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第173章 平手?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江州天气雾霾。

    隔离区的灾难仍在继续,人与鬼之间的、术士与其集团之间争夺没有一刻停下。梦依尘赶到民办医院照顾病人,王雪薇不停的驱使佣兵进入。

    一片愁云惨雾。

    在市区的另一边,蒋雅南的律师事务所,一个隐藏在凡人看不见的结界里,正陷入苦战。

    秦子骞被电流击的冒了白烟,狠狠撞断了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桌,疼痛中眼里的老帅哥阎王已经将陆念琪同时电倒在地。

    他几乎快的不可思议。

    啵地一声,在他要触及夜游的一霎,莫名的巨力掀动,逼迫他后跃了几步,“蒋晗嫣,你少管闲事,夜游我必须带走!”

    他怒吼又向前冲,蒋晗嫣仰起下巴,“你试试看。”她向前踏出一步,虽然他快,但自己用念力,也不算是难以控制。

    蓦地剧痛入脑,钻入骨髓,听见那身穿红皮衣的艳女哼笑,“秦广,我和卞城王可是两个人。”

    蓬蓬数响,在她身旁的家什纷纷移位碎裂,强大的念力翻江倒海,将她的长发震动飘起,蒋晗嫣被气息带动,震退一步,喉咙里泛起甜意,急忙低垂下巴,使劲将这股翻上的血气压下去,她头疼欲裂,压力越来越重,胸口烦恶,渐渐每喘一口气都感艰难。

    这阎王好强的实力,念力前后来回交逼,震得自己五脏六腑均受重伤,筋酥骨软。

    蒋晗嫣美眸怒睁,胸口憋得难受,噗地喷了一口血,沾染了白色睡衣一片鲜红。

    “没有灵筹,你也能撑得住,秦广王,真有你的,不愧你来做第一殿阎王。”她说的极为轻松,双脚微微离地,悬在空中。

    蒋晗嫣静待她念力衰败苦撑,那知她的念力如同长江浪涛,源源不绝,过了一浪又是一浪,不但不削减,反而越来越是凶猛。

    她对自己的天生神力自信深厚,数十年来勇猛精进,就算胜不了,要是全力用在守御,无论如何不会落败,拼上念力反攻了几次,竟然察觉她越来越强。

    第一次进攻的念力还没消除,她的第二次攻力又翻滚过来,二次劲力犹存,第三次又至,好像叠罗汉一道道给自己施加压力。

    撇她一眼,一副轻蔑轻视的模样,似乎还有后劲。吸人魂魄代替灵筹,神力非同小可。

    要是这样守下去,任由她一道道念力加上催促逼迫,自己只能把命交代在这儿!

    只有期待她换气,反攻一把,令她非得防御不可,这股恐怖至极的念力才不会继续累积,她死死盯着她的喉咙,一见微微蠕动,心思一动,立即运起念力反击,二人以硬碰硬,全身都是一震。

    强大的气流在事务所翻转,所有的家什纷纷腾起,在半空中扭曲碎裂。蒋雅南看着前的铁架,被气压拧着成了麻花,发出咯吱吱的声响,面无血色。

    卞城王叼着雪茄,冷漠笑了一声,知道蒋晗嫣与同伴胶着,又将目光移到了惊慌失措浑身打颤的叶柔身上。他身体微侧,在小四眼底消失,裹着强力的电流,拨开小四架在叶柔的手臂。

    他蛮横的把小四撞进了一旁卫生间,却温柔的一揽,将叶柔抱在怀里,“好了,我来救你了。”

    “你...你是谁?”叶柔被他搂紧,怕的要死。一个劲得朝着地上出溜。

    “等拿回面具,你就知道我是谁了。”他伸出左手,一股吸力捏住上前偷袭的苏烟,“阎罗,把面具交出来!”

    秦子骞和陆念琪躺在地上面面相觑。二对五,和想象中的相去不差,蒋晗嫣一旦落败,全盘皆输。

    蒋晗嫣见叶柔被卞城王已经救在手上,不免分神,再强也不得不为态势神衰力竭。听他出口逼问秦子骞,这一场博弈已成败局,想自己觉醒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大败。撇下了那份不断冲击的念力,转向卞城王一把抓去。

    红皮衣女子一惊,想不到她刚强的厉害,到了这个地步,仍是不肯就范,念力立刻倾尽所有,朝她身上递增。

    蒋晗嫣支撑维艰,不住淌血,这一抓更是急红了眼,卞城王微微一侧,撇了苏烟,一记重拳就重重砸在她胸口。见她猛退,抓住了她手臂,眼神一寒,就要痛下杀手。

    “呯!”一声枪响,蒋雅南开了一枪,击穿了他的左臂。

    艳丽女子身体委顿在地,神力竟在攻击中消耗殆尽,要想站起,都异常艰难。

    卞城王看着自己的汩汩流血的手臂,惊呆了!

    作为十殿阎王的他有不死之身,就是被刀砍剑劈,也从未有过伤口。

    “怎么会...怎么可能!”他张开瞳力,去看蒋雅南的身体,并看不出什么。

    她跟凡人一样看不出任何一道神识,甚至连凡修的一道灵劲也看不到。

    “毕...”艳丽女子趴在地上喘息,本以为卞城王已经占据上风,却不想在关键时刻,竟然会被手枪射伤。

    她也是想不通。但是这确是事实!

    叶柔抓住了卞城王的衣领,“不要杀人,求你。”

    “我是救你啊,夜游。阎罗,把面具给我!”卞城王冲苏烟扫视一眼,她身上的鬼力被他卸掉一半,控制不住玄关,已经开始魂飞魄散,只怕很快就要消亡。

    “别动,再动我还开枪!”蒋雅南握着手枪不住颤抖,要不是自己恰好射中了他的手臂,她都不敢确定,是不是还能再举起枪了。

    “不要杀人!我是个...是个大夫啊!”叶柔仿佛开了窍,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是那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救我!”红衣女人又催促了一句,卞城王心乱成麻,为了搭救落在阎罗手中的夜游,他与这五官王只是协议,若是她也出了闪失,等于信誉全毁。

    关键的事,不死之身居然无缘故的被削弱。

    眼前的阎罗虽处弱势,但似乎却比自己这一拨更能同心同德,董若兮已经用死去证明了。这个时候,蒋晗嫣、陆念琪或是秦子骞狗急跳墙,使出阎王帖,只怕连带自己也会挂!

    要带走夜游,她没有神力,跟着自己会相当危险。该做决断了!

    卞城王冲着秦子骞冷笑,“行啊,有一套,阎罗天子,这次我们算打平。人我先还给你,你好好看着夜游的面具,不要被我找到!”

    他神情一黯,看向叶柔的目光逐渐温柔,“你先留下,我以后来接你。一定要等我。”

    松开她的手臂,迅雷之势到了五官王的身边,将她抱起,不再理会蒋勇和蒋雅琴,风一样的遁走。

    秦子骞和陆念琪听见门响,结界散去,客厅的一切恢复如初,不由得呼出一口长气。

    “噗——!”蒋晗嫣喷出血雾,仰着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