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你逃不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手里的女鬼,化为一片灰烬落下,竟是个虚假的陷阱。

    “草,小兔崽子,给我滚出来!”他忍痛拔出带血的匕首,心头一动,用右手按住了伤口。

    “造飞机,造大炮,打到地下去......”整个圆形结构的别墅二楼,回荡着鬼孩的歌声,咚咚的小脚丫在木板上发出的响声,像是敲打秦子骞的神经。

    它的鬼力,已经到了能控制其他鬼的程度,只要不断重复刚才的诱敌之计,虚虚实实就能把秦子骞活活磨死在这儿。

    秦子骞右手按在了门边,留下了鲜红的血掌印。

    踏出房间的一瞬,他脚下的一片焦黑的灰烬慢慢腾空而起,朝着对面的走廊汇聚。

    秦子骞感受到了整个别墅微微颤动,越来越多的灰烬向走廊聚集,在走廊的中央,逐渐汇成人形,如同水流一般朝上滚动,整个天花板,像是一片灰烬不断翻滚的海洋,又像是急速生长中的树根,盘亘错节,不停的挤压着楼板丛生。

    “来抓我啊,待会你就来不及啦!”灰烬中,五颗血淋淋的人头依次涌现,依稀是刚被害死的五个佣人。

    “小崽子,我刚才说过,你还消化不了。”秦子骞暗暗心惊,鬼的相互吸收,自己还是头一次见到。

    他右手扶着墙面,朝着黑影靠近。

    “你想要什么?”当与它面对,秦子骞伸手捂住了鼻孔。

    刺鼻而浓重的煤气味在弥漫,鬼孩的脸在黑影中闪出,“想用符咒么?没有这个机会了。每一任天子,都会通过同一月亮之下的人血而复活。”

    “什么天子?”秦子骞喝道。

    “死去的人都是它的复活使者。”它淡淡的说着,慢慢的抬起头。不知怎地,随着飘舞中的黑色灰烬吞噬了五只人头之后而展现出来的这只鬼孩的脸,竟然让秦子骞觉得很熟悉。

    他左手伸手入兜,摸到了那颗在见到薛弘济驱魔时捡到的牙齿,“这个是你的吧,花北。”

    鬼孩猛地一震,声音急转痛苦,“把它拿走,快拿走!”

    “不想拿回你的牙吗?你害了这么多人,就不想想当初你的孬样?我可是全程都看到你喊疼的样子啦。”

    “你懂个——屁!”鬼孩黑色的手掌,逐渐随着灰烬流动而伸长,一爪就扯断了水晶吊灯,哗啦啦的向秦子骞抛来!

    秦子骞向后跃去,冷不丁的碰到一具冰凉的鬼体。

    “碰!”

    身后的鬼体还未分辨出男女,秦子骞就被推了一把,和撞来的水晶吊灯硬碰硬,胸膛立刻被锋利的水晶制品划烂。撞进了另一间房。

    鬼孩余怒未消,眼珠移动,那鬼就穿墙而入,去扯秦子骞。

    “不过就是用这些偷袭的手法嘛,做鬼你还真不称职,看不出我生火还旺么?”秦子骞一跃而起,疾冲两步就踏上木式楼梯,抓住了水晶吊灯被扯出的电线朝着另一面跃去。

    那鬼孩一手粘住已经变形的水晶吊,照他后背就是狠狠的一下。

    “噗!”秦子骞被砸在对面走廊,墙壁上喷满了鲜血。

    “我就是不偷袭,你也不是对手。”它见秦子骞想要从地上爬起,捏住水晶吊,又重重砸了一把!

    “起来啊,哈哈,你不是说要疼我嘛,起来啊!”

    “嗵!”它一下下的砸着,暴戾而又兴奋,“来啊,让我先疼疼你!”

    砸了三四下,就连走廊边上木栏都撞得木屑四溅,秦子骞仍在慢慢的爬起,鲜血喷溅的四处都是。

    鬼孩摇摇头,“你也真行,寻常人即使强壮,也不过就挨我一两下,你居然能撑这么久。”

    说完,它又重重砸下,见秦子骞趴在地上,后背上的衣服已经碎裂,后背上一道道的血痕,像是没了一块好肉,这才把水晶吊灯丢在一旁,缓缓朝他飘动。

    在与他有十步之遥处,停了下来。

    “你的血挺特别的,和那个人一样,都是什么阎王吗?”它歪着脑袋,反而退了几步,“可惜,从上次我被烧掉下巴,我就知道这血有多厉害了。想让我碰到这血,你别妄想。”

    “咳咳...”秦子骞慢慢从地上爬起,脸色苍白,嘴角却带着不屑,“谁说你沾不到我的血?”

    他猛一甩手臂,几滴血被立刻甩起,在鬼孩的狂笑中,击中了两具挡在他身前的鬼体。

    “你有多少血,我就有多少挡箭牌,你的血不会溅到我身上,我也不会那么笨,主动去碰你的血。我更不会放你离开,真是可惜,你要流死在这里。”

    秦子骞用血污的手蹭了一下高挺的鼻梁,“是啊,我不会放你走,就算我不行,我楼下的帮手会帮我。”

    “楼下?哈哈哈......你脑袋坏了,我怎么可能到楼下去,让道符和女鬼还有你围攻?我把你们分开,就是要一个个弄死你们,你以为我傻,真跟你玩躲猫猫游戏?”

    “所以,马上就要开始围攻你了。”秦子骞咧嘴笑了起来。

    “少说大话了,女鬼在下面,要是敢上来,我就下去杀人,看你们救得了谁,除非你不在乎下面的人命!”

    “谁告诉你要上来。是你要下去了。”秦子骞眼珠子不停转动,“再有几分钟,你非跟着我下楼不可!”

    “我跟你下楼...哈......”鬼孩笑声突然停滞,在秦子骞身后的对面墙上,窗口正射入一道日光。

    “小宝贝,我刚到别墅的时候,就已经快天亮了。有本事你就呆在这儿,活活被阳光烤死,要不跟我一起下楼。”秦子骞伸手捂住腰部的伤口,扯掉上衣,紧缚腰部,一瘸一拐向楼梯口走去,“其实我还真害怕,你不怕我的血,可是你自己暴露了。所以跟我下楼吧。”

    他不慌不忙,也不看鬼孩一眼,慢慢下楼。

    鬼孩慌乱起来,“给我站住!”想要招鬼去偷袭,见他满身是血,就是祭出鬼体,也不能伤他分毫。此时保命要紧,忙朝着暗处遁去,身体急转,却满目鲜红。

    整个二楼,甚至是楼顶,全在不知觉中,被秦子骞的鲜血沾溅,想要从二楼突破逃逸,非得蘸到他的血不可!怪不得他要抓水晶吊灯露出的电线荡到对面,敢情就是用他的血,给自己做下一个包围圈!

    “下来吧,再呆一会,就烤化了。嘿嘿......”秦子骞慢慢下楼,楼下有苏烟和段鸿哲,就算鬼孩遁成黑烟,也能知道它躲在何处。

    苏烟指示方向,段鸿哲拍咒总不是难事。

    鬼孩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