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离开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冥帝,身为研究员的许婧竟是十二罗帝中的冥帝!

    这让秦子骞吃惊不小。

    耳边听见剑身鸣响,梦依尘已挺剑向许婧自刺!

    秦子骞一个疾冲,握紧她手,拽到一边,“不能杀。”

    “她是鬼啊!你是不是傻!”梦依尘怒喝一句,大眼盯着秦子骞苍白的脸,继而发现他身上的伤势正在快速恢复,“你是个什么东西......”

    她想要伸手去探他的伤口,蓬地一股大力涌来,挨了重重的一击,被击飞了出去。

    许婧的死气浓郁,杀机深重,已经将萧元蓓吸干的她,决定对梦依尘下手,先给了她一重击,正要上前,左手被秦子骞抓住,“不能杀。”

    “你的女人?”许婧言简意赅,如墨的双眼盯着梦依尘又放圆了瞳孔。

    “不是,是我朋友。”

    “鬼东西,偷袭本掌教,看我法咒!”梦依尘灰头土脸,从地上站起,结了手印,“她是你女人?”

    “是...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秦子骞回了一句。许婧的觉醒,跟他的灵筹有了关联,可是这冥帝觉醒,还是许婧吗?

    “死道士,活的不耐烦么!”许婧骂了一句,身为十二罗帝,已经在鬼之上,升阶妖魔,血液每一滴都对道符带着与生俱来的厌恶。

    “术士。”梦依尘更正一句,正要拍出道符,秦子骞却挡在了两人中间。

    “听我说,大家都是朋......”

    “滚一边去!”许婧纤手一翻,在他肋下推了一把,虽是势头极猛,但是用力却轻轻送出,秦子骞被她拍到一旁,并未受伤。

    许婧还是许婧。

    他刚宽宽心,只见两人势同水火,想是因为憎恶之意深印于脑,此时虽不明所以,还是斗成了一团。

    算了,自己也不劝了,梦依尘要死,那是她的劫数。

    他捧着受伤的肋骨,坐到对面路边,看着两人拼斗。

    梦依尘的剑独到非常,姿势不太好看,却是狠辣实用,许婧飞快的转换方位,避开她古剑之锋,抵挡她左手拍出的道咒。

    十二罗帝的强度下,这凡修的梦依尘仍然斗得游刃有余。

    看得秦子骞从漠然到了神采奕奕。冥冥中毕竟正胜于逆,梦依尘的造化,一定也是为了别的事情准备,和自己一样,她的担子同样不轻。

    许婧吃了自己剩余的灵筹,觉醒成了十二罗帝,她是第一个没有靠近虚村,就开始转变......

    不对,她是研究员,研究过萧元蓓后还是把她放回了虚村的。她的转变方式,还是与虚村有了接触,这跟萧元蓓、夜游接触虚村是一样的。

    他转移视线,看着地上萧元蓓的尸体,像是暴晒过的人干,静静的躺在地上冒着白气。

    两个人斗了一阵,谁竟也奈何不了谁,心里都对敌人敬佩,无论是鬼是人,都是厉害。秦子骞又看了一阵,无论敌人凌厉无伦的攻击多凶猛,总是能化险为夷,便不再挂虑双方安危。

    掏了一只烟,叼在嘴上,想要离开,肋下却疼得厉害。伤口能恢复,骨断却不能接。

    “停!我要救人。”许婧喝道,猛地后跃。一个箭步向秦子骞奔来。

    “啪!”梦依尘虚空拍咒,打她的脸。

    她硬接了一咒,被打断几缕发丝,丝毫无损,冷眼盯着梦依尘看。

    梦依尘呼了口气,收回手去,自己同样奈何不了她,只能暂且作罢,“我来吧,我是医生。”

    “不要,你一个内科医生。接骨这事还是让她来。”秦子骞忍痛说道。

    许婧去了法相,给秦子骞接骨。

    梦依尘收起古剑,插入后背的剑鞘,“她不是人,你也不是,在这里搞什么名堂?”

    “听着,你曾经记得我,只不过还是要忘,”秦子骞见她靠近,眼中闪了红光,“我不能让你们见面就开打。其实你是术士,在这隔离区自保有余,只是为了安全,要是遇到刚才那个鬼孩,一定得避。”

    “避......”梦依尘虽然迷离,却闪动眼睫,秦子骞站起,扳过她脸,“你脸上阴气重,一定是身边常有鬼物相伴的缘故,在这里越久,对你自己越不利。”

    “我想去哪就去哪儿。”梦依尘坚决的回答。

    秦子骞见她不受控,也是一惊,这个凡修几乎快要逆天了。

    “隔离区的术士总部下,有离开的路,要一路向下才行。你走吧。”许婧接过口,梦依尘这才眨眨眼,走进花北逃离的小巷。

    “她立场坚定,无论怎样,到死都是除鬼人,你的暗示不起作用,我已经给她植入一条潜意识,她会不自觉的离开隔离区。”许婧在一旁说着,“不过,你不能碰她。”

    “我怎么会啪啪一个女道士?”秦子骞回头问。

    “你脸上带字。想什么我都知道。”许婧哼了一声。

    “听着,刚才遇到花北,我被另一个阎王救了,他控制了蒋雅南的父亲和妹妹,要我用夜游去换。”

    有冥帝在,秦子骞觉得自己应该多几分胜算,毕竟她吸了萧元蓓,还有自己的灵筹。

    “听我说,十二罗帝各有不同,虽然同样窝里斗,但是十殿阎王是天敌,我得离开。”许婧说着,不情愿的叹气,“我救你,一定会被其他罗帝知道。但还有罗帝没有觉醒,我得去寻找他们,不提前培养感情,我的下场会很惨。你得自己保重。”

    “你去哪?”秦子骞问道,拉住了她的手臂。

    “十二罗帝本是佛将,隶属不动明王,彼此压制又相互存依。你们十殿阎王做法是对的,在我们这里同样是。僧佛神将和道家仙官的区别,就是你我的区别。能相聚不能相守,这是必然。你做好仙官本职好好在阳间历练就是。要是我有空,就回来看你。”

    “等一下,我得回去找夜游,你不帮我一把吗?”秦子骞急了。

    明明强大的存在,单凭自己的三道灵筹,怎么打?

    “你一个大男人,要人帮吗?”许婧反问。

    秦子骞松开了手,“你走吧,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就是了。”

    她的话也是对的,阎王之间的问题,该有自己解决,只要具有人性,就有破绽。他不过转头沉思一瞬,再回头时,街上已经没了许婧的身影。

    这世道,女人比男人干脆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