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意料之外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气氛骤然改变。

    他的手握着手枪,僵硬地顶住秦子骞的太阳穴。

    斜着眼睛的秦子骞看见他一把胡子下,脖子上刺的三个蓝点,像是组成了一个倒立的三角形。

    他的眼神凶狠,配着原本就矮小精悍此时却微微颤抖的身体,脸上的浮肿皱纹充分代表他的经验老道。

    “我十五岁出的道观,闯荡江湖二十年,干的就是这个脑力营生,经过多少风浪,你年纪轻轻,好的不学,学做强盗!知道吗?你玩的都是爷爷玩剩下的!”

    “好啊,把枪给我。”秦子骞笑着扭头,眼神中闪过红芒。

    道士有些迷糊,却猛地醒觉,低头再看时,枪管已经递给他一半,毫不犹豫就要扣下扳机。然而枪管就像是被一口钳子夹住,扳机扣不下去。

    啪——!自己的手被抽疼,手枪已经被秦子骞夺过去了。

    这下子惊得冷汗直冒,推开车门,就要逃下车,却被腰间的安全带勒在座位,“别动,再动我开枪!把车门关上!”秦子骞眼疾手快,把车钥匙拔了出来。

    道士无奈,只能按他要求做了,“小兄弟,手劲不赖,做过水手?”

    秦子骞微笑,这老狐狸太懂得见风使舵,刚刚还叫自己小子,这会又变成了小兄弟。

    “你叫什么名字?”秦子骞反而用枪,顶了他的额头。

    “我姓程,程江涛。兄弟有话好说。”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把枪交给对方的,要知道,他身上刺满法咒,一般人根本拿不住他。

    “行,你做的事我没有多少兴趣,其实我也就是胡说一气。不过好像你身上有特别的东西,能抵御我。看来我得亲自送你去警局了。”

    “别呀,兄弟,听我说,你要钱,要多少尽管拿,我都给你,要去警局就算了吧,那里可是大凶之地。你可知道,江州的警局前身,是个祠堂。”

    “说说看。要是你故事讲得有趣,我可以考虑放你。”秦子骞想起了警局经历的幻觉。

    “我当初就知道,接下刘家老三媳妇的钱,在江州就要牵扯一场浩劫,可是已经穷了二年,实在迫不得已。两年前,一个女人找到我,说是丈夫被小三抢了。她出钱要我给小三克走。本来这事我就不太想接,最后还是接下了。”

    “我见到那个小三,借着给女人丈夫刘旭辉算命的时候,也给她算了一卦。这一算不得了,这女人手相上就腥风血雨,至少牵扯数十条人命!也许更多。”

    “我偷偷留意,也就花钱打听些这个女人的来历,结果小兄弟,你猜怎么着,我这一查,居然查不到!”

    “这女人像是从未存在过,没有过去,没有出生证明,没有户口身份证,没有任何受教育记录,她自称是江州人,跟凭空冒出来似的。这江州再大了去,也不过就二十几个小学,半点资料没有,你说这事蹊跷不?”

    见秦子骞不语,他继续又往下说,“说江州这个地方,我记得师父曾经说过,无论我多穷,一辈子最好不要踏进江州地界,会有扯不干净的麻烦。可我已经来了,不挣钱,我吃什么喝什么!”

    “别扯其他的,说正事儿!”秦子骞喝道。

    “后来我没办法,为了克走她,得有她的生辰八字。可这小三可鬼精,我就是套不出来,这个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发现她有事没事,就在警局边上转悠。附近的小商小贩,都认识她,这一番打听,才有了一点眉目。原来这江州警局本身是个祠堂,旧时供奉的牌位不在少数,据说还有不少坟。这小三曾经和一个摊煎饼的闲聊,说是她的牌位在这祠堂里,她要取出来,要不,就逃不掉。”

    他顿了一顿,“你说活人要什么牌位?而且,祠堂早就扒了,现在是警局,就算当初的祠堂没有清理干净,牌位也埋在地基下。怎么拿回来?”

    “我一思衬,就知道她没干过好事,她手相清楚明白,不敢到警局去问,是怕手上的人命官司。于是我就放心下咒了。虽说这劫数不应有我来下,但是我毕竟收了人家钱不是?”

    秦子骞皱了皱眉。

    “既然来了江州,我也就游历一番,一方面是想再挣点棺材本,一方面也是想打听打听当地的一些民俗禁忌。以免我触犯些什么。这祠堂的消息也就越来越多了。”

    “你听到些什么?”秦子骞问道。

    “你不知道,原来旧时这盈央山下有一处古村,叫虚村。村子里也住了几百号人。可能是年轻人都外出务工,村里人越来越少,荒废都找不到了吧。这江州的祠堂,供奉的都是虚村死去的村民。但凡有名有姓,只要是在虚村里待过的,都会在祠堂里有一处牌位。”

    程江涛说到这里,眉眼有了一份得意,“八十年代的时候,虚村曾经有过一场大火,村民烧死不少,逃出了一个纵火犯,这么一查,她的身份立刻明了,她也是虚村人,背负人命......”

    “这小三叫米兰?”秦子骞突然插了一句。

    程江涛双眼一亮,“小兄弟真是厉害,我都还没说过这人名字。我想她可能就是那个纵火犯的后代......”

    “不是后代。”秦子骞收回了手枪,“她就是那个纵火犯。”

    “不可能!”程江涛瞪起眼睛,“都过去这么多年,她得老成什么样,除非她是鬼。要是鬼,贫道就是替天行道!”

    “她...不是人,可能也不是鬼。”

    米兰的身份特殊,她应该也是米氏家族祭祀的执行者。或多或少,可能身上有奇怪的东西,能够驻颜有术。

    她在警局寻找牌位?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米氏的族人,可能都会在祭祀中丧生,这个灾难的结局不会改变,作为米氏最后一个清楚祭祀过程的族人,一定要取回在警局的牌位,是想逃避责罚,彻底从四个家族中消失。好教其他的家主找不到?

    做其他人的小三,也真是煞费苦心,一般人都不会去想,一个已经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还去装嫩做人小三。

    如果她身上有魅惑之类的邪法,似乎也能做到。

    真是想不出,虚村里最后一个极为关键的人,没有死于几十年前的灾难和大火,没有死在警方的通缉和其他家族的追击,最终竟然是程江涛这个半路道士,误打误撞,下咒给弄死了。

    “你给她下的什么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