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第156章 不能白干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要是跟蒋雅南滚床单,总是会出问题,可是偏偏跟其他人就没有状况,这个比较奇怪。

    是不是滚床单,跟谁滚床单也都是被设计好了的?

    秦子骞穿好外套,在蒋雅南万分狼狈的收拾中,先下了车。

    “市区出了什么事?”他避重就轻,压根不提车震的事。

    苏烟眨了眼,本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想不到事情发生时,还是猝不及防,心头像是被针扎中,她做了个深呼吸,“红旗路上的相约酒吧爆炸,市里公布了紧急预案,说是地下化工厂毒气泄漏......”

    “地下化工厂?”

    “对,说是废弃的工厂毒气泄漏。”苏烟见他眯缝眼,知道他不信,“小四说,那里地下是术士的总部,属于王氏集团的控制范围。这个王氏集团负责术士这个民间组织的所有资金来源。她已经去想办法查清事情了。”

    “你呢?怎么看?毒气泄漏么?”

    “当然不是,阴气深重,应该是有东西从地下窜出来了。”苏烟回道。

    “天朝怎么会有地下化工厂呢?偏偏废弃在居民区?”蒋雅南满脸潮红,从车上下来,还在整理头发和衣服。

    “其实早有预兆,我们去过第三人民医院,有一处空地刚被铲平不久,加上殡仪馆的地下医院,这个术士的王氏集团一定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秦子骞远眺江州,那团黑雾像是凝聚不散。

    “术士除鬼为己任,王氏集团可能会对鬼进行开发研究吧?要术士们百战百胜?”苏烟猜测道。

    “搞出了纰漏,那是他们的事,无论是谁造了恶业,最终都是要还,跟咱们无关,市里组织警力开始调查了么?”

    “嗯,我到别墅的时候,见到薛正初来找你,说是你电话打不通。”

    “赶回市区,我们去问小四。”秦子骞看着苏烟,捏了她手,“你跟周天佑谈得怎么样了?”

    苏烟神情一黯,“他不原谅我,无法接受我和她女儿合二为一的事实。”

    “嗯,这个事情先放一旁吧,他得慢慢接受才行,也许哪天就想开了。昨天晚上你不在,有人趁我迷糊,跟我滚床单了。”

    苏烟闻言一冷,“不是正和你意吗?受了重伤,也还没闲着。那一屋子的女人我都惹不起,明摆就是欺负我。”

    “你得相信我,你在我心里跟别人不一样......”

    苏烟斜着美眸,去看蒋雅南。秦子骞双手将她脸又板正对着自己,“真的不一样。”

    苏烟一手拨开,“别跟我说这个,你的话不能信。我是女鬼,可不比你阎王身份尊贵。你想做什么,不用经过我同意。”

    “看吧,你的错。”秦子骞向蒋雅南埋怨,气得蒋雅南嘟起嘴,正要开口辩驳,隐约听到车里的手机响,急忙去接。

    “喂,老薛吗?我在西郊五十公里处......”

    “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夜游的身份,薛正初已经查到了,她是名军医,在三年前盈央山军事演习时失踪了,本名叫叶柔。”

    “叶柔?夜游?”秦子骞念叨了两句,“盈央山......”他越想越冷,回头看着虚村的方向,虚村的位置,正是倚靠盈央山脚所建!

    “盈央...阴阳......”他从夜游的本名,打开了脑洞。

    石子路、有‘空’的虚村、一口祭祀用来朝拜的古井、能产生幻觉的水塘、盈央山......这是巧合,还是真实的一条道路?

    “苏烟...你死之后,可洗漱过?”他突然问道。

    她是鬼,就算刚死时混沌,现在已经清醒,应该知道通往地府之路。

    “龙坤井吗,当然了,之后到的阴阳河,然后是阴阳山,死后我一路飘行,先到的亡魂山。你们阎王都在阳世,我只能呆在哪儿。”

    “阴阳河是不是像个水塘?飘满了尸体,还有一轮红日的诱人景色?”

    “你去过?这么清楚?”苏烟惊道。

    好吧。

    秦子骞低下头,斗大的冷汗滴落地面。

    敢情这是孤魂野鬼的一条旅游线路,最后都是要跑到这里来。虚村一定是地府通往阳世的一条入口!

    夜游是在盈央山上失踪的,无论面具是不是载体,她一定走过这一条路,取回了属于阴帅的神力。

    毫无疑问,包括自己在内,都是从地下走出来的!

    “我们回去吧,这里不能久待。待久了,就不想回去了。”他默默发誓,绝不回到这个地方来,实在离死亡太近了。

    多年以前,盈央山来过施工队,为了矿产,持续的挖掘潜藏地底的洞穴,不知道挖到了蜿蜒的什么去处。

    虚村的米氏家族,作为镇守地府的第一道关卡,防止黄泉之门的打开,不断的施行祭祀,直到整个村落空置,随着江州改建的日新月异,成了一座名副其实消失的村庄。

    其实地府的出口一直存在,僧侣道士和术士们只一味除魔伏妖,始终治标不治本,因为不知道源头在哪。

    秦子骞默不作声,他隐隐觉得,关闭地府之门将会是自己的责任。不然就不会让自己一步步的发现虚村存在的真实用处。

    他不想为此背负责任。

    半个小时后,一辆警车停在面前,薛正初赶来了。

    “市区乱了,这件事惊动了各方各面,就算现在回市区,也得绕行,堵车十分严重。”薛正初忧心的说道,“在江州活了大半辈子,从未听过有什么废弃的化工厂,还是在地下,这种事情在天朝怎么可能发生?”

    “是啊,咱天朝建国至今,就是铺设地下管道,也是小型的下水道,从未听过还有地下建筑......”张国栋推开车门,疑问道。

    “小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薛正初想知道真相。

    “不知道。”秦子骞冷漠的回了一句,阎君周晴都说的清楚,人间的争斗,神职人员不用参与,这次事件的发生,归根究底,是术士的组织出了纰漏,总会有人出面解决,窝里斗去吧。

    “我爸呢?还有我妹妹,他们都没事吧?”蒋雅南焦急的问。

    “对不起,事出突然,我给师傅他打过电话,但是一直没有接通,今天雅琴也休息,应该在家,只是现在市里紧急划出了隔离区,除了赶到的一批研究人员和空投过救援物资,还没有人能够进去。”

    “就是说,他们困在里面了?”蒋雅南急得直跺脚。

    苏烟翻了她一眼,撞了秦子骞一把,“你岳丈和小姨子关在里面了,恭喜你,又有两发了。”

    秦子骞回过神,听她讥讽,俊脸上又恢复了神采,“是,不过你少算了,小姨子雅琴那里,也还有一发。”

    救人可以,但是要值得。没有回扣,谁白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