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147章 订个遮阳帘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周天佑逼死这个病患,在临死之际他脸上惊恐,有什么问题?”段鸿哲辩解。

    “可以惊恐,但他确实扭曲得变形了。就算受到威胁,应该没有这么扭曲的程度。”蒋雅南抬头,看着正在发笑的苏烟,她的半边脸隐藏在光线无法照得到的黑暗中。

    “你们是说,他在临死前见到过鬼?”

    “我做周天佑的女儿已经很久,他的情感一直都很理智,一定不是凶手。”苏烟说的话,让段鸿哲有点疑惑,看着她鲜艳的嘴唇,去摸兜里的符咒。

    这个小动作立刻被苏烟注意到了,眼里泛出寒光,她缓缓冷笑道:“这个病患,见到过不干净的东西......”

    她看得出,段鸿哲虽然是个术士,却入行不久。

    段鸿哲感受到了压力,将手抽了出来。

    “有什么是我们漏掉的?譬如还有喜欢或是仇视章怀萍的人?如果凶手不是周天佑,还能是谁?怎么解释他给病患汇钱呢?”蒋雅南疑问。

    “周天佑喜欢章怀萍,迫切想替她解决实际困难,侏儒病患却不一定是喜欢章怀萍,可能是看到了周天佑和她的关系远近。所以提出了要求,要是章怀萍不遂他的愿望,就向医院告发,让她背处分或是丢掉工作。”秦子骞眯着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周天佑给他寄钱,实际是想堵住他的嘴,要抱住章怀萍的工作。”苏烟附和道。

    “那他更没有理由去死了,目的已经得逞。”蒋雅南又看了一眼那惊恐的死人脸。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你说在他家找到了凶器,也有死者的dna,行凶的人,只能是他。不过我跟你想法不同的是,你认为是周天佑在幕后做了推手,我的看法却不是他。且不说这个一米二的侏儒有没有找东西垫高,就连他行凶的动机都站不住脚。他已经拿到钱了,剩下的应该是享受生活,或是继续要挟。”

    他抽了口烟,“就算是鬼附身,也没有必要把身材弄得高大......但就是有鬼!”

    “这只鬼杀光了章怀萍和她身边所有的人......”苏烟说着。

    “为什么你们一直认为会有鬼呢?难道就不是人所为吗?凶手因为爱章怀萍,或是恨章怀萍,指示侏儒杀人。”蒋雅南喝问。

    “你做神经病才多久?我可是快十几年了。”秦子骞翻她一眼,“你还不是神经病,脑袋一半是水,一半是面。”

    “也许是爱恨交织呢?”段鸿哲插了一句嘴,“他先杀了章怀萍不是吗?才开始杀了窦文曜,接着是侏儒。”

    “下一个是周天佑!”蒋雅南立即站起。

    “这个玩意儿已经害了三个人,起码有意识了。”秦子骞冲苏烟使了个眼色,苏烟甜蜜的一笑,樱桃小嘴给了他一个飞吻。

    秦子骞一乐,看着一脸怒容的蒋雅南。

    他眼睛突然闪亮,登时豁然开朗,“我知道了!现在得赶紧到周天佑身边去!不然他就要遇害,苏烟你开车,我们边走边说。”

    “你想出凶手了?”蒋雅南惊呼。

    几人疾奔上车,除了秦子骞一脸兴奋,其他的人几乎一头雾水,因为案件到了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新的线索,更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现。

    “你快说啊,谁是凶手?”蒋雅南喝问。这个问题段鸿哲也同样好奇,“难道有这个人么?”

    “苏烟,你和我的看法一样,真正的凶手是鬼。对吧?其实我要谢谢苏烟,如果不是她给我一个飞吻,我还想不到,这是一只附身的无形鬼!”

    “什么乱七八糟的,从哪里冒来的鬼?”蒋雅南急道。

    “没有冒出来,它一直都在,刚才段大术士不是说了么,爱恨交织的人指使侏儒杀人,其实在章怀萍身边,是有这样一个人的,有他的存在,所以章怀萍身边出现的男人都是需要被杀的。”

    “蒋雅南认为是周天佑,我和苏烟认为是附身鬼,加上这爱恨交织,和一个侏儒的奇怪的身高。”秦子骞兴奋的说着,嘴上的烟头已经灭掉,在身上四处找打火机。

    蒋雅南把他嘴上的香烟一把捏下,“快说啊,这个时候抽什么抽!”

    “章怀萍遇到了周天佑,其实是想嫁给他的,只是必须要经过这个人的同意,可它不愿意,所以就对章怀萍有了恨,见到想大捞一笔的侏儒后,就开始控制侏儒,杀了章怀萍,继而就怪责在窦文曜的身上,也让侏儒杀了他,因为它是鬼,所有的监控也就总是受到干扰,留不下行凶的痕迹。”

    “经过谁的同意?”段鸿哲也迷糊了。

    “苏烟刚才给我一个飞吻,让我想起了啪啪啪,这个人就立刻被我想到了。”秦子骞看着道路前方,“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最应该注意的细节,当侏儒捅死章怀萍的时候,她的儿子在哪?”

    蒋雅南身体一抖,“你是说凶手是她的三岁儿子?”

    “对,有东西附在了那孩子的身上,章怀萍要嫁,可以说忤逆了它的意愿,得死;究其原因,是因为离婚,窦文曜得死;侏儒是行凶的人,也得死。现在的它已经害死了三个人,不再需要躯体,去杀周天佑。想知道为什么侏儒身材高大、健步如飞、非穿连体帽的黑色衣服、被所有人看不到脸吗?因为它就坐在侏儒的头上!它已经附身在孩子身上,不能再附身侏儒了!”

    “这跟苏烟附身在周雨竹身上是一样的,两个魂魄相互交织,对方的习惯和性格都在相互继承依存!”

    “我滴哥呀,一个飞吻能让你想到这些?”苏烟奇道。

    “啪啪是有代价的,不是吗?正常人会生孩子。所以我就想起了孩子。”

    苏烟吐了舌头,“还好我是鬼,不会生。”

    “你们啪啪了?”蒋雅南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老实说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少管别人!”秦子骞喝道。

    “等处理这事,我就还你,车震是吧。还你车震!”蒋雅南怒了。

    “行吗?就你腿都张不开的技术,你知道车震都需要啥吗?就你那破车,又不是sv,也不是mpv,连后排都躺不下,车厢还不够高,我调整好座椅,你爬得上来吗你!”

    “你管我什么车!我就是腰窝断,也能爬到你身上去!”

    秦子骞切了一声,“就你那心里素质,还是先网上订个遮阳帘吧。想你那个破车也没那个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