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从江州到周县的线路不长,蒋雅南提议坐火车,因为没有高铁直达,只能选择江州老车站的特快,也就近半日的路程,不是汽车不安全,只是,秦子骞是个大烟囱。

    对于这份提议,苏卿嫣没有意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误会的不愉快,始终挂在脸上,不理秦子骞的她始终拿着镜子,在座位上看着右脸上的痘痘。

    她不明白,怎么自己也生得美,偏偏脸上长了几个痘痘,秦子骞和蒋雅南那么丑,却一个痘也不长。

    秦子骞看她想挤又不敢挤的难为样,嗤笑一声,眼底余光见她眼角上翻,也不想触她这个霉头,“我去抽烟。”

    他站起来,向两节车厢的交接处走去。火车的吸烟区紧邻着卫生间,正有一个推着铁皮车兜售零食的乘务员经过。

    飘荡着泡面气味的车厢里,乘客们懒散随意的打发着时间,醒着的睡着的乘客脸上都浮现出一层油腻腻的东西。车厢里谈话的声音随着天色渐明逐渐大了,小部分人都在半梦半醒的小憩着,没有睡的也在低头玩着手机。

    秦子骞叼起了一支烟,走到了吸烟区。火车行进哐当哐当的声响,在连接处听得异常明显,这里的空气明显好了许多,比起车厢,这里凉很多。

    窗外零零散散的飘过几颗孤零零的树,看上去雾蒙蒙的一片。

    他吸了几口烟,眼睛里一黑,火车进了隧道。没了景色可看的他,狠狠咂了几口烟,丢掉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想起了什么,又弯腰下去,把烟头塞进了吸烟区车壁的烟盒里。

    眼底的余光有些发黑,他抬起头,看着面对自己的车座上空无一人,一只空酒瓶咚地掉在了火车的地面,滚到了门边。

    人呢!

    他推开车门,行进的列车中,白雾飘了进来,整个车厢的人,竟不知去向!

    回过头去看另一节的车厢,也同样空荡。

    “蒋雅南!”他吼了一嗓子,被火车突然的震动埋住了声音。抓住车门的边框,潮湿的抓了一把铁锈,那边框经不起自己的一抓而变形,诡异的滴出水来。

    再去看斑驳的车厢,活脱脱就是废弃的模样。窗外的昏沉,根本看不见任何物体。

    “有些人很幸运,生来就是强大,骄傲的猎鹰,而另些人只能坐在地洞里吃腐烂的食物......”

    漂浮游荡的一只灰白色的灵体,在列车另一端出现,发出一句幽长的感叹。

    秦子骞朝前踏了一步,踩在地上碎裂的玻璃渣上,发出咯吱的响声,模糊不清的灵体猛地转身,随着它突然消失,撕裂的叫了一声,车厢里立刻出现了几个乘客。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离他最近,站在过道中间,木然的盯着窗外,另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人,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远离他两个座位,一双匀称而又肉感的长腿错着二郎腿,眼神冷漠的看着车厢四周。

    她对面的孩子,正在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也许是动画片的主题。

    秦子骞本能的越过大叔,在女人的面前停下脚步,这女人一头整齐的短发,居高临下山水瞄得一清二楚。

    “喂。”他按住女人的肩膀,发现她隔壁的座位,正有一个看着报纸的年轻人,缩在黑暗中。

    这么昏暗的灯光,能看清报纸上的字吗?

    女人没有反应,似乎完全没有感觉。

    “美女大姐,我叫你呐。”秦子骞眯了眼睛,那只浮游灵给自己造出了这个幻像。蒋雅南和苏卿嫣一定也困在其中,得尽快把这只浮游灵揪出来才行。

    脚上刚踩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咣地一道光芒闪过,车厢突然变了模样!

    他的手触感圆滑而冰冷,原本是美妇柔软的肩头,突然硬邦邦的如同一块木头,他低头去看,哪里还是什么美妇人,是一具木头制作的人造模特!

    那残破、布满裂痕的脸正在抬头,坐姿却没变!

    秦子骞吃了一惊,回头望去,站在过道的大叔、看报纸的青年,统统换成了人偶,诡异万分的是,那一张张毫无生气的脸,都毫无例外是一个方向!

    盯着自己。

    秦子骞喝了一声。闭着眼睛的人偶笔挺僵硬的靠在硬座车厢笔直的椅子上,油亮亮的脸看上去如同蜡像,雾气散了些,可是并未散尽,他突然觉得头晕目眩。

    列车猛地刹车,把他甩了一个趔趄,差点被脚下的东西滑倒,低头去看,列车的车座下,塞满了人肉的残肢。鲜血在地面上滚得到处都是。

    一颗人头,滴溜溜的滚到面前,呆滞的半张着嘴,青白色干裂的嘴唇咧了开来,发出一声怪笑,不住的滴血,从地上飘起。

    秦子骞觉得被满是悬空的人头包围了,笑声此彼起伏,震得耳膜和脑袋生疼。他习惯性的去摸腰际,却抓了个空。

    因为坐火车,苏卿嫣的剑和自己的菜刀并没有带在身上!

    咯拉一声,那人造模特开始动了。秦子骞眼疾手快,抓住了它捏住自己脖颈的手掌,背摔甩出它的同时,补上一脚,卸下只胳膊,迅速轮了一圈!

    噗噗数响,就敲过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溅得鲜血飞溅。

    他俯低了身体,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向车头猛冲。窸窸窣窣的声音,人头像是一只只飞舞的虫子,向他飞速的靠近。

    头顶车厢的灯光突然熄灭,秦子骞的身体猛地一顿,浮游灵显然不许他前进,但这种程度的阻拦丝毫不能难住这位阎罗。

    他轻轻眨眼,再睁开时,已是瞳力带来的深红,一颗颗聚来的人头清晰可辩。但这一顿,血淋淋的人头挤压着像是一个圈住自己的围墙,满是血红的头发和血渍,想要突破这源源不断的“人头墙”,已经十分困难。

    人造模特的手臂太轻,伤害力非常有限,很多人头即使被敲打,也都再次涌上。要用双手,又拨打不及。

    这种对抗,就像是用大炮轰蚊子一样无力,秦子骞倒不怕,只是快被这些人头整疯了。

    秦子骞又挥舞了十几分钟,狂躁压不住情绪,一声大吼,丢掉人造模特的残肢,板起最近的座位。

    嘣、嘣、嘣......座位下的螺帽迅速嘣飞,四角扯掉了一块皮,在他手上翻飞了起来。

    人头墙打开缺口,不少颗撞碎了车窗玻璃,秦子骞不禁大喜。

    总算是能透口气的他,几个来回,就把人头纷纷从空中打下。解了燃眉之苦。

    有束蓝光极快的在面前闪过,在他的眼前,一道道漂浮的浮游灵,纷纷穿墙而过,将半截车厢照的通明。

    “拜托——!”秦子骞叫苦,把沉重的座椅朝着浮游灵丢去,穿透了前面几具灵体,落在车厢尾部的椅子上。自己的苦战才刚刚开始。

    他咬着牙,松开了双手的五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