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狡猾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带着红光的黄色道符闪过,惊得鬼孩跃后一丈,向着道符掷来的方向怒吼,“不要多事!要不连你一起杀!”

    他双眼暴突,腥臭的气味转浓。寻找着掷出道符的人,看了一阵,也没有找出对手。

    身旁漂浮的女鬼纷纷飘到身边,进行护卫。

    “嗵!”别墅大门被人一脚踹开,清新的空气,冲淡了血腥气味。

    “这死孩子真瘆人,”秦子骞喝道,“你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下巴?还是吃奶的时候被烫掉了?”

    “少管闲事!”鬼孩尖叫着,一双黑洞洞的双眼,盯在了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身上。

    一身的黑色龙袍,裹带黑甲,在冠旒下青色脸庞,不怒自威,浑身迸发的气息隐隐与自己相对,只怕是个棘手的家伙。

    “你杀了自己妈,还有自己的爸,不觉得是错了么?”

    “没区别,你跟我一样!”鬼孩发出了嗤嗤呼呼的声音,一股污血顺着衣衫流下,他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带着可怖血路的青色身体,双手按在地上,“臭女人,要找男人,该死!”

    “那是你的想法,可是这孩子不这么想,他可是失去了妈妈......”蒋雅南随后进屋,看着鬼孩,胃里不住翻腾。

    “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解决!”鬼孩不断的抽动脖颈,发出咯咯的声响,他抓起了一个刑警的尸体,两只小手的利爪生扯下他的下巴,带着血肉硬扣在细小的脖颈,却因为下巴实在过大,连着如墨汁般的污血粘了两次都无法固定,最后一下干脆用下巴的骨头,穿透了细小的喉咙,算是牢固了,“这下就能吃了。”

    “孩子,不是光有一张大嘴,就能吃定天下的。很多东西,你这个身材还消化不了。”秦子骞说着,查看了一下现场的情况。

    地上一共有七具尸体,刑警们围成了一团,把薛正初和周天佑围在中间,不少刑警心惊胆战,看着鬼孩打颤,毫无战意。

    他皱起眉头,跟段鸿哲打赌,看谁除鬼快,他先进的别墅才对,怎么这个时候四下里找不到他?

    这个人天生恐怕就有逃跑和趁你病要你命的天赋,藏也藏得那么艺术。

    在所有的鬼里,鬼孩是最令人讨厌的一种,秦子骞少不了头疼,跟其他的“鬼种”不同,这种小鬼几乎就是“闪电、快速”的代名词。

    出其不意的突袭,和难以捉摸的思路,反倒成就了这鬼的狡猾。

    就像几年前遇到的一只,特别爱吃鸡,为了吃鸡,它会连命都不要。可以说,孩子气和人来疯都能成为鬼孩的惯用逻辑。

    面前的这一只,已经害了不下十个人,在附身这个三岁孩子以前,还不知道害过几个,但是有一群女鬼护卫,就可见一斑。

    它有掌控其他新鬼的能力,已经可以“开堂授课”了。

    要抓住它,必须要找到他的软肋,无非只有两种套路,看它怕什么和看它喜欢什么。

    “想吃我吗?来抓我啊。”鬼孩咯咯笑着,撞翻沙发,飞快的朝着楼梯口处的黑暗跃去,一张道符,紧随其后,却只击出一个火花。

    段鸿哲掀开饭桌垂下的布帘,钻了出来。“还是让它跑了。”他恨恨的说着,靠在了蒋雅南的身边。

    “小破孩一个,还值得躲?”秦子骞鄙夷不已。

    “废话,它是鬼,你有本事,你别躲。看它抓烂你的喉咙!少在这里装逼。”

    “他不用躲,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限制级画面。”蒋雅南按下段鸿哲,示意别理他。

    “抓我的人来啊!”别墅的二楼传来鬼孩的调戏声,别墅的门忽然重重的甩上,发出一声脆响。

    “首先,你要有逼可装,我捉鬼,从来不躲。这小鬼要跟我们玩捉迷藏,就跟他玩玩。”他扁起西服袖口,露出结实的小臂。

    “就会吹,你难道不是也用符咒?”段鸿哲不屑地道。

    “我不用。苏烟,你跟他在下面,预防那小东西偷袭。”

    他一脚踏在别墅的玉石栏柱,越过众人头顶,敏捷的攀上廊柱,上了二楼,在梨木楼梯上纵身一跃,落在巨大的水晶吊上。

    段鸿哲和蒋雅南张大了嘴巴,只知道他有“特异功能”、爱胡说八道,却想不到他身手敏捷如斯。

    他不得不折服,有这种身手,难怪殡仪馆下的研究所对秦子骞来说,要闯出易如反掌,不禁愤愤,“跟猴子一样。”

    “他除鬼用什么?”蒋雅南朝苏烟询问。

    “手。”苏烟望着瘫坐在一地的刑警们,警惕的查看着四周。

    二楼的气息与楼下的截然不同,像是完全两个世界。秦子骞着来回摇摆的水晶吊灯下瞟了一眼,只见一片雾气蔼蔼,楼下是什么情况,已经无法探视了。

    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是鬼孩给上楼来玩“游戏”的一个独立结界。

    “你猜的到我在哪儿吗?”

    鬼影在二楼左侧的房间前闪过,秦子骞毫不犹豫,荡起水晶吊,一脚踏上楼梯,两步就跳到了门前,推开房门的一瞬,他看见了一只黄漆的摇曳木马,在一旁的木架边,有一件桃红色的儿童衬衫。

    “你可要藏好啊......被叔叔抓到,你可就活不了啦...嘿嘿.......”秦子骞提起了戒备,“出来赶紧的,让叔叔好好疼疼你。”

    他双手活动了一下,捏得啪啪作响。

    “啪嗒。”隔壁传来响动,像是打开了门。咯吱吱的一阵晃动,雪白的墙面上迅速裂开了缝,开始斑驳不堪。伴随着轰隆的响声,顷刻间眼前的一切都迅速的变化。

    是地震么?他将手按在房门上,震动却戛然而止。

    看着斑驳的墙面,好似废弃了一般。他抽回手,左掌上已经带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低头看着门把手上留下的手印。

    右耳开始莫名的耳鸣,他张开瞳力,看见了空气中飘舞的杂质和墙上的一块绿色青苔,在他身后突然冒出一个透明的灰色身影,惨白的脸上正张大着嘴巴,细细的眉眼根本无法分辨究竟是男是女。

    秦子骞有了神感,反手揪住了它的头发,右手刚塞进它的嘴巴,后背立刻被捅了一刀!

    鬼孩得意狂妄,见他流血,咯咯的笑了两声,狡猾又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