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178章 折磨对象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咳,这个案子局里保密......”秦子骞准备开始打官腔。

    “保个屁,我有同学的爸在他家做厨师,我什么都知道,他在自家的训练场拉了很多血么?”

    “我不知道。”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到真实的答案。

    秦子骞微微一顿,“不过,同学,下次用词,你可以用流,或是喷,不要用拉的好吗?血没有拉的。”

    “不,”慕静珊神采奕奕,看来是个八卦党好手,“要用拉,只有拉血才能说清楚那种场面。你好歹知道些内幕,说吧,我不告诉别人。”

    信你才怪,又不熟悉,就说不告诉别人,都是隐藏的大喷壶。

    “是不是有鬼?赵翔是不是鬼?”她苍白的脸上发笑,活脱脱像是狼看见了一只腿瘸了的兔子一样开心。

    “你听谁说的赵翔是鬼?”秦子骞有意无意的问。

    “还用说吗,他还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女生能抗拒他的魅力,除了欧若兮,这世界上哪有所有女人都会喜欢上的男人啊,一定是他有什么猫腻,然后被欧若兮除掉了!然后欧若兮完成了杀鬼任务,就离开学校,是不是?”

    “你动漫看多了吧?”秦子骞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大喷壶不但爱八卦,还有丰富的想象力。

    趁早打发她去缠吕博吧,要是万一对自己的经历发生浓厚兴趣,想摆脱可没那么容易,“我都不清楚你说的啥。这案子只有杀人犯,而且在逃,因为没有抓住,所以保密。现在你清楚了吧。”

    “嗯——!”她悻悻的发出降调,索然无味。冲秦子骞伸出手掌。

    她的手一样的苍白,几乎连血管都瞅不见。

    “干嘛?”秦子骞皱起眉头,不明白她的含义。

    “掏钱吧,一次麻烦8万8,我给你打八折,你惹了我姐,不想转学想让我给你摆平的话,全校最低价,只此一次,过期不候。”

    妈蛋!这秦西大学都是什么学生,一个个都会敲诈勒索。

    就在他正要斥骂的档口,慕静珊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暗流,带着嗡嗡的气压,立刻让他有了神觉。

    他一把抓住了慕静珊的手臂,“你是个什么东西!”

    诡异的感觉随着他快捷的动作而消逝,慕静珊一把按住他的手,“敢吃老娘的豆腐,你还不是一般的二啊。”

    “秦子骞!”图书馆的门口,蒋雅南怒喝了一声,她对秦子骞放心不下,专门抽空到学校来看看,顺便打算告诉他蒋晗嫣和苏烟的后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于情于理,他也应该在葬礼上出现一下,想不到又看到他正抓着一个“新鲜的宠儿”,估计又是老一套的旧病复发。

    看着图书馆里的大批学生递来的异样目光,她强压着怒火,冲秦子骞说道:“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秦子骞一愣,就听着慕静珊讥讽似的嘲笑,“呕血怪,你女朋友叫你啦!我又没答应做你女朋友,拉那么紧干嘛?我要是你女朋友啊,扇得你拉血。”她抽回手去,转身离开。

    “晗嫣的后事处理的差不多了。”蒋雅南见他靠近,气鼓鼓的说着。

    “嗯。”秦子骞只轻轻回了一声。

    蒋雅南按捺不住,“你就不打算去参加葬礼吗?你这个人怎么就没心没肺的,要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吗!到现在都不打算去看最后一面是不?”

    她很为蒋晗嫣、苏烟和董若兮报不平,这些女孩子,不管是什么身份,都在用一颗真心,用命来为他解除麻烦,可是到死,也不能得到秦子骞的承认。甚至就是最后一次缅怀,他都会逃避。

    “知道。蒋雅南,你想知道,我活到现在,参加过多少葬礼吗?”秦子骞反问。

    “我不喜欢送别,所以每次都逃,这次也不例外,我也不会后悔。如果没有后悔,也就不会留下遗憾,没有遗憾,为什么不做?”

    “强词夺理!”蒋雅南咬了咬牙。

    “去了葬礼,送他们在人间的最后一程,我只能悔恨这种结局。我跟你不一样,你有爹娘疼,我只有自己!她们每一个,在我这里都还活着,我参加什么葬礼!”

    “我背着她们活过的证明,所以我来上学,寻回我失去的一切!要作恶的人血债血偿!”

    蒋雅南心里咯噔就是一下,不要脸的居然有这种理由,而且居然能说出这些理由。

    再去看他,流露出的那份气质,竟和以前大不相同。

    不过近两天,他就能脱胎换骨?

    简直叫人难以置信。

    “那你,你也不应该...好歹参加一下葬礼...”她之前的愤怒顿时平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他的基础差,因为身边人的离去而奋发图强,这也不能说他没心没肺。

    “你代替我去吧,就剩下你了。”

    他说完,就夹紧了手上的书本,准备去薛弘济那里,他要尽快掌握高中的课程,到了明天,就是大学了。

    “等......”蒋雅南看着他风风火火的离开,咀嚼他的话意,就剩下你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扭过头的她,看见一脸惨白的慕静珊抱着一摞书正冲自己发笑,嘴唇殷红似血。

    她脑海里像是有了闪回,仿佛听到了摩托车齿轮的摩擦声。

    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

    “蒋雅南,我记得你。”慕静珊颇有深意的笑笑,“我男朋友死了,就是你通知的医院,对吗?”

    “你男朋友?”蒋雅南一脸疑惑。

    慕静珊向秦子骞离开的方向,瞄了一眼,走廊里已经见不到人了。

    她一步步向蒋雅南靠近,“我的男朋友是个骑手,经常参加公路赛的,有天晚上经过十字路口,你最先发现他的尸体,对吗?”

    蒋雅南猛地想起,那时好像认识秦子骞还不久,答应和秦子骞在酒店啪啪,结果自己裹着浴巾,曾经被秦子骞丢在路边,遇到了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骑手。

    那个年轻骑手看自己只裹了一条浴巾,想上前搭话,突然就喘不过气死在窒息中了。

    “你是那个骑手的男友?”蒋雅南皱了皱眉,这女孩想干嘛?

    “我失去的,你迟早也会失去。”慕静珊冷冷的话,像是警告,也像是预言,“我也得让你尝尝滋味。”

    “什么滋味?你把话说清楚。”蒋雅南莫名其妙。

    走廊的远处,秦子骞的头从墙角探出,一双明亮的俊目定在慕静珊的身上,看到她身上隐隐透出黑流,嘴角轻蔑的一笑,“小丫头片子沉不住气,跟我藏猫猫,你爷爷是抓鬼的行家!”

    “啪!”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吓了他一大跳,只听得薛弘济接着他的话茬说道:“你就先从这个开始练手,我来教你不用神力去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