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你想抢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盈央山下是虚村,秦子骞背着蒋雅南,疲惫不堪,如果不是用神力苦撑,早累趴了。

    好不容易绕行到了山脚下,迎面走来一群身着白色孝服的村民,一路抽烟细声谈论着什么。

    秦子骞一眼就瞅见一个黄色道袍的道士,他正叼着烟卷,人群里很是抢眼。

    不是这么巧吧。

    那道士也看着两人下山,歪斜的三角眼一亮,“让他们先走。”

    他看的分明,这年轻人身上一盏生火也没有,至于身上背着的女人,气息更弱。抬头看了天色,左手偷偷在衣袖里掐算。

    不会啊,大白天就见鬼,成了精了还。

    不可置信的见秦子骞冷冷瞥了自己,从那眼神中察觉出了不怀好意。

    他靠着一身本事吃饭,形形色色的人不知道见了多少,这少年阴气十足,刚迁完坟就遇到,绝不是什么好事,只怕是过程搞得复杂,怕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但要是那样,自己得问问不可,别遭了这玩意儿的暗算。

    “小兄弟,背着一个人不容易,要帮忙吗?”他一边问,右手背过,捏紧了道咒。

    一只鬼在阳光下行走,耗费巨大,若是人的话,应该会回答。

    “不用!”

    见他答话,道士松了一口大气,或许是自己太紧张了,看来这个年轻人,五行属阴。

    “呵呵,一起走道儿,帮你也是给贫道积一个小德,你是要回江州吧,贫道有车,可以捎带你一段。”他上下打量了这对年轻人,细皮嫩肉,看上去似乎没有吃过多少苦,应该是个有钱人的儿子。

    他五行属阴,自己给他看看,说不定就是一桩好生意!能赚钱的事,绝不要放过。

    “行善也是贫道修行,不碍事的。”他同身边的孝子说了两句,就快步追上,冲着秦子骞说道:“我去拿车,你就在前面的路口等我。”

    秦子骞思衬单凭脚力,要走回江州,确实不太可能,现在黑白无常和苏烟都不在了,更是没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地方。

    他在路边停下,看着身后的孝子贤孙们经过,数了数人头。

    跟那女鬼描述似乎相差不远,当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挪坟,给自己和蒋雅南开了一条路,而从地下逃出生天,刘家也正好挪完了坟。

    新坟就算风水再好,这旧坟里冤劫深重,这家人以后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

    女鬼已经魂飞魄散,报仇的事,就算了吧。

    “嗤。”一辆北京现代停在了若有所思的秦子骞面前,那道士下车,打开了车门。“来吧,扶她上车。我们去江州。”

    秦子骞一笑,看来只要收拾一下这个贪得无厌的道士,也就够了。

    他配合的把蒋雅南放在后座平躺,自己坐上了副驾。

    道士见他上车,登时又去了一道隐忧,要知道自己“法驾”上暗藏符咒,就是一个困鬼的小**阵,见他安然无恙,肯定是人无疑。

    他想起了钱,兴高采烈的赶紧上车,也不顾和刘家的四个村民告别了。

    按自己的经验来说,这城里人虽然不好骗,但是也比那些农村的愚昧村民出的钱多。

    “小哥是在盈央山上迷路了吧?”道士边开车边问,决定探探口风,确定好不好下套。

    “嗯。迷路了。”在地下河里确实是没有出路,说是迷路也是对的。

    “不瞒小哥,适才给村民挪坟,见小哥生得俊,只是,身上阳火不旺,总是留不住人,从小到大,失眠盗汗,怕是没什么朋友吧。”

    “这也能看出来?”秦子骞冷笑着,这个道士有点门道。

    “但凡五行属阴,不是生在阴时阴刻,就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影响了。”道士说完,就等着他的反应。

    “五行属阴,怎么说?”

    “你不妨说说你的生辰,我大致看看。”

    “正月初八。”

    道士一愣,“祭星之日,诸星君聚会之期呀,这可不是阴时,怎么会五行转阴呢?小哥,你怕是遇到脏东西了。”

    “哦?会吗?呵呵,我不信这个。我信星座。”

    “舶来之物如何能信,要知道我天朝,道家可谓出现最早,消灾弭祸,斩妖除魔,才是正路子!”

    “别说这么玄乎,你说说看,怎么破?”秦子骞心里明白,他的五行转阴,是用了阎王帖之故,等这冬季一过到新年,自然恢复如初,不用解。

    “唉,这个不好办哪,得行法事。就算是行法事,也得看行不行,有的人做法事也是没用。”道士故意说得艰难,好教秦子骞相信。

    “法事也不管用?那怎么才能化解?”

    “做不了法事的,没法化解,听天由命。命格属阴,遇到的脏东西会越来越多,直到魂神俱灭。这个命啊,有长有短,可计算不出。不是有句俗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

    听到阎王,秦子骞笑了,“迁坟为了后人享福,既然坟都能迁,没有什么做不到。道士,你说是吧。”

    “小哥说的是,要知道人为万物之灵,就算开坛作法没用,却还是有办法能避开的。拿我今天做的法事来说,村民花了钱祈福,我就得尽人事,为他们消灾。”

    “迁坟嘛,一个人有多大福分,能不能得好风水,除了看他的五行八字之外,更要看他的德行、看他为人处世。德行够,福力够之人,给他好风水,他能得到,也能受;福力不足之人,给他好风水,往往得不到,得到了却又不能消受,与天道不合,反而出灾,所以欲求好风水,须修福德!”

    “小哥说的是个真道理。就是这么说。”道士眼中一亮,看来有门。

    “但迁坟迁不好,后人可是遭霉运,倒血霉的。”秦子骞声音渐冷,道士点头称是。

    见他神色如常,似乎没有为自己的话多想,秦子骞又继续说,“譬如,焚香不填墓,墓里留骸骨,下咒做鬼棺,偏要黄泉煮......”

    道士吃了一惊!车速立刻慢了下来。

    “小哥说的对...”他脑筋不停转动,自己做的事,再也清楚不过,这年轻人是什么意思。他怕是已经看到自己给刘家留下了什么了。

    “想不到小哥懂得真多......”他开始觉得秦子骞是故意来找茬。

    “好说,没多少文化。”秦子骞大手一挥,啪地拍在自己左腿上。道士身体一颤,被吓了一跳,再也没了捞钱的思路,“既然都是道友,我也不瞒小哥,刘家犯了大错。若不是用这些个办法,女鬼愤恨难平。我下咒镇住鬼棺,等她出棺之后,见到刘家萧索,也就会放下执念离去,不再害人了。”

    “原来是行善啊。”秦子骞哼笑,左手一摊,“把钱拿来吧。”

    “嗤——!”道士停下了车,衣袖里啪嗒一声,手上多了一把黑洞洞的自制手枪,“我与道友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到不假,但这钱我可是冒着风险所得,小子你才多大,就想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