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我冤枉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坟坑里残余着檀香的味道,虽然添了新土,还是能看到原本棺木的位置。

    “有铜钱?”蒋雅南看到地上的铜钱。

    “这铜钱一共九枚,和萝卜一起入坑,你看可以,千万别踩别碰,民间的讲究很多,说不定也会有忌讳。”

    “你是阎王,还怕这个?”

    秦子骞摇头笑笑,原本从来不以为意的他,遇到“空”时,改变了想法。就算是如来佛祖,只怕也有惧怕的对手,“万物有灵,相生相克,再强大,也有克星。”

    “你在图书馆里都看的什么书?”蒋雅南跟着他进到坑里。

    “这填坟的也不安好心。”秦子骞看着坑里的新土,努了努嘴。

    “为什么?”

    “入殓完毕后,必须要将原有墓穴莹坑,填充铺平。这留着空隙和大洞,是做什么来?留下空隙,难道是让先人魂魄记挂旧阴宅?”

    “秦子骞......”蒋雅南突然吸了一口冷气,伸出右手,指着一处方向,“还有棺材。”

    他顺着蒋雅南的指头看去,果然看见右侧角落,仍然存放一口棺材,俊目一翻,转了瞳力。

    朱红色的棺材上,贴了一张红符,写划着奇怪的符文,中间大大一个“鬼”字,更是皱起眉头。

    “这棺材被人下法,肯定不怀好意,说不定就是留下害人。”他走了过去,看了棺材的位置,如果没有估计错误,这是坟坑的西南角。

    下葬排列有主次之分,如果甬道里凸起的棺材是主棺的话,那是一家之主,一定占据坟位的东北角。而这朱红棺木的位置,正与洞口相对,应该是西南。

    但是说完全正对,它又朝西偏了许多。

    “这是小三。”他说着,伸手去扯棺木上的红符,在空中微微停顿,却还是嘶地一声,扯了下来,“一夫两妻下葬,夫在上位,先妻次位,后妻又次位。”

    “你怎么把符撕了,那是镇鬼的,还是害人用的?”

    “这符纸用红色,还写了一个鬼字。不是害人,贴这干嘛?”他扬扬手中的符纸,耳朵里突然听到棺木响动。

    “咚。”

    蒋雅南心头一跳。

    秦子骞未回头,忽然砰的一声,棺材板瞬间破碎。浓郁新鲜的尸臭迎面扑来,一道黑影自棺中站起,顷刻就跃到了坟坑的顶端。

    “呼呼”生硬的沉重喘息,嗞地一股不知名的液体,从秦子骞头上浇下。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对着秦子骞示威。

    “草,你尿啦!”秦子骞用了瞳力,抬头将这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臃肿至极的鬼尸胖脸上,有数只蛆虫,从眼眶钻进去,又从鼻孔爬出来,极其恶心。不是它蓬得像泡面的长发,根本看不出是一具女尸。

    它已经腐烂的嘴里,两排血红的烂牙正叼着一只死老鼠,突突的向下淌着鲜血,骇人至极。

    “哇——!”它一口吐掉,像是有了气力,就像一条紧贴着坟顶的大壁虎,迅速在坟顶上攀爬,发出哒哒的声响。

    秦子骞急忙俯低身体,抄起一块棺盖的木屑,迅速划烂了右手的掌心,“过来——!贱人!”

    再一抬头,头顶上空空如也,已经没了女鬼尸的身影,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蒋雅南。

    “蒋雅南!雅南——!”他灵魂出窍,疾冲回了甬道,

    “救我!”蒋雅南喊叫着,却已经狠狠摔在河水的对面甬道。

    “也救救我吧。”女鬼尸趴在河道中央的石壁顶端,嘿嘿笑了两声。

    “你已经太迟了,救不了,我给你一个建议,把她给我带回来,不然我就让你痛苦来得更猛烈些。”

    “哦。救不了我,我真是死得惨,连个肯帮我的人都没有......”女鬼尸故作可怜状,突然一声长嘶,几下攀爬,就落在了蒋雅南身后。

    “听着贱人,你敢动她一下,我要你连点渣都不剩!”秦子骞踏在河边,看着宽阔的地下河面,没有一处落脚。

    就算有地方落脚,等冲过去,也没有女鬼尸下手快。

    “阎罗,嘿嘿嘿......”女鬼尸腐烂的右手,捏住了蒋雅南雪白的脖颈,嘴里不知吞吐着什么恶心的液体,“老大,你的表现才像个贱人,屁股跟不上脑子。”

    “你放开她!要不我就让你再也没办法完整的躺进棺材。”

    “来呀——!你来抓我啊。”女鬼尸荷荷笑着,“我再也不会回棺材了,老大。”

    “大蜥蜴,你把她赶紧丢回来,弄死你,我最多需要一分钟!”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萌眼娃。她在我手上呢。嘿嘿嘿嘿...你咬我啊?”女鬼尸呲了一下牙。

    “你想怎样,说吧。”秦子骞没了脾气,女鬼尸很聪明,懂得要挟。

    “听着,我死的时候,还有一口气。可是就被葬了!我有冤,这是你阎罗的范围吧,给我评个公道。”

    “你想怎么公道法?”

    “刘旭辉对不起我!”女鬼尸怒吼一声,“这事得从四年前说起,这坟是刘家老父亲刘鹏春的,刘鹏春一共四个儿子,在母亲马瑞去世之后,请了村里颇有名望的周半仙儿来安葬,要给他点一个好一点的风水吉穴。于是在大山半腰点了个美女地,刘鹏春的坟就一同合葬在这儿。周半仙儿安葬时便断言后代会出金童玉女。”

    “岂料过了一年,老三刘旭辉外出打工做了包工头,钱挣了不少,却一直没有子嗣,老大反倒出了车祸,撞断一根腿,没了吃饭的本事;老二诊断出了肝硬化,儿子在城里挣不到钱,花钱如流水;老四就穷得揭不开锅。”

    “我就是这个时候,跟了老三刘旭辉做起了小三,他希望我能给他带个儿子。没想到他媳妇不容人,请了一个法师,想把我克走,那法师做法做到一半,就觉得不对,嚷嚷着就要见坟。被拉到这里,一口咬定坟地触犯了黄泉水,导致兄弟矛盾,妯娌不和,人丁不旺。”

    “几个兄弟大吵一架,准备决定好要迁母之坟,这让刘旭辉的媳妇不满,本来请法师是为了克走我,结果去弄别的事情了。于是下了重金,要买我的命。”

    “法师收了钱,就利用迁坟的由头,在这里给我打下一副鬼棺,布下了黄泉煞,活活将我咒死。刘旭辉在我死后,听了法师的话,又开始迁坟。独独把我留在这孤冢,老大,你说我冤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