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五官王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蒋雅南合上了资料,简直就像见到鬼一样。

    “这个会计在逃,怎么查啊。有他的照片吗?”蒋雅南觉得头疼,“他躲在某个情人那里吧。”

    “经济科的传真机坏了,说是马上就传过来,但是调查他的资金流向,发现这一两年他掏钱似乎不太痛快,五个情人也都先后跟他的关系疏远。”张国栋继续补充。

    “这个很正常。”蒋雅南回道。没有了钱,谁愿意被无偿包养?可是卷跑的钱,足足两亿。

    “他的钱没有花完。”他又补了一句。

    这就是表明,他还有包养的情人,没有出现。这个韦晴,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还来不及逃走。

    在一个企业的财务部,会计和出纳,密不可分。要说会计贪污,出纳完全看不出猫腻,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们审查一下吧,我在旁边听,好吗?”蒋雅南给张国栋建议道。

    半个小时后,秦子骞还是来到警局听取审讯。

    隔着审讯室的一块大玻璃,两人并排等待刑警们讯问出纳韦晴。

    “你不接我电话。”蒋雅南没有看他,有点气愤。

    “嗯。”秦子骞平淡的回答,“以后没有十万火急,或是警局的奇怪案子,不要给我打电话,我还在上学。”

    蒋雅南低垂眉眼,看了他从兜里掏烟的手,继续又道:“隔离区要炸掉的事,你清楚吗?”

    “你能阻止么?不能的话,证明这不是你我能操心的事,还是那句话,谁做恶最终遭报应。”

    “这个案子比较奇特,听说了吧,是个卷钱跑了的会计,现在要审问的,是奇亚工业品公司的出纳。”

    “有什么奇怪的,无非就是有人身上附了小鬼......”秦子骞看着审讯室的房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子被押进了审讯室。

    “不是吧......”秦子骞不自觉的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臂,星眸瞪了个溜圆,急忙看了一旁的蒋雅南。

    “这是你的姐妹?”他指着玻璃对面的韦晴说道,除了头发的发质不同,这个出纳韦晴,跟蒋雅南几乎360度角完全雷同,简直就是倒影!

    “这就是非要叫你来看看的原因。她跟我一模一样。”蒋雅南也是不解。

    “她是人,我能确定。你妈有外遇。”秦子骞觉得太奇妙了,如果不是蒋雅南就在身边,他简直分辨不出。

    “你放屁。”蒋雅南回了一句。

    “那你解释,她为什么和你一样?”

    “我不知道。”母亲周晴去了外省,父亲蒋勇、妹妹雅琴还在医院神志不清,蒋雅南也想不明白。

    在简单问过韦晴的基本情况后,张国栋开始了对韦晴的正式讯问。

    “韦晴小姐,奇亚工业品公司的出纳是你,对于上司赵宏亮的贪污,你一点都没有察觉么?”

    “说实话,到现在我还不相信......”

    “真的吗?你就没看到他穿戴和用进口车?”一旁的刑警老刘补充问道。

    “没觉得。他一直穿得很普通,性格也很平和。就像是个大哥哥。”韦晴回答着。

    秦子骞不停的发笑摇头,“声音都一样,还真是见鬼了。”

    “赵宏亮和公司的女同事走得近么?”老刘继续问着,“你知道他在外边包养情人吗?”

    蒋雅南看着韦晴的双手,听到这句话时,似乎同时紧握。

    同样的,这个细微的动作,被张国栋和秦子骞都注意到了。

    “韦晴,我们在你公司的附近做过调查,你每个礼拜三的中午,都会按时的去楼下的川菜馆买外卖的盆盆鱼,但并没有在办公室和食堂里用餐,你和谁一起吃饭?”张国栋见到了突破口,决定不要放过。

    “你是一定要我们去问遍公司的上上下下,才肯说实话吗?”老刘在一旁乘胜追击。

    韦晴为难的转动眼珠,双手扯了衣角,“我确实......确实和他在一起。”

    见她承认,一老一少两名刑警顿时一松,只要开始就有了交代,后面的询问将会变得容易许多。

    “可我只是当他的女朋友,对于贪污的事,一点都不知道啊,我这也刚知道,他...在外边还有情人。”

    “你不知道赵宏亮藏在哪里吗!”老刘突然拍桌子喝问一声。

    “为你自己着想,最好争取宽大处理!”张国栋也逼问起来,“这个时候包庇他,你就是共犯!”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我没包庇他,他没有跟我提过。”韦晴低下头,“我从周县出来,是村里唯一会算账的出纳,因为读的书少,只有会计资格从业证,没有会计证,是他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到公司来上班的。我很感激他,是真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打听。”

    几人听到周县,都是内心触动,这个县城是全国出了名的穷县,家家生活都比较困难。

    “你做他的情人,就没有收过他送的礼物?”

    “有。”

    韦晴从衣兜里取出了一个钥匙扣,“这个就是,我一直带在身边。”

    张国栋扁扁嘴巴,她的收入不高,同样也做过调查,赵宏亮虽然给其他情人买房买车,但是对于这个女孩,却是一点投入都没有。

    搜查过她的物品,全是一些纸质的折扣卡,银行反馈的信息,她连一张信用卡都没有。购买盆盆鱼,使用的都是现金。

    她出租屋的房东太太的证词,对她的形容,简直当做了儿媳妇。是一块肥皂都能掰成两半使的贤惠女孩。

    可能也是感受到了自己在赵宏亮那里并没有多么受宠,韦晴开始掉着眼泪,“要是...我没有喜欢他,可能他早就拿钱来堵我的嘴了,兴许就知道他在账上做的手脚,爱上这种人......对不起。”

    她开始痛哭起来。

    “行了,这女人是个倒霉蛋。”秦子骞下了论断。

    “嗯,她不知道赵宏亮的下落,实际上赵宏亮也根本没有打算把她带走。不然为什么不带她一起逃。”蒋雅南呼了口气。

    “嗯,她的胸不大,身材也马虎些,打扮更不出众,很难被包养。”秦子骞又道。

    蒋雅南狠狠瞪他一眼,却不能张嘴反驳,要是反驳岂不是说自己不配被包养?

    呸!我清纯靓丽大长腿,要包养的人多的是。

    呸!呸!不要包养。

    “他的身上可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害得其他情人恍恍惚惚丢命。”秦子骞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赵宏亮会不会是带有神力的阎王?

    “这样吧。韦晴小姐,你暂时不要离开本市,随时听取我们的传唤,保持通讯畅通,好吗?”老刘说着,合上卷宗,“以后慧眼识人,多看看再交往吧。”

    就在几人看着韦晴离开警局,张国栋接到了经济科打来的电话,说是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找到了赵宏亮的尸体,同时传来了他的资料。

    “真...见鬼。”张国栋表情夸张的看着资料,被秦子骞一把抢了过去,他只看了一眼,就用传真件敲了张国栋的头,“你才见鬼,我这么英俊......”

    他话说了一半,觉得不对,又将手里的传真纸打开细看,“这是赵宏亮?就是那个会计?”

    照片上微笑着的,赫然是自己的脸!

    “放错人了!”蒋雅南猛然醒悟,“快!把韦晴抓回来!”

    张国栋毫不犹豫,给两名刑警打了手势,向警局外追去。

    于此同时,与蒋雅南同样长相的韦晴,远远站在警局对面的火锅城里,一张美丽的脸细微的正在变化,不消片刻,已经变成了五官王的艳丽面孔。

    她盯着警局二楼办公室里明亮的灯光,轻轻用纤细手指扣着面前的落地窗,发出哒哒的声响,“阎罗,你到底学了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