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194章 童男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本来再也不用担心这东西暴起,只用镰刀soeasy。

    谁知道这鬼东西开始说话了。

    秦子骞准备掏只烟,等待两人说完悄悄话。萧元恺和自己的父亲不同,他应该不是附身,何况胸口被扎穿了个洞,能凶到什么程度?

    他伸手进兜,刚刚放松了一点警惕,“哇——!”萧元恺突然张口狂叫,飞似的向蒋雅南抓去!

    那速度,完全不亚于一辆超过一百二十迈的汽车,秦子骞立刻被狠狠撞飞,看着它暴突着黑色的眼珠咆哮,急得大喊:“雅南——!”

    “嗵!”他撞在路边的树干,五脏六腑像要翻转,震得落叶纷纷飘下,心脏霎时提到了嗓子眼。一个箭步,跃上就揪起萧元恺的肩膀。

    “噗!”一股污血喷溅在地上,月光、落叶之下,蒋雅南挥舞起了镰刀,一刀刀的使劲劈砍。

    “叫你吓我!叫你吓我......”她不住砍着,秦子骞松开了手,被她近乎疯狂的举动惊呆了。这是她过于紧张,以致于精神集中导致的结果。由着她劈吧,估计这个时候阻止,她得憋出内伤。

    污血越喷越多,些许溅上她的瓜子脸。秦子骞觉得此时的她,比萧元恺更为惊悚。

    萧元恺的身体被砍得七零八落,最终成了一堆混着白骨血淋淋的碎肉,除了脑袋,再也找不出人的特征。

    一本带血的日记掉在地上,秦子骞走过去把它捡起。

    “当啷”蒋雅南丢掉镰刀,一屁股坐在地上,停下了宣泄,望着面前血红的肉山,不住的喘息。

    秦子骞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自己有了一种新的见解。

    “我小时候经常到我家旁边的那条小河玩。河水很清澈,可以看到河底的小石子。”

    听到她说到这些,秦子骞开始想象那条河的样子,河面反射着太阳光,微波粼粼,闪闪烁烁,真是一个明亮的世界。头顶上蓝天异常开阔,让人觉得自己的身体挣脱了地球引力一直往上飘往上飘,不知要飘到哪里。

    可是现在,她亲自动手,在这个昏暗、阴森、充斥着寂寞和痛苦、没有出路的鬼地,将前男友分尸。

    “嘶,嘶。”秦子骞翻开笔记本,扯下了两张空白纸,递给蒋雅南,“擦擦吧,都是死人了,临走还射你一身。”

    “你能不能不用射这个字眼。我是被污血溅得到处都是。”蒋雅南开始习惯他的打岔了。几乎不用思索,都知道他要说拒绝的理由。

    一定是个没皮没脸的理由。

    “不,这个时候,一定要用射——!这个字眼,才能描述清楚。”他坏笑着弯腰伸出一只手,“走吧,时间紧张。”

    蒋雅南用纸抹掉脸上的脏污,反而更花了,她被秦子骞拉起,两人开始朝着古宅走去。

    石阶幽长,夜风刮在身上,汗水粘湿反而黏在身上,开始发冷。

    “谢谢。”蒋雅南突然说了一句。

    “谢什么?”秦子骞不解。

    “如果不是遇到你,刚才跟我说的话,估计我就死了。”

    “不客气。没有我,你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他把笔记本递给蒋雅南,“这是他最后的遗物,应该你来保管。”

    蒋雅南伸手接过,已经被血浸透的牛皮本,已经翘起了角。

    透过月光,蒋雅南边走,边翻开了第一页。

    “咦——!”她惊讶的喊出声,停下了脚步,似乎看到了什么,连着翻了好几页,“这是......她姐姐的笔记本。”

    萧元蓓吗?现在也死了。要是许婧在这里,可能一切变得容易许多。秦子骞心想。

    “我来找你了,一起回家。两个人的话说不定就能出去,看到这个笔记的话,大声叫我,我就在附近。”

    蒋雅南念了一句。

    “还写了什么?”看着石阶上的大屋越来越近,秦子骞开始变得行动小心。无论是废屋外的无形鬼,还是遇到的萧元恺,都让自己大意,现在越来越接近古屋,一定要谨慎不可。

    蒋雅南又翻了一页,继续念了下去,“无论...是谁,看到笔记的人,请来找我,这里出不去,救我。”

    “嗯。”秦子骞沉下了脸。

    萧元蓓在觉醒为地帝之前,还是一个正常的人,到这里寻找失踪的弟弟,可是也从信心十足,开始一步步走向崩溃。

    “进到村庄,已经不知道多久,夜晚一直持续,没有天亮,这黑暗...简直要疯了。元恺你在哪?”

    “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吗?”在黑暗中呆久了,人的心态、体力和精神都会慢慢接近极限,萧元蓓要发疯,也很正常。

    “村里的地下有一条深深的暗道,似乎自古以来利用穿梭往来各个屋子,保存奇怪仪式的场所,虽然没法知道下面的规模,但说不定就能发现通往村外的道路。米家执掌着虚村的祭奠。”

    “给我看看。”秦子骞冲她伸出手。

    血渍到了笔记本的第四页,已经很淡,上面的字迹娟秀,却能从落笔和起笔之间看到潦草,萧元蓓写的时候,像是没有多少耐心。

    “另一条路,是朽毁的古井,漆黑一片,除了风声什么也看不见,井水似乎干枯了。估计这条路完全不通。”

    “米家的大屋里,似乎还有更重要的家族,忌讳提及傅、尤两姓。这里的仪式,到底是祭祀什么呢?”

    秦子骞着急的又翻了一夜,竟然掉出一张发黄的纸,被蒋雅南捡起,“今天的祭典很热闹。村里来了外人。我和芴葸见到一对男女,那女人比芴葸还要更美。

    我和芴葸的脸都红了。

    她喜欢那个男人,不喜欢我,不过不要紧,我喜欢那个女人。”

    蒋雅南读完了这一段,陷入沉思,“什么意思?”

    “这是祭品的童男留下的。”秦子骞回道。芴葸和自己的对话,又在脑海里走了一圈,也就是说,祭典当日,这两个祭品“虚”,分别对自己的前世和蒋雅南产生了兴趣。而不仅仅只是芴葸看到自己产生了心理变化。

    “米家决定留下那个男人。因为芴葸喜欢他的事泄露了!可是祭典马上就要开始,芴葸有那个男人陪伴,不需要我!我得想办法逃走。既然上天给了我生命,就应该活下去,一切都要有始有终。芴葸,你得原谅我,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好伙伴,到了生命结束,我一定回来陪你玩。”

    “还有么?”秦子骞焦急的问。

    “没了。这个童男跑了,所以仪式失败?”

    “不,他就是不跑,仪式也得失败。太多的因素只能导致虚村的悲剧。”秦子骞黯然道,星眸猛地一闪,“童男也没有说谎,他做事一直有始有终,生命在虚村里做了结束。”

    “你认识童男?”蒋雅南惊呼。

    “应该说,你认识。你的生命里有一个人总念叨有始有终。”秦子骞冷冷的说,举起右手,做了一个剪刀的动作。

    蒋雅南惊恐的瞪圆了双眼,“赵峻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