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救兵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你穿了黑丝?”秦子骞声音温柔,从地上坐起,发觉正躺在地上的铺面上,蒋雅南和苏卿嫣就这样照顾了他十多天。

    反正都是要死,不如淡然。

    “雅南,你是我遇到的一个比较特别的人,你也知道,我是个生活玩家,有钱,英俊,以至于我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学识。任何男性的本色我都具备......”

    “子骞...”蒋雅南想打断他的自以为是。

    “你听我说完,我的感觉就在这里,你对我的优点视而不见,一直对我没有反应。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记得跟你说过喜欢黑丝。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次你跟我来,要穿黑丝呢?打扮成一个ktv公主的模样?”

    “我穿的有问题吗?我那里像ktv公主了!你简直放屁!”

    秦子骞一笑,“也许你的身手我能承认,这几次不是有你在,我可能也就挂了。但是你穿衣服的品味实在不高。”

    “那你还说喜欢黑丝!”蒋雅南怒目而视。

    秦子骞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直到把她看的毛毛的,不自然的把手放在肩膀,又觉得这个动作欲盖弥彰,又赶紧放下。

    猛地腰上一紧,被秦子骞已经抱在怀里。“你——!”她一声惊呼。

    “我不傻,你喜欢我,对吗?”

    “你放开,我才不会喜欢你。绝不会跟你啪啪。”蒋雅南慌乱极了,嘴巴这么说,但是并没有推开他环抱自己的结实手臂。这一点,连自己都异常吃惊。

    该不会真的喜欢这个不要脸吧?不是的,一定不会!自己只是要证明自己足够的美。一定是这样。

    秦子骞抱紧她的身体,嗅到她的体香,觉得老天待他不薄,蒋雅南是个好女孩。他遇到的女人之中,没有之一。

    “谢谢你......”他低头在她蓝色短裙的肩膀镂空处,留下轻轻一吻。

    这一吻让蒋雅南浑身一震,他脸上的胡茬像是扎到她的心里,出了一层细汗,似乎饥饿都随着一吻被驱走了。

    她竟渴望,秦子骞能抱得再紧一点。

    然而秦子骞抬起了头,开始观察这栋貌似废弃的房屋,斑驳的墙壁,四处散落着的器具。墙角的烛灯,慢慢摇曳着火苗,昏暗的灯光下,这屋子显得无比的阴森。

    “等一等吧。既然苏卿嫣布下阵在这里,目前就是安全的。”民居的格局,同虚村的大屋十分相像。他突然回头,去瞧后背的墙面。果然见到字句。

    夜色引诱着我。

    水在呼唤着我。

    这是对的。

    不要摇。

    字迹娟秀,与虚村大屋二楼墙壁上女人留下的字句,一模一样。

    “这......”秦子骞微微皱眉,把蒋雅南松开了,站起来去触摸墙壁上的笔迹,“二楼的墙面上,也有相同的字句,很潦草,是男人写的,对吗?”

    蒋雅南一愣,“你...怎么知道?你来过这里?”

    秦子骞没有答话,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推断,周县与虚村的方向相反,在这个荒无人迹的古怪村子里,只怕也有米氏家族的古屋。

    那么这里也会是地府的一道出口。

    在虚村,米氏家族的古屋隐藏在另一个时空之下,要是一切相反,那么这里的古屋一定会显现。苏卿嫣一定被困在古屋里。

    他轻轻撇嘴,回想着虚村的细节。

    “空”在那里,是高大威猛的存在,一路之上,除了古屋,几乎见不到几只像样的鬼物,那么这里最强的,是与“空”相反的东西,也就是说,跟空荡的虚村不同,周县这里到处都是鬼。

    “现在怎么办?我们出去找苏卿嫣吗?再不离开这里,我们会活活饿死。这里全是不干净的东西,从火车站过来,苏卿嫣杀了一路。”

    “来一发吧。”秦子骞突然说道。

    蒋雅南不禁咋舌,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和我,在这里十分安全,既然安全,不妨把最重要的事做了。要不,你死了,黄泉路上还得怪我没跟你啪啪。来吧,”秦子骞不由分说,开始褪下外套,解开带血衬衫的扣子。

    “我草,你行不行?不不不...呸呸,我们不去救苏卿嫣吗?她可是为了救你,不停的想方设法。”

    “我耗尽了所有灵筹,现在已经跟凡人没什么区别了。也许连小小的暗示都无法做到,这里到处是鬼,出去还不是个死?你跟我谁会用符咒?别说救她,也许我们走出这破屋,连只鬼都看不到。”

    “那里有一只。”蒋雅南伸出手,指向门口,秦子骞扭头去看,一只白影接触了房门的木板,嗞地缩了回去,在空中燃烧成了一团火,展开人形,整个身体胡乱扭摆,烧成了一团灰烬。

    “有些观众,不要紧吧?”他转过头,冲蒋雅南眨巴眨巴双眼。

    “你说的什么灵筹?”蒋雅南疑惑这个名词。

    “你可以理解成一个神力容器。”哗啦啦响声中,一个黑色皮衣的女人阴晦着脸,扑进屋来,她左手提了一只袋子,右手握着锁镰,表情十分严肃。

    是范莫依。

    “范......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儿?”蒋雅南看着她一身紧裹的装束,要知道皮裤这中材质的裤子,多少女人会感觉无法驾驭而选择放弃。

    范莫依媚眸半闭,樱唇微张,正要回答,被秦子骞抢了先,“这是她的本职工作。无论我在哪里,她都得想尽一切办法,来保护我。”

    “大人,你这次犯险,完全是因为接到一个诈骗案的结果,您在阳世,有要务在身,可不是来给警方打工的!”她递出袋子,秦子骞一瞧,里面放着两杯可乐和汉堡、薯条。

    “一滴都没洒,莫依,真有你的。”秦子骞赞了一句,从里面取出食物,递给眼睛发红的蒋雅南。

    “我是民事顾问。”他取出汉堡咬了一口。

    “大人,我们的身份不能让凡人知道,那会......”

    “她不是。”秦子骞边吃边反驳,“你知道吗,她开枪射中过我,也同样射中过卞城王。她对所有阎王,有削弱神力的作用,能毁掉每个阎王的不死之身,同样,我的暗示、晗嫣和薛老师的幻觉,对她来说,全部免疫。你能说她是凡人吗?”

    范莫依咝地吸口凉气,望着茫然大口毫无吃相的蒋雅南。

    “跟她一样的女人消失了。但是家乡是周县,这可能是唯一能清楚她是什么东西的唯一线索。”秦子骞补充道。

    “我是蒋雅南,是个人!可不是东西,更不是什么阎王、无常类的小鬼。”蒋雅南辩驳了一句。

    “无常不是鬼!”范莫依冷冷回道,“见到我,你得倒八辈子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