿。

    “你发誓。你在我这里信用透支,你老是忘恩负义。”秦子骞不依不挠。

    “你!”蒋晗嫣瞪起眼睛,秦子骞发现她就是瞪人,也是诱人无限。难怪她总是装睡,原来单凭一双眼,足以迷惑众生。

    “好。”她发发狠,“我发誓,要是秦子骞说的话能让所有人平安,我就跟他睡!不过我可说明,是要救所有人,少一个都不可以!还有,你要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我就拧了你的脑袋!”

    “好。在座各位都是我见证,她的话大家都可听见了?要是反悔,肠穿肚烂!”他看着众人不置可否,“不行,你跟着我说一遍,要是做不到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秦子骞,你够了!”薛弘济几乎怒到极致,捏紧了拳头。

    “让他说,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我要是做不到肠穿肚烂,不得好死。行了吧?”蒋晗嫣粉唇轻轻发抖,被他气得不轻,就等着他说出口,一把拧下他的脑袋。

    “好!看你这么想跟我睡,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等吧,等所有人到齐,也等陆念琪止血。”

    “你的计划是什么!”蒋晗嫣脸上有点扭曲,肌肉不停抖动。

    每个阎王虽然神力有别,但是都习惯了说一不二,容不得他人触犯自己威严,蒋晗嫣也不例外。

    “现在不能说,我怕你拧掉我的脑袋。等人到齐吧。”

    秦子骞笑得邪气,看着气鼓鼓的蒋晗嫣,觉得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在这个时候扬眉吐气了。

    自己五行归阴,时间顿止和阎王帖都无法再用。靠深度觉醒,又觉得难以指望。

    只有心里唯一的办法了。靠这个办法,定然护着所有人安全无恙。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夜游和帮手来得太快,计划无法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