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搭档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这个洞口怎么办?”

    “先堵上。就算有人知道,也认为这里是个空坟。我们先到附近找个地方好好吃喝一顿。这里肯定临近周县,估计到了那里,应该可以找车回去。”

    “子骞,你真的不管那件女鬼的谋杀案?”

    秦子骞呼了口气,蒋大小姐是放不下侦探的执念的。

    “这么说吧,刚才女鬼待过的棺材起码有两年了,你也清楚,要说是谋杀,起码得有物证人证,她尸体就在地下通道的河对面,你真要破案,怎么给人解释她的尸体不在棺材里?再说现场取证,非得一路寻找到虚村不可。‘空’是不在了,但是不代表里面其他东西也没了。”

    “还有一个可能,虚村的祭祀活动已久,为什么就没人发现呢?我可不认为这么诡异的事件,不会引起关注。见识了隔离区,我们已经见识过王氏集团的本事,这阳世的各种态势相互交错,你也许查到一半,就不得不停下。”

    “难道真相就永远埋没!让作恶的人逍遥?”

    “清楚真相的,不超过三个人为宜,三人以上会猜度,三十人就变了怀疑,三百人就是传说,到了三千,恐慌一片。”

    “要不我们去打听看看,要是那个法师真的收了黑心钱,你就用暗示让他去自首。”

    “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

    “你是阎罗,这是你地府父母官的责任啊。”

    “什么地府父母官,谁的父母?”

    “行了!你不去,我去。要是那法师还继续害人,我就扭他去警局。你架子大,请不起。”蒋雅南看他正在给坟坑填土,哼了一声,用双手推了他后背一把,“你慢慢填吧。”

    “好啦,我去,我去看看还不行吗,要是他继续害人,就让他去自首!不过,既然要管,就得隐秘进行,还得提前好好休息一夜。”秦子骞算是勉强答应。

    “一夜?”蒋雅南心头一跳,下意识去按自己肩膀。

    “放心,我没那个欢乐劲儿,累死了,赶紧过来帮忙。这会到了中午,人都在吃饭,要是被人瞅见,还以为我们在这里做掘坟的缺德事儿。”

    蒋雅南见他答应,露出微笑。其实秦子骞并不是一个毫无责任的人,只是他的母亲早死,被父亲拉扯大,要知道边打工,边照顾儿子,几乎就是丢他在人堆里生存,他受教育模式的所限,绝不可能会有多么优秀的处世观。

    能有现在的模样,已经算是优秀了。

    “跟我说说你劈鬼的故事好吗?”她跟着秦子骞填土,也就来问问一些感兴趣的事。

    “有什么好说的,跟你挥舞镰刀一样,最好不要投入什么感情,就那么一刀刀砍下去......”

    “你埋葬了父亲么?”

    “不该你打听的别瞎问。”秦子骞回了一句,终于将土填好,堵住了坟坑的洞口,他补上几脚,将它踩实,“我怎么能不葬他,他是我爸。”

    “然后呢?你就开始这种没羞没臊的生活,从哪里来经济来源?靠暗示抢劫么?”

    “其实我没打劫过任何一个人,这件事一直交给璧瑶来处理。知道吗?她是白无常,特别会挣钱,也就是因为她被杀,我被警局叫去问话,才认识了你。”

    “后来的事你都知道,我唯一一个发小被杀,留下个儿子,然后,我接手他的公司,但是连他的儿子都没保住。”

    两人顺着山腰下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蒋雅南,其实我也有疑问,譬如你是谁,你是个什么东西...”

    “女人,年轻的正常女人。”蒋雅南立刻回答,省得他把自己说的不堪。

    秦子骞笑笑,“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我遇到你之后,很享受这个过程,劈鬼和风月生活很乏味,对于那些我一直都太习惯了,没有我不能掌控的,有一段时间,我几乎用鼻子一闻,就知道有没有鬼。但你出现以后,我就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我无法控制你,觉得很刺激,或许你可能也在影响我,”他有些兴奋,“知道吗?你绝逼不是人。”

    蒋雅南扁扁嘴,就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和了解,也有了一些默契,逐渐神经大条,“嗯,我们算是搭档,也是朋友。”

    “就冲你说这句话,”秦子骞挡住她面前的路,“来吧,我背你一段,这里可没有鬼。”

    蒋雅南脸上一红,急忙摆手,“不用了。”

    “来吧,你自己都下了定论,我们是搭档!”他转过身,给她结实的后背。

    蒋雅南迟疑了一下,趴了上去,起初还觉得不好意思,后来被颠了两下,就忍不住困意来袭,在他肩膀上打起了呼噜。

    “要是你死了,我也替你......”秦子骞见她睡着,说了半句,觉得像是诅咒,急忙改口,“有我在你身边,你死不了。”

    “真的...么?”听她说话,秦子骞不由得停下脚步,以为她假寐,吓出一身冷汗,听了半晌,才知道她是在睡梦中作答,不由得失笑,“给你买双鞋吧。”

    正午的阳光洒在脸上,有了这个“像人”的蒋雅南,秦子骞开始觉得自己不孤单了。

    地壳此时传来强烈的震动,好似地震,秦子骞停步抬头,看着东面的天空乌云满布,铺天盖地,雷声如同战鼓般响成一片,大地还在不停的晃动着,好一阵才平息。

    旱天雷?

    不对,没有这么大的,是江州的隔离区!

    江州那片区域,漆黑一片,就在此时,秦子骞却可以感受到,从那方向猛扑过来阴森冰冷的气息,这阴寒的气息使得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他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他猜错了所处的位置,不是在周县与江州之间,而是距离江州五十公里处的荒林,虚村阴阳相通,自己还是从阳面的盈央山上下来了。

    王氏集团显然控制不了那里的状况,在时间不能再继续耽搁的情况下,直接毁掉整个隔离区。

    也不知道那个梦依尘,从隔离区里逃出去了没有,也许去医院问问小四,就能知道。

    薛弘济说不定会知道虚村四个家族的来龙去脉,得在天黑之前,赶到江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