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不得不信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范莫依捂着伤口从地上站起,心里暗叫可惜。

    要是当初不是对苏烟伴随秦子骞身边心生不忿,次次躲避不来护佑,现在苏烟只要捏住谢璧瑶的魂魄,自己就能用索命钩把她收了。

    阎罗若是挂掉,到了地下,也得降职调任。等待下一次再回阳世,只怕还不如这一世的文盲,若是脱胎成猪狗,要想回归其位,只怕难上加难。

    她是下属,少不了跟随主子一并发落。

    秦子骞被红舌越缠越紧,这才反应过来,谢璧瑶成了混沌的魂魄,在这周县的另一道鬼门关看守,即使要恢复本性,也得囫囵害上几条人命,吸食元神才能清醒。

    因为感情深厚,他冒冒失失上前保护,反倒成了她害的第一条人命。

    鬼先害自家人,俗话说的一点不假。

    苏卿嫣见势头紧急,也习惯的去扯腰间的长剑,蓦地反应,自己并没带来,“可惜,我没带着七星拘魂剑,不然一根舌头,一剑就能挑开!”

    “快想想办法!他要断气了!”蒋雅南吼叫。

    苏卿嫣和范莫依面面相觑,解除这种困境其实有太多的办法,但是没有一条能让秦子骞活下来。

    范莫依没了办法,咬破了自己中指,“璧瑶,对不起了。”

    她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在地上画了血圈,面前写东,左手写北,口里也念起词,“有路走路,有桥过桥,东为阳,西为阴,南北为极,阴间大道独闯,阳间小路横行,恭请赐福镇宅圣君!”

    苏卿嫣瞪圆了双眼,说起赐福镇宅圣君,自己算是再也清楚不过,只是她请神方式跟自己繁琐诵咒完全不同。

    连贡品、符咒、红烛、法器一件都没有,短短几句,就能请的起天师钟馗?

    “哈哈——!”一声大笑,震得她一跳,扭头稍稍向左偏了一点,就看见一个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帅哥,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眼眸乌黑深邃。

    “阎罗天子也有召唤我的时候?”男人朝她撇了一眼,微微皱眉。

    这是钟馗?

    抓鬼抓了这么多次,次次虔诚脑海里存想着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结果完全相反。想过有几次,召天师上身,苏卿嫣脸上不自觉的红了。

    “几位仙官搞什么名堂,怎么还有一个凡修?”钟馗一身大红官服,向前踏了一步。

    “璧瑶已死,求天师收去。”范莫依捂住伤口,有些凄然,召唤钟馗鬼王,谢璧瑶再无任何活路。不过,他的话证实了蒋雅南绝不是凡人。

    “我闯地府那时,阎罗天子法力惊人,收一个下属而已,何须我来动手?”钟馗笑着,一手按上了苏卿嫣的肩膀。

    “扑通。”苏卿嫣像是不堪其负,昏厥了过去。

    范莫依的心不断下沉,钟馗对凡人有求必应,但对阎罗显然不屑,听他的话,根本不想帮忙。听着秦子骞的气息只出不进,也不能强求什么。

    这下谢璧瑶魂飞魄散,秦子骞也得挂在这儿。

    “求求你,那个...救人要紧。”蒋雅南上前,按住了钟馗的手臂。

    见她来求情,钟馗不禁动容,“好,给你面子。”

    他身体一歪,便如红色旋风,卷到秦子骞的身后,黑影的气压瞬间奔溃,谢璧瑶混沌的魂魄根本来不及闪避,便被这旋风卷入其中,被钟馗抓了个结实。

    他更快,快的干脆利落,洒脱非常。

    钟馗就势一推,将秦子骞送了一把,秦子骞猛地有了呼吸,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范莫依,地府搞的所谓什么改革,我没兴趣,从下地府,老子就没守过什么规矩。阳世奉我为神,我乐意四处捉鬼,还捉个没完。以后再有难,自求多福吧。”他话说完,从腰间拔出降魔剑,插在地上,“这是龙渊,可别说我不留情面!”

    “你没事吧?”蒋雅南上前,给秦子骞拍打后背。

    范莫依见钟馗转身掩去,消失在眼眶,又将目光移到了蒋雅南的身上。

    钟馗肯帮忙,不是看在自己召唤,更不给阎罗解困,反倒是看着这美女侦探的面子,这倒是令她更猜度不出,这蒋雅南到底是个什么了。

    钟馗是什么人,礼教阶级从未放在眼里,就是阎君、地藏,都不会给张好脸。蒋雅南居然能让他卖个面子。

    “大帅哥呢?不,钟哥,不不不,魁,魁...怎么没了?”苏卿嫣转醒,就开始语无伦次。她顿了一顿,就看见了金光闪闪的龙渊剑。

    “七星龙渊!”她如获至宝,上前便拿,呛地一声,剑吐龙吟,被她握在手上,寒光耀眼,“山透七水起星魂。有了这神兵法器,还怕那些个鬼物?”

    她挥舞了一下,剑尖垂在地面,疑惑不已,“你们是什么人?”

    “这是天师借你用的,保护我们离开这儿。”范莫依回答,到了这个时候,隐瞒她也没有意义,“我是黑无常范莫依,跟随我家大人,劝其他阎王回殿。”

    “你家大人?”苏卿嫣目光移动,看着不住咳嗽的秦子骞,把剑搁在他的肩头,“这个无耻色棍?”

    “你见过这么逼格高的色棍吗?”秦子骞一张口,声音竟然嘶哑,蒋雅南从地上拿起可乐罐,塞到他的手上。

    “你们别吵了,怎么离开这儿,才是最要紧的。”蒋雅南站起说着。

    “我修道这么久,从未听过什么阎罗降世,更别说什么无常。”苏卿嫣神色一冷,反而退后一步,“你别告诉我薛弘济也不是人。”

    “他不是,他是十殿阎王中的转轮王。”秦子骞咕噜噜的吸口可乐,润润喉咙干脆挑明。

    “胡扯!他要是阎王,我会不知道?我师父会不知道?哈哈哈哈,你简直逗逼!”

    呼地寒风袭来,她不禁打了哆嗦。

    范莫依头上现出一顶黑色长帽,长帽上有“天下太平”四个小篆,倾城的艳丽面孔逐渐发乌,嘴巴慢慢张开,伸出了一根又红又长的鲜红舌头。

    一张晦气而又吐着长舌的干瘦死人脸,没了眉毛,眉骨紧锁,看上去诡异万分。

    活脱脱就是黑无常。

    “魔术怎么变的?看我扯了你的行头!”她一剑撩起,便是一道金黄剑气,直冲范莫依逼去。

    “神兵法器就是神兵法器,果然厉害!”她兴奋异常,只觉得左肩上一凉,一把乌气沉沉的铁爪,已经扣住了她的肩膀。

    苏卿嫣噗地吐了一口气,连人带剑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

    “想死也简单。”范莫依看着她的魂魄,露出冷笑。

    苏卿嫣悬在空中,身上被索命钩的铁链缚紧,拧了两把丝毫动弹不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可置信。

    可是不得不相信,她是阴帅无常,随时可以勾掉自己的魂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