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193章 萧元恺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和蒋雅南等待四周安静,这才从废屋里冲了出来。

    踏出屋子的一瞬,毫无防备的秦子骞就被一头晃悠到跟前的浮游灵吓了一跳!

    原本让范莫依和苏卿嫣把这些鬼灵全都引走的,但是似乎不如预想那么顺利,有些无形鬼并没有随之而动。

    他眼里余光一扫,浓雾笼罩的幽暗村路上,徘徊的无形鬼还是很多。

    蒋雅南见他愣着发呆,飘荡的灵体一声怪叫,双臂张开抓向他的脖颈,急忙拽他一把,镰刀毫不含糊劈下,那鬼发出了阴森嘶哑的吼叫。

    “啊——!”

    本来毫无意识的无形鬼,被惨叫声吸引了注意,纷纷扭过了身体,就像打了鸡血,快捷的从四面八方涌来。

    迎面漂浮过来的浮游灵,看似步履阑珊,移动却十分快速,远处的模糊的一只,更是闪过几下,就已经在五步之内,看得清清楚楚!

    瘦骨嶙峋的男男女女,每一条肋巴骨都清清楚楚,灰白的身体在破烂的麻衣下不住摇摆,手上握着农具,干瘦的脸上张大着空洞的嘴巴,写满了不堪重负的痛苦。

    “走啊!这个时候发什么愣,赶紧去古宅!”蒋雅南拉着他的胳膊,迅速冲着村东的古代大宅跑去。

    秦子骞拔起腿就向村东跑去,他不时回头张望,这些人应该都是虚村的村民,死在祭祀典礼之上,因为阳面‘空’的存在,无处藏匿,而躲在阴面,呆滞的游荡彷徨,连自我都失去了,除了一张张痛苦的脸,似乎什么都感觉不到。

    “啊——!”蒋雅南一声惊呼,令他停下,只见一只小鬼已经攀住了她的右臂,正在使劲的摇晃,他一步上前,挥舞着镰刀,就把浮游灵的头削了下来。

    那颗头在地上滚过,带着一根长长的发辫,在地上滚出一道白灰。

    秦子骞拉过蒋雅南,又把那鬼的身体大卸八块。跟刚才的浮游灵的消失不同,这鬼的肢体落地,纷纷化成白色的灰烬,带着一层亮闪闪的结晶。“这鬼死得更早,像是......百年前的。”

    百余年前的天朝人,头上都留着长辫。

    好在这些无形鬼的意识不强,镰刀且能够应付。

    两人在鬼哭声中,拨开雾气,踏过一颗横倒路间的大树,看见了路旁切口整齐的树墩。

    秦子骞眼皮一跳,想起了‘空’手中的古剑。这应该不是它留下的痕迹,而是古宅的狂暴男鬼留下的。

    微微动念,向石阶疾奔的他拉紧了蒋雅南的手,却猛地一停,蒋雅南突然停下,身体微微颤抖,秦子骞拉了她一把,“你叫我不要发愣,你这会儿又干嘛哪?”

    “快跑啊——!杀人啦——!”一串串狂热的喊叫极为刺耳,秦子骞转了身体,一个惊慌失措的村民正穿过自己的胸前,朝着他身后的方向跑去。

    他反手一抓,竟抓了个空。

    “快跑!”又是几个村民,连滚带爬狼狈从石阶跑下,同样的,穿过了两个人的身体,惊慌失措的向村西逃逸。

    这是......幻觉?

    秦子骞叫了蒋雅南一声,似乎她着魔了一般,不仅对慌乱的幻觉视若无睹,更是对他焦急的呼唤充耳不闻。蓦地突然听见她的呼吸沉重。

    “叮,叮,叮......”奇怪的声音从石阶上传来,那是一具腐烂的尸体,令人恐惧的是,它身上的肌肉像是遭到了利器的切割,五官像是移了位,一根长矛穿透了胸口,矛杆拖在地上,每下一道石阶,就发出碰撞的声响。

    身上的污血,浓密的犹如墨汁,像是流不尽,淌了一地。

    它站在古屋前的石阶上,头突然低垂,没了动静。

    “妈蛋,好狗不挡道。”秦子骞骂了一句。

    蒋雅南回过神,回头已经看不到逃跑村民的影子,“我应该......看到当年的情景。”

    “别当年了,你看到没?面前就是一个。”秦子骞伸手指着前方。

    夜风吹来血腥的味道,身后的无形鬼像是不再追赶,继续回到原位游荡去了。

    蒋雅南凝视半晌,觉得眼前的鬼灵,有些熟悉。

    见他低头不吭,头发被风吹起,能看到扁平而又宽阔的额头,利器斜划过的刀痕,将他的整个脸错位,就像是把脸削了一半,轻轻一碰,就能落下一块。

    同样,脸上的表情定格在了无尽的痛苦。

    “萧...元恺!元恺!”蒋雅南反应过来,就要上前,被秦子骞扯住,“你疯了,想男人不要命,你男朋友早就死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男朋友!”蒋雅南惊呼。

    “你跟我一起进的虚村,你全忘记了。”秦子骞捏紧镰刀,这玩意儿挡住去路,非得劈散了不可。

    “给他全尸好吗?”蒋雅南有些难过,他不是去了石油公司吗?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死很久了。

    “不行,这种东西不能一招秒杀,必须大卸八块。”秦子骞顿了一顿,“如果你想留下一部分当做纪念,最好有十卷塑胶袋,兴许我能给你留一点。”

    “你还是人吗!”蒋雅南怒道。

    “你死个前男友算什么!我肢解过我死去的爸!他被附身,我用一把铁锹剁了他的脑袋,看着他在月光下张牙舞爪,最后我只能用这个办法,送他最后一程!”

    秦子骞呼了口气,“他的头一直冲我说话,最后我把他的脑袋用钳子固定住,用菜刀剁碎了。”

    蒋雅南没了底气。

    “在我砍之前,他的脑袋一直很慈祥。”秦子骞又补充道。

    “好了,我不看,你去吧。”蒋雅南低下头。

    “明智之举。”他挥舞了一下手上的镰刀。

    为防止这具腐尸暴起,他慢慢一步步靠近,“嗨,弟兄。你有福气,走之前有个前女友给你送终。要是我,就安心上路。”

    “雅南......”男尸突然开口说话。

    “秦子骞,等一下!”蒋雅南喊道。

    秦子骞停下没动,这种场面实在令自己厌烦。明显又是送别的那一套。死都死了,一了百了,还不来个痛快。

    “雅南...看到你...我感觉好多了...”

    “靠。”秦子骞翻了一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