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歪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暗暗叫苦。

    体力已经快到了极限,嘴上说的再轻松,也经受不起任何鬼物了。

    啪嗒!两三块砖头掉下。

    诡异的唱词,飘进甬道,“天圆地方啊,律令九章;吾今破土啊,普扫不祥;金镐玉就啊,万事吉昌;土公主母啊,闪在一旁。”

    秦子骞松了一口大气。

    敢情是人。

    随着几块砖头落下,黄色的灯光照进,一个圆圆的脑袋伸进洞里瞧了瞧,看到河水的时候吸了口凉气,很快的缩了回去,压根就没瞅见秦子骞和蒋雅南,棺材随即就被抽了出去。

    “是个人!”蒋雅南忍不住大喜叫喊,秦子骞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别喊。一看就知道,不是盗墓就是挪坟,你这时候乱喊一通,是想吓死人,还是想让别人给咱们开几枪?”

    他趴在她的耳边,低下声音,说得又快又急,蒋雅南觉得耳朵奇痒,像是全身过电般的抖了一下。秦子骞听见前方洞口传来动静,急忙按着她贴在了墙壁。

    “尿急忍着。”他误会了,“小小一个动作,稍不慎就能要人的命。”

    蒋雅南听着连忙点头,如同捣蒜。

    她因为有了出路而感到兴奋,却没想过,为什么会有出路,倘若她刚才冒失的冲过去,非把人吓得半死不可,就算没吓出好歹,给上一铲子什么的,也得挂掉。

    “要是盗墓,鸦雀无声,估计是挪坟,所以颂唱咒文。等他们走,我们就从这里出去。”

    秦子骞看她闷声不吭,闻到她身上特有的女人味道,调戏的心情大好。反正已经不担忧出路,低头就吻住她的嘴巴。

    蒋雅南猝不及防,被他亲个正着,怒意顿生,正要双手推开,然而一道手电筒光照进河水,好像是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她深怕对方带着枪械,真的会一枪打过来,不敢动弹了。

    秦子骞心里乐开了花,见她不予反抗,紧紧抱了,一双大手上下游走,见她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满含笑意把舌头伸了过去。

    “唔。”蒋雅南更怒,发出了一声低哼,由得他肆意妄为,也没敢动。

    臭不要脸的特别会挑时候搞些流氓犯罪活动,等安全了非给几巴掌不可!

    手电筒的光芒左右照看了一阵,没有照到两人,就极快的消失了。甬道里传来静静铲土的声音。

    持续了一阵,臭不要脸的还在她胸前蹭来蹭去。

    “刘氏敢昭于本山土地之神,今于我曾祖刘鹏春,曾祖母马瑞,等三代先人之坟,迁往别处,神其保佑,弹无后艰,本宗河之限,自非常节,不得妄生责望生人饮食,作诸祸崇,疾病子孙,扰乱生人。逗留不前,游荡地处,若有犯者,俱同部送九部,永付律官,若有福者,利某家门,三天玉司生官即当为举迁,言名上三天奉共功德,升上九天,元生福堂,给以自然衣饭逍遥,无为也,长居福界,佐利生人,一如律令。”

    秦子骞听见有人颂文,放开了蒋雅南的嘴。但是手还紧紧握着肉球,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蒋雅南一头黑线,把脏手打掉,“什么时候能走?”

    “这事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在这里总不会有人打扰了吧。”秦子骞回道。

    “我真想有杯热咖啡。”

    “你渴了?还是困得撑不住?”秦子骞显得特别有精神。

    “想泼你脸上。”蒋雅南微微一顿,“我怎么就不明白,为什么你就算看了书,不再是文盲,为什么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如果不是范莫依,你还能站在这儿么!多少人因为把你的命看的比自己重要,都离开了!”

    “你不是我,体会不到。”秦子骞脸色郑重,“明明阎君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情,要刻意在我头上安排?凭什么夺走我的父母,再给我安插一堆朋友和家人?还硬塞给我一个小屁女孩?明明知道我根本就没受过那种教育。”

    “她们死了,说实话,我很愤怒,一定要卞城王血债血偿,但是书读的越多,我越不知道这矛头该指向那里。是怪卞城王?还是我自己?抑或是地府所谓深造的实质?”

    “一,我没有求谁为我死;二,也不会变成地府想要的那一种听话的人。现在我清楚一件事,只要活下去,明天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说不定,明天我的希望就会出现。”

    “自私的借口。”

    “不找借口,你能复活死去的人么?”秦子骞听着铲土的声响低声问道,“假如你有一个禽兽不如的叔叔,你是希望他死,还是活?”

    “你才有禽兽不如的叔叔。”蒋雅南啐他一口,“既然是禽兽,没有资格活。”

    “你来决定他生死么?”秦子骞追问。

    蒋雅南无语。这臭不要脸强词夺理,信口雌黄。

    “蒋晗嫣、董若兮都是阎王,有选择的权利么?都是神仙,难道地下的人看不到?看到为什么不救?你还不清楚实质,地府要谁死,谁就得死,轮不到商量的余地。要讨公道,就得下去讨!我想当孙悟空,可惜我不是。”

    “你以后想怎么办?”

    “不知道。等我喘过气,先搞明白虚村的情况再说。如果这条河最终的地点就是地府,我得为她们的死讨个说法。但只要活着,我的人生必须精彩。”

    他说完,又把手放回她的肩膀。

    蒋雅南对他又有了深一层的了解,这个不正经的,歪理很多。不愧是十殿阎王中的断案之王。

    “挪坟结束了。”秦子骞听听响动,冲着蒋雅南说道。

    “这么快?”蒋雅南有点不敢相信。

    “嗯,挪坟很有说法,迁坟的过程在时辰上以不过午时最利,以免午时的阳气灼伤尸骨。为了避开阴气过重的夜间,往往是清晨进行,就算是出土,必须由先人女儿或后代,撑起黑伞,遮挡阳光,不可让阳光暴晒先人遗骨,以免先人魂飞魄散,不得轮回。”

    “你怎么知道?”

    “我在图书馆看了一夜的书,现在是个高中生。”秦子骞走到洞前,用瞳力望坟洞里观望。

    看了一夜的什么书?蒋雅南默默跟在身后,秀美紧蹙。想问上一句,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想从秦子骞的嘴里套出实话,简直就是日了狗了。

    反过来说,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