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155章 一起来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此时的江州市,一定混乱。蒋雅南心中开始不安,五十公里的路程,其实可以试着走回去,只是没有路灯的照射下,漆黑的小路一定十分瘆人。

    天色逐渐暗下,她从置物箱里取出了座充,给手机充电,盯着手机希望出现一格信号。

    “想不到你这么有心啊。”秦子骞放平了座椅,靠在椅背上休息。

    “什么?”

    “心里一直惦记着车震,找个理由,把我拐到这不见人烟的地方......”

    蒋雅南听他又在胡说八道,放下了紧盯的手机,“少扯淡,赶紧想想怎么回去。”

    “你自己让车漏油,我可尿不出油来。手机没信号,等有信号了再说吧。”他把手放在她后背,笑嘻嘻蹭了两把。

    “别碰我!”蒋雅南没好气的说。“你说,回到江州,我就是爆炸嫌犯了吗?”

    “想知道哇,先车震吧?没有啪啪啪,脑袋不灵光。”秦子骞笑道。

    “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我没说错啊,你想啊,机会已经给你了,弄你油箱的人无论是谁假扮的,都是要你离家远一点,不能及时的赶回,陷害你还不一定,但是要你躲开危险,倒是真的。也就是这么巧合,我就跟你在一起,还是我们天天念叨的车上。明摆着就是天意......”说到此处,他兴奋的坐起,“说不定冥冥之中,若兮在为你我牵线车震。她总是能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到底要不要脸。董若兮就是你害死的,还有脸说!如果不是你要开什么鬼聚会,就不会引起什么夜游的注意,最终连累若兮去死!你知道她当时怎么说么,‘他一直渴望,有人不希望他死吧。但是他自己都不信。凡事总有例外,就由我来看着他吧。毕竟守着我觉醒的是他。没人和我们的遭遇一样。’”

    “你看看你是怎么对待她的!还让我调查谁跟你滚床单,你对得起她吗!”

    “说这些毛用都不起,她死了,不是我让她去死的,心也不是我劝她去换了,说根到底,这都是她的选择,给我选择了吗?她的死是所有不作为的责任,又不是我让她去死!”秦子骞面对蒋雅南的目光,不自觉的移开。

    “我能做到的,就是努力活下去。”他眼圈有些发红,躺回了座椅,留给蒋雅南一个后背,“怎么做,都不能让她活过来......我要替我们活着。”

    “她活着的时候,你都不珍惜,死了你说的冠冕堂皇,自欺欺人么?”蒋雅南嗤笑。

    “我得活的更精彩才行,不然就对不起她的死。全力以赴活下去。”

    蒋雅南望着他后背,没有说话。

    要是在几个月以前,她还体会不到他的生活,就算那时遇到,无非是认定他不过烂人一个,经历了诡异事件以后,她有了一层新的理解。

    比起同龄人,秦子骞身上的孤独和压力,都是不可想象的沉重。他只能去习惯夜生活,因为白天睡在阳光下,才有安全感。

    “对不起。我话说的重了。”她道歉。

    “所以啊,这是天意。”秦子骞抽了一下鼻子,放低了蒋雅南的座椅。

    “你干嘛!”蒋雅南惊呼,秦子骞的身体已经靠了过来,透着一股男人的浓重气味。

    “收账啊,装什么蒜。”他紧紧搂住她的纤腰。

    “我们说好了的,我帮你找出谁和你滚床单,然后前面的账一笔勾销了的。”

    “对,是的,不过你上当受骗,已经没办法破这个案子了。鉴于现在的情况,还是先来一发更为要紧。”他扭下一点车窗,算是留了气口。

    “不行!车震不行。”蒋雅南慌张起来,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夹紧了大腿生怕遭到侵犯,但是内心隐隐有一种东西跳跃着,慌乱不已。

    “可以,我已经准备好了。再说,你前面欠我的也该还了不是吗?你放心吧,我很有操守,决不会和你发展成情侣的,事实上也证明,能够车震的男女一半几率以上都不是情侣关系,来吧,轮到你该豁出去了。”

    她的衬衫扣子被秦子骞轻易的解开,一只温暖的大手伸进了她略微冰凉的小腹,忍不住一阵颤栗,急忙按住了他的手。

    “不...不,这里不行。”蒋雅南看着他的英俊脸庞,能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觉得整个身体像过电一样的麻痒。阻拦的那只手,连自己都感觉似乎没有力气。

    “干嘛,防守啊,女人的身体根本没法防守,你防了上边,下边防不住,你防了下边,上边就得失守,上下都防,只是白费力气。”

    蒋雅南肌肤的感觉似水,让秦子骞的呼吸变得急促。

    狭窄的车内经不起两人呼吸的折腾而迅速的升温。不多时,蒋雅南的西服外搭,已经被秦子骞蹭下,衬衫也不整,露出圆润的小肩膀。

    秦子骞眼前一亮,看不出精致小凡人果真有精致的锁骨,完全呈现在面前的,是深长的事业线。他低头细细端详蒋雅南美丽的脸庞,细长的睫毛让那一双上弯月多了万分妩媚,娇柔的线条勾勒出鼻梁曲线的完美,嘴唇是最能传递女性性感密码的部位,一张一翕,唇边上的不经意的让女人的娇态变幻万千。

    “不,不能......”蒋雅南觉得自己都迷糊了。不经意间,腰部猛地一松,修长的美腿就褪下丝袜露在外边,浑然不觉。

    她觉得热的难以自制,喉咙也都干渴,迷离的双眼只盯见了秦子骞一对好看的眉毛和眼睛。她右腿忍不住半蜷,竟在座椅上拱起腰又向上躺了半寸。

    粉红色的内衣把她白嫩的身材衬着极为诱惑,秦子骞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美妙。两人一上一下,就在车里的窄小空间里挤压着,一番折腾,蒋雅南的呼吸更是紊乱,心口不断的起伏,颇为波涛汹涌。

    她秀眉微蹙,飞快的闪了他一眼,低低地道:“就要...在车里么?”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一股即将落入深渊的期待感,传遍了每一寸肌肤。当她不自觉的双手攀上秦子骞宽阔的后背,车门突然被人打开!

    “啊——!”她一声惊呼之下,车门又被人关上。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你们正在...”车外传来了苏烟的道歉。

    “没关系,一起来。”秦子骞乐了。苏烟的突然到来,明显预示着自己车震行动的失败,他看了看惊慌失措正在找衣服穿的蒋雅南。

    她在这事儿上本来就胆小,借她一百个胆,以后打死也不会跟他车震了。

    也不知道,苏烟是无心还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