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174章 痛定思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叶柔第一时间将地上的蒋晗嫣抱起,检查她的脉搏。小四挣扎着从卫生间爬起,去扶陆念琪。蒋雅南第一时间看了父亲和妹妹,尽管表情木然,但是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伤痕,就上前去扶秦子骞。

    苏烟的身形摇摆不定,一下明亮,一下消失,踉跄的朝着秦子骞飘去,身上不断流走灵识,蓝色的光点,不断落地消逝。

    见秦子骞投来关切的目光,她也不禁泪珠涟涟。秦子骞浑身僵硬,还是颤抖的冲她伸出手。

    苏烟又走了两步,突然觉得左脚被地气粘连,再也无法挪动一步,她使劲拔腿,竟生生扯断,小腿在地上成了一层白灰。

    她突然恐惧死亡,望着秦子骞双眼惊恐,“子骞......”想要抬起手,俏脸顷刻成灰,已经没了人形,自空中洒落一片灰烬。

    “苏烟!”秦子骞不知从哪里生出来力气,挣开蒋雅南,一把扑在地上,沾了满手白灰。

    噗——!蒋晗嫣又喷了口血,飞溅在地上白灰之上。

    “不行!止不住血。”叶柔慌张起来,“快去医院!”

    秦子骞眼眶含泪,向仰卧在叶柔怀中的蒋晗嫣看去,只见她望着自己,嘴角泛起嘲讽笑意,“贱...东西。”毫无力气的话带出最后一口气,眼里光芒黯淡,再无呼吸。

    “她的内脏受损,估计是肺叶,肺叶破了......”叶柔给她擦血,却发觉她已经没了生命迹象,剩下的话,也就没再说出口。

    陆念琪没有说话,只是看了蒋雅南一眼。

    她没分析错,蒋晗嫣跟秦子骞滚了床单。只是性格倔强傲娇,就是不肯承认,她有秦广王之威,要是真的没发生,又怎么会亮出小腹,去让每个人证实?再说,要不是跟他滚了床单,仅凭性格,秦子骞又怎么有资格去看她的小腹?

    直到最后一句话,才蛮横的泄底,也是骄傲得死不会改。

    可是...她的小腹天生裂痕,那是神印,也是唯一能神力天生的标志,为什么滚床单的秦子骞没有发现?

    她又生疑窦,看着秦子骞拧着脑袋呆坐,猛地恍然!

    世上哪个女人,对喜欢的男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她擅长幻觉,要迷糊秦子骞,轻而易举。

    或许秦子骞不至于迷糊,只是被她幻觉牵引,看不到脸!

    她又想起,刚才蒋晗嫣从秦子骞手中夺过香烟的“怒骂”,俨然是一副大夫人的表情。

    自己不过是医院检查身体时,无意瞧见了蒋晗嫣,见她闭目沉睡,恬静安然,便惊为天人,不惜丢了使命,奋不顾身如飞蛾扑火般到了她身边,只是想多看她一阵,哪怕只是说几句话也好。

    只是她更喜欢无赖,早知道还不如学秦子骞死缠烂打,求上一发,也不会让他捷足先登了。眯眼瞥秦子骞,心却一疼,如今她死,就算告诉秦子骞,也是增加他的悲痛,于事无补,还是不说的好。

    这......若兮,你也安息了吧,别再折磨我了。她又闭起眼苦笑。

    秦子骞望着蒋晗嫣的尸体,所有的幻觉都已散去,那夜在身上的是谁,已经了然。他逐渐捏紧了拳头,直到青筋暴起。

    卞城王!

    这是他挑起的杀戮!他指使夜游,杀了谢壁瑶,接着让日游杀了董若兮,现在又亲自上门,杀了他的苏烟和蒋晗嫣!

    小四见他全身都在颤抖,眼神里既有伤心,又是悲愤,好像憋着一口屈辱不吐不快,张开嘴巴劝了一句:“我初入术士时,师父教我命在自然,凡事不要执着......”

    秦子骞不作声,郑重的跪在蒋晗嫣身前,磕起头来。

    蒋雅南看着一地白灰,也是没有说话。将手枪放在一旁桌上。秦子骞站起,自小四开始,眼光逐一在众人面前扫过,他心里杀意满溢,但也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卞城王的对手,就算能找到卞城王,也杀不了他。他只能忍耐。

    “有时候,这是命...节哀顺便...”叶柔感叹着,话没说完,秦子骞脸上肌肉抖动,眼里精光暴射,身体急转,突然抬起手掌悬在叶柔头顶!

    “那个杀人犯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叶柔继续说着。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命就在秦子骞一念之间。

    他看着茫然盯着自己手掌的叶柔,虽然恨夜游出手狠辣,但是她受面具控制,也躲不开卞城王的指令,完全不能自主,何况就算现在弄死她,也不能让死去的人复活。

    俊眉拧了一阵,闷哼一声,这一掌拍在办公室的铁桌上,竟拍下一块巴掌厚的铁皮,手掌立刻被裂口划烂,鲜血直流!心里的伤心悲愤,都随着这一掌沉重发出闷响,震得蒋雅南心头一颤!

    他要变强!要卞城王生不如死!

    在心里,他立下重誓!

    想到薛弘济,他板着脸,一声不吭,径直出了侦探社。

    看着蒋雅南想追上,陆念琪急忙喝止,“让他走吧。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命是自己的,他怎么选,那是他的决定。我们先安葬晗嫣。”

    “上次若兮死,他就不负责任,这次晗嫣也不在了,他还是一走了之,还是个人吗!”蒋雅南气鼓鼓的说着。

    “他是不是人,跟你什么关系?”陆念琪问。

    “我...”蒋雅南一时语塞,急着辩驳,“我就是看不惯这烂人的态度。”她眨了眨眼,望着门口,想着他黑着脸,但愿他可长点心吧。

    秦西大学。

    薛弘济在宿舍睁开了眼,凭借神感,他体会到了浓浓的杀机。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望着紧闭的房门,没有移动,静静听了一阵,没见动静,这才穿鞋去开门。

    “秦子骞?”见到他的感觉,与之前迥然不同,冷漠傲然的神色如同脱胎换骨,“你从隔离区出来了?”

    “薛老师,我想变强,你教我吧。”秦子骞抬头,虎眼布满血丝,通红一片。

    “你本事大,我可教不了。”薛弘济走回房间,从桌上掏出一支烟,“你还有灵筹,我的神力在不断退化,以后你自己觉悟吧。”

    “晗嫣被卞城王杀了!”秦子骞咬紧了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