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推翻的假想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他默默擦掉眼泪,其实人生走到现在,早已经不完整,可他却还在失去。

    就因为董若兮的离去,她的好,谁也比不上。就像他已经死去的爸爸和姐姐,没人可以替代。

    “子骞,过去的事情就是不停教会我们需要珍惜,多想无益......”对于董若兮的死,她并不在场,几乎没有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没事,她的心在陆念琪那里,会好好活下去。”他做了个深呼吸,苏烟说的对,想得再多,一切又不能重写。

    “章大夫是个温柔的女人,我见过她带孩子。”苏烟打着岔,想把他从消沉的情绪里拉出来。

    “所以,她的反应就很奇怪,为什么好男人就在身边,就是不选呢?”秦子骞看着车驶进医院的停车楼,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你说的对,她有喜欢的人,或是难言之隐,不过我可时常见她,她身体很健康,说话也没有什么变态的地方,除了贤淑,其他的我没有感觉,应该不是难言之隐。”

    “她前夫已经死了。她总不会是喜欢前夫吧?要是喜欢,更不会放手离婚了。我们去医院问问,看她和谁最亲近。”

    秦子骞清楚,只要暗示一下,任是谁也无所遁形!不想两人在医院里查了一圈,却没有任何发现,章怀萍的好性格,似乎和每个人都合得来,完全没有疑点。

    最终,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求爱失败的病人身上,在暗示过后,苏烟很细致的查看着病患的住院记录。

    “不用查了。这个病患......跳楼自杀了。”

    苏烟惊愕抬头,看见秦子骞拿着手机的手垂下,“蒋雅南刚打来的电话。”

    “他被拒绝,所以想不开么?”苏烟放下了病患记录,再继续查,也没了任何意义。

    秦子骞摇摇头,他不知道。

    这个病患,只有段鸿哲见过,说不定也有可能,是他杀了章怀萍,心生愧疚畏罪自杀。“去警局吧,也许可以结案了。”

    凌晨三点。

    蒋雅南盯着验尸报告,照片上的病患面目扭曲,死状凄惨。她始终没有说话。

    薛正初拍了一下办公室的桌子,“都回去吧,好好睡一觉,可以确定了,他就是杀害章怀萍的凶手,因为被女死者拒绝起意,再杀了她和前夫窦文曜后,抵抗不住压力,自杀了。”

    刑警们听到队长发话,也都打着哈欠开始离开,凶杀案调查了这么久,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雅南,你怎么认为?”薛正初问道。他的眉头紧锁,一点也没有破案后的轻松,左手握住了微微颤抖得右手,又开始有点焦虑。

    “凶手肯定另有其人。”蒋雅南放下报告,“他的家里是有凶器,而且指纹是他的,凶器上的血液dna也和两个死者吻合。但是有一个地方不对。他的实际身高,只有一米二,明明就是个侏儒,可是现场的目击证人都说凶手身材高大。”

    “是,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原因。他没有可能垫高,然后健步如飞的逃逸。但是凶器在他的出租屋里找到了,证明又是他。”薛正初提出一个假想。

    “会不会是因为他自卑,被章怀萍嘲笑过,所以用什么东西垫高了自己,再行凶呢?”段鸿哲在旁边插了句嘴。

    “不会。”蒋雅南做出了否定,“要是这样的话,证明凶手非常介意自己的身高,经常垫高自己进行剧烈运动,这样才有可能在众目睽睽没人瞧见他面孔飞快的逃走。那么他家里一定有假肢类的东西。”

    “这个已经搜查过了,没有。”薛正初补充着,“会不会是有这样一种可能,假设真正的凶手认识这个病患,最后把凶器交给了他。可能是逼他顶罪,他不想顶,心爱的女人也自杀了,也就生无可恋而自杀?”

    “认识病患?”蒋雅南心头一紧,眼睛立刻就盯在了段鸿哲身上。

    “你不是怀疑我吧?”段鸿哲吃惊的笑笑,“我犯不着去喜欢一个带着孩子的女大夫吧?年龄都比我大,再说,喜欢也可以给她花钱献殷勤啊,犯不着杀她。”

    “花钱?”蒋雅南微微一顿,“对,花钱。老薛,照你的假设,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凶手,他凭什么会让这个病患替他顶罪?一定是花了钱。应该马上查一下,这病患的账户!”

    薛正初见她说的有理,立刻在手机里寻找起各大银行经理的手机号码。

    “雅南,你真聪敏,我看凶手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段鸿哲赞道。

    蒋雅南没有回答,对于这个猜想,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凶手的人选,是喜欢章怀萍的周天佑!

    凌晨四点钟,薛正初得到了银行反馈的第一手资料,在章怀萍死亡前两天,一笔巨款汇入了他的账户,汇款人正是周氏集团的财务部!

    薛正初立刻开始拨打电话通知下属和领导,要展开抓捕行动。

    蒋雅南长舒了一口气,案子是要水落石出了,周天佑喜欢章怀萍,可是遭到拒绝后,就起了歹念。为了脱罪,事先找到了人给他顶。

    结果侏儒从心底深处不愿意,选择了去自杀。

    看着薛正初严肃的表情,她心里丝毫不轻松,喜欢一个人,一定要用非常手段吗?得不到就要毁掉?人性真是可怕。

    “怎么有大行动么?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秦子骞的声音在办公室门口响起。让蒋雅南扁起了嘴巴。

    “案子已经被雅南破了,用不着你指手画脚。”段鸿哲立刻从凳子上坐起,冲着秦子骞喝道。

    “哦?恭喜。是那个病患杀人么?”他笑着问。

    “不,是另有其人。”薛正初说着,将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苏烟听完,扯扯秦子骞的袖子,低声道:“周天佑不是这种人。”

    秦子骞点点头,此时警局里刑警们已经到齐,薛正初决定指挥抓捕行动,“雅南,你就不用去了,剩下的事,交给我们。谢谢你了。”他感激的笑了笑。

    蒋雅南摇摇头,还是他先提出了一个假设,这个案子才算有了眉目,看来自己功力还是没有这老刑警狠辣。

    看着警察们倾巢出动,秦子骞眯起了眼,靠在桌前,拿起了验尸报告。

    “他是个侏儒?”他心头猛地一跳,看着照片上那病患最后的一张照片,脸上写满了惊恐。那种扭曲的脸庞,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一样。

    他迅速递给苏烟,“你看看,像是什么?”

    苏烟一见到照片,就打了一颤,“像是见鬼。”

    蒋雅南看两人的表情,疑惑不解,“这个跟鬼又有什么关联?”

    “小凡人,”秦子骞接过报告,重新递到她面前,“你说周天佑是买通他顶罪的真正凶手,那你告诉我,这个侏儒怕什么?临死之前,会这么惊恐?是周天佑在面前扮了鬼脸么?”

    蒋雅南又皱起眉头,对啊,就算是周天佑买他顶罪,他也不至于惊恐。他惊恐的不合理。

    “放心吧,有段大术士在,他有的是符咒,能保护你无恙。”秦子骞看着段鸿哲,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