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四个家族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当初我们进虚村,就是因为他把你抓走了。”秦子骞在门口观察了一阵。

    古宅在月光下,不知何时只剩下了黑白两色,吱呀呀的木头响声如同诉说着悲痛的历史。空气中依然弥漫着那无法听清的悲伤低语。

    身后长长的石阶被迷雾团团笼罩着,地鸣隆隆风声,在这暗夜哀鸣。压抑、沉重。在这虚村的阴面,古宅并在平地,而是在石阶之上,与阳面的古宅相反。

    站在石阶之上,能看到虚村的全貌。虚村背依盈央山,略呈方形,北高南低,村道三纵三横。

    村口的牌坊门,已经被高高的树杈裹住,如果不是地势够高,根本无法发觉。

    眼前的古屋前,插着一只木架子,只是上面的稻草稀稀疏疏,早已经不再是稻草人的模样了。

    “走吧,里面不像有东西。”秦子骞盯着古屋前虬曲苍劲的古朴大树,鞠腰迎客的姿态已经把树枝生长在了古屋失色的琉璃瓦上,不禁多望了两眼。

    房梁壁柱之上,雕刻着仙鹤和大小不一的鹿,虽然也千姿百态的鲜活,却没有龙。这在过去,应该算是比较低调的大宅。

    门框为暗红石,上框檐与雀替上都有精细的飞鸟雕刻图案,外门上方砖刻“米氏”二字,表明屋主的身份。

    蒋雅南脚下一平,不由得低头,石阶上的路,是斜铺的条石道地。

    “这米家以前做官么?”

    秦子骞说不清楚,踏入门框,门厅在东南角,终于见到双龙戏珠的照壁,大院共有前中后三个大厅。

    像个四合院。

    这间古屋的结构,跟阳面的大屋完全不同,秦子骞望着,堂前鹅卵石铺成的道地极为宽敞直至深远的后院门,估计后院还有更大的空间。

    看着中堂破败落满灰尘的房门,隐约可见一道牌楼,应该是存放祖宗牌位的地方。

    “先进这里看看。”

    两人顺着鹅卵石路,走进中堂,一时间万籁俱寂,连地鸣的风声都听不见了,顿时令人清爽。

    “没有鬼会在这里吧。”蒋雅南紧张的看着牌楼四周,都是不停转角的木制隔断,架子上隐约放着一块块木牌状的东西,她生怕冒出个白花花的吓自己一跳。

    供案上的食物早已腐蚀干化,和牌位一样,落满厚厚的灰尘,看也看不清。

    秦子骞上前,不知是不是带动风势,啪嗒一声,中间的一块牌位倒在了供案上。他伸手小心翼翼的拿起,拂去灰尘。

    “魏公修杰之位。”出他意料之外,这牌位竟然如此简单,连身份都没有注明。不过也难怪,这是米氏大宅,魏修杰应该是外姓。可能是对米家有恩的人吧。

    “呃。”蒋雅南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嗝,急忙捂住嘴巴。

    秦子骞瞪了她一眼。没有责怪,她过于紧张,这些反应也很正常。

    “咣——!”光芒突然迸射入眼,一盏盏蜡烛突然照亮了整个中堂。

    秦子骞左手挡眼,同时退了一步。

    反应过来之后,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从左至右,一排排细小的木格架直至房梁,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堆满了成千上万个牌位!成千上万只白烛照的中堂灯火通明。

    蒋雅南十分庆幸,她没有密集恐惧症,“这是米家历代的祠堂?”

    话音刚落,木架里像是有人压低了嗓门说话。秦子骞瞅见几个虚影,在木架与木架之间穿梭徘徊。

    蒋雅南也有特殊的能力,她能够带领人进入曾经发生过的幻觉之中。

    “这屋子里有四个家族。”她说着,伸手指向牌位架的上端,秦子骞顺着手指看去,上面写着一个“王”字。

    他扭头看向右边,牌位架上是个“秦”字,旁边的架子上又刻着“米”。

    王、秦、米、魏。

    按理说,米家作为家主,应该在正中才对,可是却在右边和秦姓牌位并列。这种排列方式绝对不是刻意的。而是说明,米氏家族其实在这四姓之中,处于偏室或是分家。

    秦子骞看着手中魏修杰的牌位,把这个名字记下了。

    “米家应该是地主,但是追溯本源,可能什么也不是。他们祭祀的本身,可能都是错的。”他分析道,回头时,已经没了蒋雅南的身影,“蒋雅南!”他着急的一声低呼。

    “别叫。一惊一乍的。”蒋雅南已经走到了秦姓牌位的旁边,去辨认牌位上的字。

    “古宅里危机四伏,你再不吭声乱跑,我就丢你在这里。”他没好气的说,“走吧,这里不可能会留下什么文献资料,我们的时间估计还有半个小时了。”

    “你也姓秦,会不会跟这个家族有关呢?这秦姓家族,是不是你的先祖?”

    “巧合吧,我是阎罗转世,这里有牌位的,只能是人。”

    蒋雅南放下了手上一块的秦姓牌位,鞠了个躬,走回秦子骞的身旁。中堂里忽地黯淡,又变回了原本满布灰尘的模样。

    “不管多大的家族,现在也没落了。”

    “传说的道士做法,跟我们所见所闻,可不一样。这里的消息太过庞杂,估计无法清楚到底是怎么祭祀的。我们得尽快找到离开的办法才行。”

    “如果要一直向下,应该是在后院的某处才对。”蒋雅南说着。握住了他的手。

    两人踏出中堂,朝着内院疾行。

    后院是一大片水榭,可是不管原来池子里养着什么,此时已经杂草遍布,不复当年的景象。

    院落似乎更大,两侧都是数不尽的院落相连。如果不是脚下路始终宽阔,真的分不清楚,到底该往哪个院落行进。

    水榭之后,是一栋庞大古宅,这回秦子骞有了熟悉之感。因为和阳面的古屋一样。

    “毋庸置疑,魏家拥有绝对的权利。也许个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祭奠方式。”蒋雅南的一句话,让秦子骞挑了眉毛。她的想象力足够丰富。

    但如果“空”的能量能够成为米氏家族觊觎的目标,难保其他的家族也都在为......等一下,术士组织的后台集团就姓“王”!

    这四个家族,管理着虚村全体,就像是一个完美团体,共同保障祭祀的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