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218章 包围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虚村的经历,足令两人震撼内心,可是这亮村,也不像是省油的地方。

    “米兰是一个人来亮村的,这说明是在虚村出事之后,而跨越电车的动作,能告诉我们亮村出事的时间可能更早。因为她乘车的时候,电车也发生了停顿。”蒋雅南分析着,“不过凶杀案就......如果这里是凶案的源头,为什么早不发作,偏偏要到这个时候?”

    “她到这里做什么?不是这里也有她的牌位吧?那个什么宫,也是牌位祠堂么?”

    “你问我,我问谁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懂吗?”秦子骞回道。

    刚被雨水淋过的树木很是潮湿,山路上铺满落叶,应该很久没有人造访过了。

    三人不做声,顺着山路小心翼翼的前行。没有走多久,就发现一片泥石流留下的痕迹,冲毁了一段山道。

    “这里发生过自然灾害。”秦子骞说着,率先一个跨步,绕开了泥石流留下的突兀,脚下猛地一沉,冰凉没膝的水钻进了裤腿,右脚登时泡在水中。

    两块石碑就在面前,第三块紧挨的石壁已经歪在一旁,深凹的小道上,曲折复杂,大大小小的石碑立在两侧。

    说石碑的形状,像是墓碑,但是又没有字。奇怪的是每个墓碑之上,都放着像是龛一样的石台,一个个约有一米长短,错落有致,密密麻麻堆成了近三米的小山。

    往深处望去,石碑和碑山更多,一些零散的墓碑横在水中,不用问,绝对是一个墓地无疑。

    可能是墓地处在凹地,屯了不少水。

    “还是黄泉煞。”程江涛吸了口冷气,“尸体泡水,多冒僵尸,走在里面,可要千万当心。”

    “不能绕开走吗?”蒋雅南看着附近,似乎只有这一条道路。车站的地图上并没有标注,这条山路上,会有墓地。

    秦子骞掏出了明闪闪的菜刀,虽然兵器并不霸气,但是论剁骨头,没有任何一把刀能比得上菜刀更为锋利而又便于携带。

    关键的原因是,它在手腕上转动奇快,免去了长刀拖拽不够迅速的弊病。

    “我在前,雅南在中间,你来断后。我没走过的地方,你们别去,不管见到什么稀奇古怪,不要停下。”秦子骞说完,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跨过脚下的石碑,向右走了两步,被一只木笼子吸引了目光。

    那木笼子方方正正,放置一块粗壮的半截石碑之上,端坐着一个佛像,是真人尸体,还是石头,在阴沉的月光下几乎分辨不清。

    后背上挨了一拳,蒋雅南在身后压低声音:“你不是说不停下吗!”

    秦子骞呵呵笑了一声,冷不防“呱!”左侧猛然传来一声厉叫,在静谧的夜空中传得老远,他胸膛被狠狠的撞击,就向右边的石碑上倒去。

    他手上迅捷,一刀劈下,感觉虎口大震,菜刀碰到了更坚硬的东西,在漆黑的夜里迸出了火花,手腕一麻,菜刀登时脱手,不知道崩飞到了什么地方。

    扑簌簌地,面前多出一个人高的黑影!

    黑影的两端,飘忽着两团白色的鬼火,在诡异的鬼火里,有两张阴森恐怖的笑脸!

    张开瞳力的他这才发现,黑影的后背,背着一块巨大的石碑。它本身却很瘦小,被石碑压得没有双脚。

    敢情自己的一刀,不偏不倚磕在这石碑之上。

    “吾奉雷声普化天尊敕,神兵雷兵急如律令。”程江涛连拍两道蓝色雷咒,击下空中两只鬼脸,看见那背着石碑的恶鬼手臂上肌肉虬结,弓身拔背,背着石碑呜地冲到面前,自己再也没有时间抽出桃木剑,硬生生的被石碑砸中了脸,喀喇一声,下巴脱臼,在空中甩了一圈,差点砸到大声呼救正在后退的蒋雅南身上。

    咔嚓!石碑中的一棵凋零槐树,也遭了秧,从中断为两截,半截槐树的树干远远飞了出去,有如一把伞,重重的击在蒋雅南的后背。这一砸,蒋雅南的脖子又震歪了脖筋,噢地一声,也趴进水里,双手在水底的淤泥里乱抓,连着摸到好几根骨头,料想不会出自牛羊,吓得说不出话来。

    秦子骞胸口激荡,平息血气,也瞧见了那鬼身后泡在水中的两口棺木。棺材盖烂在一旁,棺木中的石灰、纸筋、棉垫等已凌乱不堪。他定了定神,只见两具棺木的盖上留着许多铁器崭凿印痕。

    那鬼撕呼着转过脸来,虚形的脸上带着金色的面具。露出的部分,满是被切割留下的刀痕,竟没有脸皮!

    他呜呜叫着,叫声凄厉而悲伤,十根手指如锥子般插入了他肩头。

    秦子骞的肩头喷出血来,溅在背碑鬼的脸上,听见他一声惨呼,捂脸后退,头上热气缓缓冒起,有如蒸笼,知道机不可失。

    大笑着忍痛出手,“老伯,我的血你不能碰!可要融化了!”

    不过几秒,双手就极快的就抓了他的下巴,跟上颚撕扯。

    “小心!”蒋雅南大喝一声,秦子骞刚把背碑鬼撕成两半,身后猛地一股劲风,就地就被卷入半空,隐约看到长长的白色衣袖挥过,突然就在眼底消失。

    “铃...铃...”空灵的一串铃铛响过,一双手就从空中冲自己的脖子捏来,原来还有一只。

    他自半空中飘落,一双手显现之后,逐渐现出了一只身着汉服的长发女鬼,满身是血扭曲着脸孔,尖叫着跟随扑来。

    随着落水,后背猛地一顶,觉得撞倒一件软物,一根木条从右眼的余光闪进眼里,同时觉得后背上压住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自己撞碎了那个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的木笼。

    他双手展开,抓住了面前汉服女鬼的双手,猛地扭动腰胯,从水里立刻站起,后背上有了重量,在木笼里的东西,紧紧攀上了后背!

    一时间阴风大作,被水所泡的墓地顷刻鬼火重重,一只只怨灵或紫或白,纷纷从石碑中显现出来,风声、水声、窃窃的话语和呻吟无比嘈杂的从四面八方传进了三人的耳朵。

    “铃......铃......”蒋雅南远远的瞅见,在墓群另一边的山路上,一群身着汉服盛装的女子,整齐排成了一条直线,从山路飘过,向着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