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她是谁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和蒋雅南回学校给薛弘济辞行,顺便带些衣物去周县的秦子骞,遇到了女鬼慕静珊,本来就要把女鬼一并收拾的他,竟然遇到了一个女冠。

    他气恼的扯掉脸上的符咒,又听到那女冠的惊呼,这才发觉,她只是穿了一件灰色的风衣,却不是道袍,是个俗家女道士。

    “什么鬼,不惧怕符咒!”

    她的动作奇快,又给秦子骞贴了一张,拔出长剑,双手举持,口里开始念念有词。

    秦子骞一把夺过了铁剑,再一次的把符咒扯下,“你摊上事儿了知道不?”

    不是鬼,就是除魔人。

    女孩子再笨,这个时候也猜到秦子骞是个活人,看来是自己冒失,算是放跑了女鬼,却缠住了一个降魔除妖的,“对不起,我见你没有人气儿,以为你也是鬼,按规矩,所以就.......”

    “什么狗屁规矩?”秦子骞没好气的将身上的道符扯下。

    “捉大放小。”

    秦子骞翻了白眼,能说这句规矩的除魔人,都是本着平衡的初心,这个俗家女冠,一定出自正派。

    连术士这种旁门都能出了梦依尘那种逆天的凡修,更别提正规的道士僧侣,高功不在少数。说不定,有人就是神仙,跟地府的方式一样,到人间学习的。

    秦子骞哼了一声。犯不着节外生枝。懒得跟她说话,不再看她了。

    曹翰扑通一声,再也支持不住,瘫坐在地。

    “那个...法师,请问今天初几?”

    秦子骞哼了一声。对于这种传统的切口,不屑一顾。学道的为了防止同道加害,往往通过这句切口表明无意害对方。

    若是对方应答,应答的日期相符,就判断为暂时无碍,若是错答或是不答,就要千万提防。

    灰色风衣的女孩抬头,见秦子骞冷冷瞧着自己,微微拧起眉头,对方没回应,也不能强求,“好吧,对不起了,我刚才确实没有看到你身上的三道业火,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把你当做鬼,这也很正常,要是打,我不怕你!”

    “行。跟我啪啪啪,我就原谅你!”

    “秦子骞!”听到他无耻的这一句,蒋雅南沉不住气。她明明已经为秦子骞做出了改变,穿上了黑丝,结果他却对刚见面的女人说了混账话。

    “干嘛。”

    “你能不恶心吗!”

    “不能。你有什么问题?”

    “她刚才说过了,不是故意,你至于吗?见到一个就要滚床单!”蒋雅南完全搞不懂他的逻辑。

    “我准备糟蹋她。压压她华丽出场的气焰!”

    现在逻辑有了,蒋雅南觉得一头黑线,“什么气焰,都是你不要脸的借口!”

    “子骞说的对!”结界被撕开了一个裂口,薛弘济从外界踏入,看着操场里横七竖八的尸体,摇了摇头,明天少不了又要耗费神力,去应付这些死去学生的家属。

    念头一转,他继续说着,“与敌人对持,先比气势,后比拳头,所以出场就是要华丽。”

    他冲灰色风衣的女人点头,“卿嫣,光德道长还好吗?”

    女孩盈盈一笑,“薛老师,最近我也正找师傅,很久没他的消息了。”

    “子骞,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苏卿嫣,是我给你们去周县,请来的帮手,她是锦都有名的法师,你们一起去,也有些照应。”

    “那个小女鬼怎么办?她害死人不少。”秦子骞看着一具具躺在地上的学生尸体,数了一下,已经近二十人了。

    这也意味着这只女鬼开始变得难缠。

    “这里交给我吧,我一直清楚它的习惯和喜好,足以应付。这些学生的尸体不能现世,只能呆在这个结界里随之消失。曹翰,就也交给我吧。”

    “苏卿嫣,怎么听也是个风尘女的名字。”秦子骞讽了一句。

    “好说,好说,不像你身边这位,蓝短裙,黑丝袜,黑高跟...是那家ktv的公主?”苏卿嫣毫不示弱。

    “我就喜欢这样的!”秦子骞吼道。

    听着本来怒气冲冲准备上前臭骂的蒋雅南退了回去,秦子骞一句喜欢,自己算是没白穿,心里哎呀一声,扑通通的跳个不停,她的精心打扮,秦子骞还是都瞧在眼里的。

    她脑袋里胡思乱想,脑洞已经开到爪哇国去了。

    “现在的女孩,一点样子都没有,人云亦云,为了所谓的爱,能牺牲一切,根本不在乎自己穿得多不自重。”

    “对,大婶大妈都是这么议论。”秦子骞说着,伸出右手一揽,把蒋雅南的细腰结结实实的搂定。

    “呸!不要脸。”苏卿嫣啐了一口,转过身不去瞧。

    薛弘济像是没有听到,走到了秦子骞身边,“子骞,我知道你们要去周县寻找那个女人,这才给你们找个帮手,光德道长是我在阳间的好友,他精通上下策,看人生,解生死,算是个风水大家。虽然精通却一生凄苦。缘分收了这个徒弟,只是她有异赋,出手奇快,只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我们在地下的身份。你们一起同行,一定不要泄露。”

    “上下册?”秦子骞一头雾水。

    “是策略的策,民间传说中流传很广的两本书,出处没有办法深究,为2本,一个人只能学习其中一本,否则会全家暴死。上策保富贵,但是学者无后,下策荣后代,一生就凄苦。”

    “也不是什么好书。”蒋雅南接口。

    秦子骞跟着点头。

    薛弘济苦笑一声,一个侦探,一个阎王,都不靠谱。

    在突然听到和蒋雅南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他是极其震惊的。

    从遇到蒋雅南开始,他也一直留着疑问,阎君的这个女儿能削弱神力,但是第二个女儿蒋雅琴却没有。神与凡人结合,往往生出来的也是需要堕入轮回的凡人。

    阎君周晴千叮万嘱,不要秦子骞靠近蒋雅南,一定有很重要的深意。

    如果蒋雅南不是阎君所生,而是某位仙官,似乎就能解释了她为什么有这种能力,也同样可以解释阎君的用意。

    就算再与时俱进,神与神之间,终不能结合。

    薛弘济又看了看面前的这具像是凡人的女侦探,她究竟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