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阴阳河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她回头望了一眼,地鸣般轰隆隆的响声,自黑暗中来,那不息的河水,正向深处昏暗中流淌,不知蜿蜒到何处。

    “盈央山是空的吗?会有.......地下城市?”直到现在,她仍是不敢相信,会真的有地府存在,可是一路遭遇,连十殿阎罗都见了一半以上。

    虚村连接的盈央山,说不定就有地府的入口。

    “死了之后,真的会下地府有轮回么?这河水里......会不会有东西?”她死死盯着那水面,深恐突然冒出个什么鬼玩意来。

    但是走了很久,也不见一具,好像是自己等待上来一只似的。

    秦子骞不时回头看她,见她在昏暗中行,也不露怯,在女孩里,也是异类了。

    “死了就是死了,投胎到哪里我不清楚,但要是真的阴阳河,里面一定是有东西的。觉醒之后,我也研究过这条河。传说阴阳河里,执念的鬼物很多。”

    “啊——?”蒋雅南猛地一停。

    秦子骞微微一笑,也停下脚步,还是吓到她了,转过身体,“不过阴阳河里的魂魄,你不用害怕,除非你去碰它,它是不会主动来招惹你的,其实它们才是最可怜的人。”

    “有执念的鬼,一定对阳世留恋,怎么可能有好鬼?”蒋雅南又看了一眼河水,这会上面什么也没瞅见。

    “有些人死后,并不想忘却一世遭遇,痴男怨女最多,没有投胎的它们选择跳河这一条路,只要在水里泡个千年,还有执念,就能带着前世记忆再度投胎。”

    “要是它的爱人转世投胎,没跟它跳河呢?”蒋雅南又问。

    “你们女人啊,就是怪想法多,在水里泡上千年,它的爱人只怕要转世数次,每次遇到,对方又不认得它。它叫对方不应,就只能泡着。”

    “还真是...可怜。”蒋雅南想起刚才飘过的东西,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吧,“真傻,要是守个千年,带着前世记忆投胎去找前世的爱人,还不一定就有好结果。”

    “对,譬如对方已嫁做人妇,然后两个到酒店开房,写下浓墨重彩的孽欲一篇......”

    “呸!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要全变味了。等待千年,多浪漫啊。”

    “等在水里泡破了皮,泡肿了脸,你就更浪漫了。”秦子骞讽了一句,沉下脸望着河水继续前行,“在水里冰冷渗骨,承受其苦,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也许在里面呆个千年,也就没执念了......”

    “我不管这辈子多爱,死也不跳河,说不定下辈子遇到的人更好。”

    “嗯。男人有很多都是花......”

    嗵。后背被蒋雅南砸了一拳,秦子骞笑笑,没有继续恶心她。

    “这河水通向哪里?”

    这一句算是问得巧妙,秦子骞答不上来。黄泉水无尽,源头在什么地方,谁能说得清?其实朝着水流相反的地方走,只是离地面越来越近,但是真要说出个所以然,他没答案。

    “说话啊。不说话我害怕。”蒋雅南虽然能感觉河道的小路越走地势越高,但她的双腿已经疲惫的打颤,怕是走不动了。

    “休息一下吧。”秦子骞望着前路,估计已经走出了五公里,可是一点也没有见到光亮。

    前方的左侧的土墙上有一块长方形凸起,要通过,必须俯低身体通行。要他现在蹲下,没有力气了。

    他就地靠着土块坐下,蒋雅南也卸了气,她没有鞋,光脚走路更是辛苦。

    她靠着他肩膀大呼小叫的揉脚。

    “雅南,这一路黑黢黢的,你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你是怎么看见路的?”秦子骞盯着她的脚,一路上竟然没有划伤,简直怪异。

    “这里也不算是特别黑啊,虽然看不到灯在哪里,只是昏暗。”

    在古宅一路向下,跳跃数次,她居然一点无伤,甚至连脚底的黑丝都没呲破一块。她要还是个人,那才是见鬼了。

    “我从小就不怕黑,这不奇怪。”蒋雅南不以为意的说着。

    “你小时候感冒过没有?”

    “我身体好,没感冒过。”蒋雅南不明白他是什么用意。

    秦子骞哼笑一声,“那恭喜你了,和我一样,我没遇到你之前,从未生过病。我是阎王,神力护体,你自己想想你是个什么吧。”

    本来还没有仔细想过的蒋雅南,突然觉得似乎不太正常,就算不说对鬼灵和黑暗的适应性,自己从小到大,真的从未生病。

    “唉——!想这些没用,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儿吧。毕竟......”秦子骞话音未落,只觉得身后的土墙震动,猛地挺起脊梁。

    前方的长方形凸起,突然落下一块土。

    蒋雅南瞬间就站了起来,“有人唱歌。”

    是的。

    在她的提示之下,秦子骞还真的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那声音沙哑,像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正在颂唱着什么。

    慢慢地,他把耳朵贴在土墙上,“从墙里出来的。”

    “嗵!”不大不小的一次震动,又震下些土。秦子骞猛睁开瞳力,只见面前的长方形凸起,震下两块砖头,硬壳般的土块,咕咚甩进了河里。

    他伸出右手,拦在蒋雅南身前,“这不是土墙,是口棺材!”

    嘶哑的唱声,冗长深远,听得蒋雅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棺材里出声么?”

    “闭上你的乌鸦嘴。”秦子骞听见蒋雅南这般说,也竖起耳朵,声响正是出自棺材处。左手在身上急抓了两把,还是什么称手的器物也没有。

    早知道,把半截龙渊剑带在身边也好,总比赤手空拳的强。

    尸体能在棺材里活动,倒没什么,充其量最高级别不过飞僵,能在棺材里唱歌,这可就成了精怪。

    要知道即使遇到“空”那般强大的存在,也是听了几个只字片语,妖这个种类,也不过传说,谁也没遇到过。

    嗵!整个棺材一震。

    “动了!动了!”蒋雅南惊呼。

    “我知道!别喊叫!”秦子骞心里发毛,真是妖,该怎么应付?

    他死死盯着棺材一角,红色棺材已经腐蚀掉了漆皮,可也不是烂的无可救药,按理说,在棺材里的人,死也不会超过五十年。

    嗤——!棺材诡异的向土墙里缩了丈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