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新局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玛格逼的,你tm的阴我!”在鬼孩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秦子骞摇摇晃晃下了楼。

    “子骞!”苏烟一声低呼,在众人诡异惊惧的眼神中飘到他的身前,将他扶住,“怎么回事?怎么你满是血?”

    “别动,”秦子骞一惊,见苏烟双手沾了自己的血,也瞪圆了双眼,这让鬼孩万分惧怕的事物,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眨巴眼,脑袋转得飞快,苏烟跟别的魂魄不同,她是被地藏送上来的。算是个例。

    “准备一下吧,那鬼孩马上下来。”秦子骞低声说着,撇了众人一眼,这一群经历生死的刑警,多多少少在心里都已经留下阴影。等到事情处理完毕后,一定要挨个暗示,好教他们忘记见过的一切。

    薛正初和周天佑的目光聚集在苏烟身上,这个“周雨竹”的表现,已经超出了人的范围。

    “你们是什么?你不是我的女儿!”周天佑惊呼。

    苏烟扶着秦子骞,尴尬的冲周天佑一笑,“爸,这事说来话长,等这事过去,我得慢慢跟你讲。”

    “你把女儿还我!”周天佑怒道,被薛正初一把扯住,“周董,让他们做吧。这不是我们能接触的范围。她会给你解释的,对吧。”

    秦子骞垂下手,在楼梯口洒了血迹。这样一来,鬼孩无处可去,只能困在二楼,默默等待日光的到来。

    “草!王八蛋——!你放了我——!”楼口传来鬼孩的怒吼,震得众人心口发颤。

    “我给大家一个解释。”秦子骞觉得有些困,他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苏烟毫不犹豫,立刻给他包扎,见他后背几乎扎满了玻璃碴的碎屑,忍不住的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掉。

    “还用吗?你就是解释,大家也都不会记得。”蒋雅南凑了过来,“你总能歪曲事实!”

    “雅南,”薛正初扭过头,“让他解释吧,我现在弄明白了,为什么你一直说他是杀人犯。我们早就认识他,他也不是什么民事顾问,只是我们都忘记了,对吗?”

    “老薛,你知道吗?他嘴里一直没有实话......”蒋雅南怒道。

    “哇——!”楼上传来鬼孩的惨叫声,薛正初抬头听了一阵,“这个,我不知道,说实话,我宁可昨天夜里的所见所闻,都没发生......”

    他看着一群刑警们胆战心惊,呼了口气,“秦子骞,你给大家一个解释吧。雅南,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老薛,你疯了,难道不让大家都知道事实的真相吗?”蒋雅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他走到一旁。

    “雅南,再有几年,我可能就退居二线了......”

    “你怕了?”蒋雅南看着秦子骞扳起手指,开始说他的一二三,皱紧了眉头。

    “你看看我身边的弟兄们,他们还年轻,还有大半辈子的活头,你是要他们也记住,这世界除了穷凶极恶的罪犯,还有杀人无息的怨灵么?他们有些人刚成家,有几个有了孩子,还有没结婚的,你想让他们也背负一个沉重的包袱,过完一辈子吗?单是昨天晚上经历的事,他们可能再也举不起枪了。”

    “如果能忘,那就都忘了吧。”薛正初颤抖着将手枪拉上保险,塞回枪套,“咱这个职业,光是对付那些罪犯,等于半只脚踏进了棺材,随时得有心理准备。你不能让所有人以后揣着一兜道符去抓贼吧?”

    “老薛......”蒋雅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妈呀——!你个王八蛋,快放了我!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鬼孩的叫声越来越凄厉。整个别墅,弥漫着一股血腥的焦糊怪味!

    “你给老子闭嘴,害得我又要解释一遍!”秦子骞吼了一嗓子,这次他学了乖,一通解释后,让众人退出别墅。

    见众人迷茫的离开,却有两人留下,一个是眼睛死死盯着苏烟的周天佑,另一个是年轻的刑警张国栋。

    秦子骞一愣,这周天佑一心只在女儿身上,听不到自己的暗示还能说得明白,只是这张国栋,怎么也能抗拒?

    “你怎么不走?”

    “啊?”张国栋的回复声有点大,“对不起,昨天晚上小李在我身边开枪,我耳朵里嗡嗡响,现在什么都听不到。你给大家说了什么?薛队,怎么大家都走了?”

    秦子骞沉下眼,上前攀住了他的肩膀,“看来老子要特别照顾你一下,你今天就跟着我一天吧。什么时候听见了,知会我一声。”

    蒋雅南呼了口气,也许薛正初说的对,忘记也许是件好事。

    “嗵!”别墅的大门被人撞开,薛弘济满头大汗,出现在门口,“快放了它!让它离开这儿!”

    “你是不是糊涂了,说什么屁话。”秦子骞拧过身体。

    “快!不然它还是会逃走,缠你一辈子!”薛弘济吼着,见秦子骞不动,向屋内疾冲几步,扔出手中厚厚的书本,朝着二楼的一扇窗户砸去。

    “啪!”玻璃应声而碎,漏进风来,一团黑气冲着窗口急窜,像是一只黑箭顷刻消逝不见。

    “老薛头,你干什么!”秦子骞大怒,自己好不容易,才将它困在楼上,眼见就要被阳光照的魂飞魄散,这个节骨眼儿,薛弘济却放了鬼孩一马。

    “秦子骞,它杀不死,必须得放!”薛弘济望着他露出苦笑。

    “它是你的私生子?”秦子骞反问。

    “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吗?凡事都有相对,阎王是仙官,但也有死敌。它是其中一位。”薛弘济叹了口气,“你今天所做的事,我曾经做过,没有任何作用,没过多久,它还是会从地下来,害上几条人命,再聚其型。”

    “还有杀不死的鬼么?”秦子骞瞪圆了双眼。

    “它不是鬼,是月神。”薛弘济眼中闪过一丝红光,除了苏烟和蒋雅南,剩下的三个人便如行尸走肉,一步步朝着门外挪动脚步。

    “从阎君和众阎王离开十殿,这十二罗帝,就将地府弄得一团糟,地藏也压制不住,迟早都是一个个要上来的。单凭日光和阳世的符咒,不足以封印。”

    “什么十二罗帝?从哪里冒出来的?”秦子骞瞪圆了双眼。

    “幻、冥、雷、水、雾、地、日、月、火、风、金、木,它们是世间万物的反面,只要阎王们不回去看管十殿,但凡有些炼化的鬼物,都会从地下上来......”薛弘济沉重的说道。

    “胡扯八道吧,我是阎罗转世,典型的伟光正,灵异风流大片,又不是西游记!”秦子骞望着一脸肃然的薛弘济,连着眨了数次眼睛。

    老头不像是开玩笑,阎王活在世,百鬼齐上行,似乎也还能说得通。

    “苏烟,把我后背的伤口拆开,让我流血至尽而死。”对付其他阎王,就已经够了,再加上这些,还有多少风流快活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