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受骗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她觉得挎包的手机震动,将手机取了出来。

    “喂,我是蒋雅南。”

    秦子骞见她没有回话,也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四个女人的身上。蒋晗嫣对自己一直有偏见,不可能是她。

    小四是个术士,也是佣兵,要是她有这个意思,一定会找自己来直抒胸臆。问题就在陆念琪和夜游身上。

    陆念琪的心脏,是董若兮的,会不自觉的对自己产生亲近感,会不会是因为害羞,不敢给自己说明?

    夜游的心智和记忆混乱,也许跟他啪啪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

    “你们谁让我看看小腹?”秦子骞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且不说没人愿意露出来给他看,就算露出来,也都差不多,谁腰上也都没有赘肉。

    除了小四略黑,都很白嫩。关键的是,小四也没黑到皮肤变色,只是相对皮肤差一点。他苦苦思索,就连自己也想不出来,这个与他啪啪的女人有多高,只是记得月色笼罩之下,肤色很白。

    想让每个人叫一下床,估计没人愿意去听,也不会这么做。

    “我妈出事了。在江州市区外找到了尸体!”蒋雅南一脸惊慌,说完就往外走。

    “等一下,我的案子怎么办?很重要的说!”秦子骞喝道,他拉开柜门,取了一件西服套上,追了上去。

    “你妈去了地下,自然要抛弃肉身,她死没有什么奇怪的啊。你倒是赶紧查我的案子要紧!”

    “你滚。”

    “这样吧,我跟你去看看,怎么说,阎君也是我上司。”他跟随蒋雅南上了车,“她是阎君,已经去了地下,估计下面更让她紧张。反正她解决了问题,还是会找到肉身上来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她是市长,无论去哪里,随行的人都会很多,怎么会出这种事呢?”蒋雅南慌了神,差点撞到一个行人,急忙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

    “我来开车吧,尸体在哪儿?”秦子骞从副驾下车,转了一个圈,接过她的钥匙,“我们去哪儿?”

    “西郊五十公里处,荒林的边上。”蒋雅南说着,给父亲蒋勇拨去了电话。

    秦子骞心惊,那是虚村啊。

    他不由得放慢了车速,“呃...那个地方,很正常啊,你妈去了那里,就是回地下去了吧?”

    不知道“空”还在不在村落里。

    虚村的秘密要探究彻底的话,估计也都没命了,或许,地府在那个不生不死的地方,打开了缺口,便于神职人员出入?

    或许在若干年前,自己也是从水塘里走出来的,只是忘记了。

    想到这里他身体抖了一把。

    “不会的,妈不会有事,决不会有事的。”蒋雅南放下电话,又给妹妹拨了过去。

    “相信我,你妈神通广大,不会有事的,她只是去别的世界办点事,就回来了。”秦子骞安慰道。尽管这安慰像是一种玩笑,但却是事实。

    嗵!地面传出震动,震耳欲聋的响声随即而来。秦子骞停下了车,被声响吸引,回头朝着江州市区望去。

    “是哪里炸了吗?”蒋雅南跟着回头。

    “好像是红旗路。”秦子骞看着空中滚滚的黑烟,肆虐得像是一只正在张牙舞爪的恶鬼。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红旗路!我家就住在红旗路啊!”蒋雅南惊呼,她着急的拨起电话,却还是听到了盲音。

    “怎么周市长住在老城区么?那里只有一个相约酒吧,什么玩的也没有啊。”秦子骞沉下脸,“不是酒吧炸了吧?”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是我妈的秘书,我认得她的声音。”蒋雅南翻起电话,却发现没有号码显示。

    “你接到了一个假消息。目的是把你引出家去。你家距离红旗路上的相约酒吧有多远?”秦子骞做了判断。

    “就隔了两条街,我们先去事故现场,然后赶回去看看。”

    秦子骞回到车上,一脚踩了油门,朝着虚村方向驶去。果然,在靠近虚村的路边,连人影都没见到,更别说什么事故现场,压根就是一个骗局。

    “我们回去。”蒋雅南也知道上了当。

    “怎么没油了!”秦子骞刚发动车辆,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疑惑着下车检查,“有人做了手脚,一直漏油。”

    事情到现在,已经再也清楚不过,有人冒充秘书,给蒋雅南打了一个电话,把她骗出了江州市区。

    “有人要你出城,确保你不在红旗路,然后炸掉酒吧。在你车上做了手脚,逼着你走回去。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准备?”蒋雅南疑惑不解。

    “你最近没有惹什么人吧?这种做法,应该是栽赃陷害。你信不信,你一进江州,保不准就是嫌犯。”

    “呸!我做什么嫌犯。”

    “爆炸案哪,你不就是这样诬陷我杀了谢璧瑶的吗?”秦子骞笑道,脑子里飞快的转起,也许不是蒋雅南的问题,或许是作为市长的周晴,查到了什么不该查的,所以有人嫁祸到她的身上,也许不是炸的酒吧,炸掉的是她的家。

    “呜——!”一声长笛拉响,江州市竟然拉响了全市的警报!

    秦子骞和蒋雅南面面相觑,这全市警报的拉响,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也许不是爆炸嫌疑犯,你已经是恐怖分子了。”秦子骞半开玩笑的说着。

    “你闭上你的乌鸦嘴。”

    蒋雅南坐回车里,打开了行车记录仪,想要看看是什么人给她爱车上做了手脚。

    秦子骞呼了口气,翻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这里距离江州市有五十公里,也不是国道和高速,这条通往虚村的小路,连个鬼影都见不到,更别说有路过的车辆了。

    “可能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呆一夜了,等手机有了信号,才能联络人来拉我们。”他坐回车厢,朝着蒋雅南说着。见她不发言,抬头瞄她一眼。

    “怎么了?喂?”

    蒋雅南木然的转过头,将手中的行车记录仪屏幕冲向他,“给车做手脚的,是‘我’。”

    秦子骞一低头,行车记录仪上清楚定格着蒋雅南的俏脸,正在摆弄油箱下的位置,身上穿着黑色的西服外搭、黑色裤子的她,跟现在身上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