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145章 新的线索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看着化身周雨竹的苏烟朝秦子骞笑着走去,段鸿哲捏紧了拳头。

    他的损失极其惨重,如果不能弥补,甚至会被集团彻底放弃,失去培养价值。他不能由着秦子骞抢尽风头。盯着他,好像眼睛里钻进了一只飞虫,令他厌恶得想呕。

    “恭喜你了,年轻人,和我的女儿一起吃饭。”周天佑迎了过去,伸出一只手,他同样认为,秦子骞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财团支持,迫切的很想知道他的背景。

    “其实,吃不吃饭倒在其次,周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秦子骞用了瞳力,“章怀萍是你女儿的私人医生,你有没有杀害她?”

    蒋雅南也凑了过去,想听听结果。

    “不......”周天佑有点迷茫,“我没想过杀她,实际上,我还喜欢她...只是她觉得不合适,一直拒绝我的追求。”

    秦子骞抬起头,向蒋雅南递去一个眼神,“他不是凶手。”

    周天佑低头看看自己双手,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周雨竹”把手塞进他手心,“爸,你要是喜欢章大夫,为什么不早说呢?我可不介意。”

    周天佑闻言苦笑,“一年前你要是这么说就好了,当时你坚决反对。现在...唉...说什么都迟了。我早就劝她不要太拼,可她就是拒绝我的资助,非要坚持白天在医院,晚上偷偷在咱家上班,结果就被那个病人给医院举报她身兼数职......”

    “什么病人?”蒋雅南嗅出了不同的味道。

    “我见过。”段鸿哲凑上来说道,“你们说的是前阵子在公园被人捅死的凶杀案吧?那个大夫是我的主治大夫,人很不错。一场大病下来,我才瘦下来的。”

    “为什么要举报她?那个病人是男是女?”秦子骞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段鸿哲嗤笑回应,又转头去看蒋雅南,“我和那个病人谈过,好像他非常喜欢章怀萍,住院期间,给章大夫表达过情意。”

    “那章怀萍怎么回应的?”蒋雅南急道。

    “这我不知道,不过看他不开心,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应该是拒绝吧。早知道你在查这案子,当初出院时就应该记下他的名字。”段鸿哲插手入裤兜,“不过他病床就在我隔壁,不是3床,就是4床。”

    “这个好办,我这就去警局,如果你再见到这个病人,你还记得吗?”蒋雅南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她本来就对周天佑是凶手不抱有任何期待,只是当做一般嫌疑来对待。

    秦子骞皱起了俊眉。

    “走,我们去警局。”蒋雅南挽起段鸿哲臂弯,像是想起什么,扭头向秦子骞问了一句,“你来不来?”

    “我还没吃饭呢。”秦子骞说着,伸出手去,苏烟极为配合,将玉手交给他手上。

    “随便你。”蒋雅南嘟起小嘴,对这个不着调的一点也不指望。

    “走吧,苏烟,我们出去。”秦子骞看着段、蒋两人离去,冲苏烟说道。

    “你不去警局么?哪里可能有很多资讯。”苏烟低声回答。

    “你给周天佑说一声吧,我在外边等你。”秦子骞掏出了电话,指令范莫依给慈善会转账。

    “你要带我去吃饭哪?”苏烟出门时披了一件白色狐裘外搭,更是光采照人。

    “我想去查一下,章怀萍的住处。”秦子骞解释着,示意她去开车,“这个章怀萍有问题,面对富豪、病患的求爱都能拒绝,我对她究竟想些什么比较好奇。”

    “对哦,这个我怎么没想到,说起来,周天佑长得五官端正,谈不上帅哥,但是富人的沾花惹草的毛病都没有,除了爱睡觉,也没什么其他奇怪嗜好,对章怀萍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子骞点点头,“他混迹商场多年,从他宠爱女儿的程度,应该是个心思比较谨慎的人,能被他看上的女人,一定很入眼,章怀萍不停的拒绝,很有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有特殊的难言之隐;二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没人能进入她的心里。”

    苏烟发动了车辆,“你是要帮蒋雅南破案,是吗?”

    “嗯。蒋雅南的身份,不那么简单,知道么?她能削弱所有阎王的神力,无论是我的暗示,还是其他阎王的,她统统都能屏蔽,刚才你没在,有个和,应该看出了我的身份,我让他给蒋雅南也算一卦,你猜这么着儿,他被吓跑了。”

    “她也是仙官吗?也是阎王?”苏烟庆幸,还好没有被嫉妒心占据思路,去找她撕逼,不然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有可能是,但是应该是没人喜欢的家伙。也许,她活了很久......只是脑袋时常混乱,不记得了。”

    “她身边有个小帅哥,你不看着,她就会被人拐跑了。”苏烟笑着,向章怀萍所在的医院驶去,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妒忌和得意,这点不由得自己也好奇。

    “听着。苏烟,不可否认,我见到美女通常的方式是来一发,但是不代表段鸿哲不能追求她,从这个角度上说,喜欢自己所喜欢的,不是错。错的是,这个下三滥是不是撒谎,欺骗蒋雅南的感情。”

    “我明白了,是你怕蒋雅南上当受骗,所以你有困扰,本能拒绝和他们同行。”

    “我为什么困扰!”秦子骞从衣兜里掏出烟盒,却发现没了烟,打开车窗,使劲将烟盒揉成团,抛了出去。

    苏烟默不作声,将搁在档位后的手包递给他,“我给你买了几包,以备不时之需。”

    这让秦子骞感到贴心的惊喜,“亲爱的,你还真不错...”

    “无论他是不是欺骗蒋雅南,至少蒋雅南现在不认为。如果他不是出自真心,纸永远包不住火,蒋雅南迟早会发现,你大可不用困扰。”苏烟开着车,轻松的说着,“你只需想好,怎么惩罚他就行了。你是阎王,惩罚恶人不正是职责所在吗?”

    “对!哈哈哈......”秦子骞一拍大腿,苏烟几句话,就让他茅塞顿开,心情莫名的转好,“把他的蛋蛋抓下来,一脚一个!哈哈哈哈......”

    他点起烟,眼神却一低,“苏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看我不开心,还开导我?”

    “因为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啊,不过我清楚我是什么,所以,我只要你好好的。能够在你身边,我心满意足。”苏烟笑得嫣然,这番话从自己嘴里说出,实在教她自己也很难相信。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爱上秦子骞了。从跟他滚床单开始。

    “若兮也是这么好。”秦子骞把车窗打开一条缝,扭过去看着江州的夜色。

    他一点也不想,让苏烟看见他流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