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第221章 轻轻的打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这一把推得她魂飞天外!

    在水里收不住身体,往幽魂的身上撞去!

    幽魂正缠着程江涛兜圈,也有知觉有生物靠近,呼地飘了丈许,回过怨气满布的脸,就在蒋雅南面前停驻,蒋雅南左脚猛地前探,稳住了身体。没想到后背一只大手,又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又推了她一把。

    “秦子骞!”她终于知道了始作俑者,是秦子骞一直在后面推她。

    头刚偏了一点,就看到这个坏小子的认真模样。

    “靠近一点!”秦子骞剑眉生威,对着自己像是威胁。

    蒋雅南怕得要死,但也没有犯傻,回想一路这些鬼好像没有靠近过自己,想来被秦子骞注意,所以拿自己当试验品。

    只是,我对他这么好,处处为他着想担忧,他居然毫不留情,当自己是小白鼠!

    不对,他不是当小白鼠,起码他也跟着冲过来了。

    就是这样,也是过分,这个实验的方法要是正确倒还罢了,要是失败,瞬间就能要两人的命!

    幽魂呼地飘散,在五步之外重新凝聚。果然是一副不再上前的姿态。

    秦子骞双眼一亮,“没事了,我们!”

    “啪!”一巴掌扇得响亮,蒋雅南收回手,狠狠瞪他一眼,本来心里生出的一丝丝好感,化为虚无。

    她上前扯住程江涛,“我们走!”

    秦子骞捂着脸颊,虽说这个方法的确证明了亮村墓群里的鬼惧怕蒋雅南,但是因为没有及时说明,还是惹恼了她。

    “秦子骞。”程江涛气喘吁吁,见蒋雅南扶住了自己,以为秦子骞已经死了,吓得不轻,回头一望,秦子骞正站在身旁,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被怒气冲冲的蒋雅南拉快了两步,急忙喊道:“等一下他,你走太快。”

    “让他拉血拉死。”她没好气的回答。

    程江涛不明事情始末,觉得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他摇晃着脑袋看看两人,刚才不是还见两人腻乎着嘛,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正要询问,却一眼看到蒋雅南贴在身上的病号服几乎贴身,连带着前胸肚腹,还有后背屁股,都泛出肉色。

    他个子没有蒋雅南高,这一眼看过去,正好到她前胸,脸上一臊,急忙低头,但还是极快的翻了眼皮,又瞅了一眼,“女色果然厉害,难怪人人追逐。”

    “你说什么?”蒋雅南问道,她没听清。

    “他说你湿了。他也湿了。”秦子骞回道,他坏笑着跟上,攀上程江涛的肩膀,挑了挑剑眉,“怎么样?好看吧?学道士就是这点不好,得偷着来。”

    “对”程江涛说完,猛地一摇头,“不,不不,不对。”

    他着了秦子骞的道,被他眼中的红光吸引,竟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

    蒋雅南哼了一声,甩开了他的手臂,独自向外走,不时用手扯着衣服后背,好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然而大雨倾盆,她又不能停下脚步,让身后的两人瞧个通透,料想两人脸上的一副嬉笑嘴脸,羞得脸红彤彤的,不停咒骂秦子骞不要脸。

    “早知道,这里的鬼都躲她,我就不流血了。”秦子骞终于墓地的河道里走出,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在虚村时,蒋雅南并没有这种能力,可在这亮村,鬼已经开始惧怕她了。他皱起眉头,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是她如同自己一样,正在逐渐的觉醒?还是一种巧合,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能力,只是遇到女人,这些鬼就主动放过?

    是认为她是祭品?抑或是蒋雅南身上带着什么辟邪东西。

    他将目光又移到她的后背,看着她一步一摇的屁股,一件病号服,哪里会有什么辟邪之物,从思索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凡人,你停一会吧,这么走下去,连鬼都想在你屁股上狠拍一把。”

    “秦子骞!臭不要脸!”蒋雅南转过身,双手紧贴在小腹上的病号服扯住,红着脸骂着,“你看够了没有!”

    “你看到了吧,她湿身之后,鬼就不敢扑上来了。”秦子骞避开她愤怒眼神,冲程江涛说道。

    程江涛咳了一声,“女人属阴,她和你一样,身上没有生火,或许被鬼当做同类雅南,要是你不介意,借我手掌一看。”

    蒋雅南伸出左掌,程江涛扁起嘴巴,“男左女右。”却还是一样看到了她左手的命格,一把扣住她左手,“你这个左掌,可是紫薇入宫,左辅右弼,要是男人的手,可是皇帝命。”翻开右掌,借着月光一瞧,却神色平淡,“这右掌没什么运数,凡夫俗子。”

    秦子骞来了兴趣,在一旁讽刺,“看吧,生错了命,你赶紧变性。”

    知道蒋雅南脸上不好看,给程江涛递出左手,“给我也看看。”

    “行了!别闹了,好不容易我们算是走出来了,现在就快到那个古建筑。要么走下去,要么得赶紧寻找出路。”蒋雅南没好气的说着,眼睛飞快朝着他身上的伤口看了一眼。

    他受伤太重,别看嘴上胡说八道,只怕一路苦撑,已经极限,自己也在脱水,加上程江涛疲惫不堪,如果有办法离开,那是最好不过。

    “归阴阵要施展,至少得要一面镜子才行。我们从镜子里出来,就得找面镜子才能出去。”程江涛说道,这个程度,不适合继续探索,他也想着离开。

    “以水为镜,可不可以?”蒋雅南指着墓地边的水道。

    程江涛猛地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就想不到。”

    “嗯,看屁股了,哪有时间想。”秦子骞说的程江涛脸红,他不答话,从裤兜里掏出石灰和红绳,在水边布置。

    没了鬼物侵袭的忧虑,他开始变得专心致志。

    “我们给他护法。”蒋雅南看他有办法布阵,欣喜不已。瞥了秦子骞,虽然没说话,嘴上还是撇着不满。

    “臭不要脸的,在这里不跟你计较,等到回去,我好好跟你算账!”

    “来劲了是吧?”秦子骞俊脸一翻,“跟我算账,你先到床上把前面的账清了。”

    “啪!”蒋雅南的屁股被狠狠拍了一掌,猛地一个激灵。

    “算是利息。”秦子骞嬉皮笑脸,又把手放到她屁股上轻揉,“我保证后面轻轻的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