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217章 幽暗的存在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啊——!”

    缆绳没断,蒋雅南就开始大呼小叫。

    “别喊了,估计哪里卡住了,又没掉下去,结实着呢。”秦子骞说完。“崩”地一声,一根缆绳呼地砸碎了电车的挡风玻璃,带着钢铁的呼啸声就甩了下去。

    碎渣、冷风和雨水,顷刻打进电车,电车猛地一颤!

    “打脸了吧,完了,这下要掉了!”蒋雅南从座椅站起,但是却双腿发软,她清楚的看见,一个黑影从身后的过道经过,从车头翻了出去。

    “看我法咒!”程江涛甩出道符,却因为风雨过大,甩了回来。

    “你们都看到了吧,跟咱们一起坐车的,有只女鬼。”

    这次秦子骞也看得清清楚楚。

    是一道残影,但是与自己所见的鬼灵都不一样,说虚,比无形鬼还虚,说实,也没有血肉骨架。

    “嗵!”车体猛地向下颤动,蒋雅南面无血色,“跳车,必须跳车!”刚刚伸手抓了窗边,听见钢筋长长的发出一声哀鸣,吓得她不敢再动。

    电车缓缓的向上移动,又开始缓缓的匀速前进。

    三个人老老实实的坐在车厢里,相互对望,喘着粗气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回想着上车时的胆量,实在太肥了。丝毫没有想过,这辆破旧不堪的电车,还能不能行驶到终点。

    就这样保持着安静,三人的眼中渐渐看到了终点的月台。

    “嗵——!”随着电车靠站,车厢的四角亮起小灯。秦子骞亲耳听见,车闸落下扣住了铁轨的挂钩。

    “下车。”三人小心翼翼,极快的下了电车。

    “我们...是不是又回到原处了?”蒋雅南看着站台的摆设,跟刚才的小站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不。你看这里。”秦子骞向站台边指去,这个站台明显的处于高地,站台边有一条长长的水泥楼梯。

    他晃着手电筒,向站台的右侧照了照,几间漆黑的屋子,没有灯光,门口挂着请勿进入的铁牌,有一间用了木条,还封得结结实实。

    电筒的光芒顺着窗户照进屋内,像是生锈的控制台。

    “要是跟刚才的站台相似的话,在售票处的侧墙,应该有地图。”程江涛说话间,朝着车站侧面走去。

    蒋雅南拧开电筒,顺着台阶朝林子里照射,那是一条长长山路,经过雨水的冲刷,满地都是枯黄的树叶,似乎很长。

    “也许这里以前真的是旅游景点。”程江涛看着墙壁上的地图说道。

    秦、蒋两人凑上前去,只见一张画工极差的地图上,标注了几个地点。“这是车站,通过车站的唯一山路,可以到这里...”程江涛凑近了墙面上的地图,使劲在上面蹭了两下,“什么宫......”

    一个类似古代建筑的名称,被锈渍腐蚀,只留下一个“宫”字。

    “说不定是个庙。”蒋雅南接口。

    庙的范围不算最大,相比一段山路后的亮村,就小了很多。

    “估计是一路向上。”

    “跟着我们的黑影到底是什么,怎么看不到了?”蒋雅南贴着秦子骞,低声问着,她从内心深处抵触黑暗,可是明显,现在唯一前进的方向,是那个什么宫。

    “说实话,不像是鬼,要是鬼的话,应该早就扑上来了。”

    “会不会像是海市蜃楼一样的残相?可能真实的出现过的影像?”程江涛插了一句。

    “有...可能,”秦子骞回想所见,他清楚的记得,黑影从身边飘过,从车头翻了出去。而并不是直接飘过,“可能除了我们,还有人来过这里。”

    “也许也像我一样,甩脱了女鬼,然后独自探索。”

    “然后电车停顿,她就从车厢里翻了出去。”程江涛补上蒋雅南的话。

    “我们跟着她的残影,就能找到路。”蒋雅南说着,似乎寻找到了一丝线索。

    “跟她一起走,说不定死得更快。”秦子骞一句话,立刻把两人打回原形,一脸的懊恼。

    在山下的大雨,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山上,这里的雨已经停了。

    “向前面走走吧,说不定还能遇到它。只是要小心,这个残影可能只是反映她活着的时候,说不定,她已经死了。”

    三人又研究了一阵地图,确认了从站台到那个什么宫只有一条道路,这才走下石阶。

    “啪!”一声脆响,蒋雅南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抬起脚一看,一堆树叶的包裹下,似乎有一个白色的物体在发着暗光。

    “这是......”她弯腰拾起,是一块刚被自己踩成两半的莹白手镯。

    程江涛见她不动,也凑过来看,不知怎地,看见这手镯,有点熟悉。

    “这个镯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蒋雅南皱起眉头,翻着看了一圈,“应该是个漂亮的女人戴的。”

    “对了!米兰!我见米兰的手上有一只!”程江涛惊呼道。

    “米兰来过这里?”蒋雅南皱紧眉头。

    “我知道了,刚才我们见到的,就是米兰,是她留下的残影。”秦子骞说道,“之前我不能肯定它是只鬼,就是因为我们三个都能看见。如果是鬼的话,老程还没有开天眼,他应该看不到。可是他也见到了,证明不是。现在看来,是因为我们三个人跟她都有过接触,所以我们能在这阴气深重的地方见到她留下的影像。”

    “米兰已经死了,这是她生前留在这里的影像。那就是说,她经过的地方,就是安全的。”蒋雅南眼前一亮。

    “理论上是。但是米兰是虚村的祭祀执行者,她在这里做过什么,我们不知道。就算一直能见到她的残影,也不一定就是安全。”

    “你们...说什么虚村的祭祀?”程江涛开始越来越糊涂。

    “这事说来话长,总之我们发现了一个消失的村庄,而在村庄里,进行过某种对神灵的崇拜祭祀,虽然祭祀的目的和作用我们没有发现,可是却使得一个村庄的人都变成了吃人的怨灵。”蒋雅南说道。

    “米兰,就是你遇到的那个小三,她是虚村祭祀仪式的其中一个执行者,就是她最后一把大火,烧了虚村,逃出生天。不过现在看,她之前来过这个亮村。”

    “夜色引诱着我。水在呼唤着我。这是对的。不要摇。”程江涛说出了令两人更为震惊的话,“是这个吗?”

    程江涛眼睛盯着地面,凝重的继续说了下去,“太阳和月亮都在天上,被乌云所闭,你能说它消失了么?其实没有。”程江涛露出无奈的眼神,“一直都存在,黑了而已,不等于没有,跟仙佛僧道一样,不消失不显现的东西一样存在,只是看不到,它存在看不见的空间、一个幽暗的通道、一个与现世连接的通道里,等待通道大开之日。”

    “我在三岁的时候,亲眼看到母亲走进了夕阳。一轮在水面上的美丽夕阳......”

    “然后呢?”蒋雅南问了一句,就被秦子骞敲了一下脑袋。

    还能有然后吗?

    程江涛苦笑,“醒来之后,我就在道观里了。我爹也不知去向。这就是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