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祭祀的结果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老程呢?”蒋雅南见吕博逐渐迷糊,发现没了他的身影。

    “跑了呗。跟着咱俩多危险,估计他一听到吕博喊叫,就吓得赶紧跑了,这家伙肯定背着案底,不敢露面。”秦子骞哭笑不得,这程江涛比自己还要神出鬼没。他说完,拍拍吕博的肩膀,“从明天起,你去我公司上班吧。赔了算我的。”

    吕博木然的点头,听他说公司的地址。

    秦子骞处理了手头上的事,身体疼痛皆来,有心想跟蒋雅南分开一阵,好让体力和伤痕恢复,已经没了那个力气。

    “走,去你的事务所。”

    蒋雅南还记得刚才残忍的杀戮,身心疲惫的同时也非常害怕。听他这么说,扶住了他。

    “你要不要紧,不行上医院去?”

    “先睡一觉,你和我一起。”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记得来一发!”蒋雅南吼道。

    “什么一发啊,你能扭摆我还不能挺呢,哪有那个力气!我是说,到你事务所睡一觉!就是睡觉,没别的。”

    “你有租屋,有别墅,到我哪里睡什么觉?”

    “亮村的东西见你就躲,我浑身是伤,我们在一起,才安全些。你敢说你不害怕?”秦子骞回道。

    蒋雅南不吱声了,亮村的遭遇是想都没想过的可怕。

    何况,他也不像是一副能做出什么的样子。

    半个小时后,蒋雅南用钥匙打开了事务所的门,闻到了香草味蜡烛与陈旧地毯交替的味道。她打开了空调,听见它嗡地一声开始工作。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闭上双眼,仿佛让自己镇定下来,随后她转过身,搀着秦子骞走进客厅旁的小卧。

    秦子骞摇摇晃晃,想在床边坐下,然而卷着蒋雅南,就躺在了床上。

    “子骞,你等一下,你浑身是血。”蒋雅南皱起眉头,拽了他几把,但是他已经迅速的睡去了。看来自己最喜欢的床单,是别想再要了。

    这床单上是她曾经有过的记忆,因为是萧元恺和她一起挑下的。但是最终,萧元恺也只是跟她拉了拉手。

    她强撑着从床上爬起,走到厨房的橱柜,橱柜基本上是空的,只有薄脆饼干、几袋方便面和一罐可乐。

    还有大夫曾经给自己开的提神片。

    她拿出药瓶,倒出了六粒丢进口里直接咀嚼,这种提神片带着,咀嚼药效抵达神经系统会更快,但是味道很苦。

    从饮水机里倒了杯水,洒了一点盐喝下,又到浴室里的洗脸盆柜子里取了新毛巾,用灭菌皂液浸透。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狼狈的模样,长长的黑发打了结,双目充血,眼神疲惫。

    她顾不上自己脏污的脸,准备妥当之后,就端着盆去给秦子骞进行消毒处理。她清楚得看到毛巾敷到秦子骞身上时,他皱眉的表情。

    幸亏秦子骞疲倦,否则这灼痛令人难忍。

    秦子骞身上满是爪痕,深深浅浅,每一道肉似乎都翻起。有些地方血肉和衣物粘连,令她不得不取了剪刀。

    一场折腾下来,几乎天明。

    秦子骞觉得双腿沉重,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蒋雅南左手拿着毛巾,右手拿着剪刀,趴在自己小腿上睡得正香,剪刀若是再上移半寸,登时能叫他残疾。

    他苦笑中内心触动,把她扶起,取过毛巾和剪刀,轻轻放到枕头上,生平第一次脱下女人的衣服,毫无冲动的给她盖上被子。

    他关上卧室门,看着破旧的事务所。

    经历过大战的一幕又转回脑子,铁桌上还留着他的掌印。

    这里,该好好休整一下了。

    蒋雅南这一睡,整整睡了两天半。等她转醒,竟然是在医院里!且不说身上的衣服被换过,就连新衣都带着标签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病房一旁的柜子上。

    “这是特护病房?”

    “是。姐夫弄的。”蒋雅琴从床边探过头,一脸的酸意。

    “姐夫?”蒋雅南一愣。

    “秦子骞啊,他送你来医院,事无巨细,照顾的十分周到,临走时还怕你看到自己的样子会吓一跳,拆了这房间的所有镜子。可不是已经成姐夫了吗?”

    拆镜子?是怕自己再被鬼拽进亮村吧。

    “对了,雅琴,江州和锦都附近,有没有一个亮村?”

    “亮村是什么村?我连听都没听过。”蒋雅琴回道。

    “秦子骞呢?”

    “我怎么知道,他给你买了手机,就在旁边充电,就存了他的号码,你自己不会问啊。”

    蒋雅南从床头柜上取了手机,看见粉色的外壳,秀眉紧蹙,但是又被这色彩折服。

    他眼光不错,也真会挑颜色。

    “老薛呢?你把他叫来,我有事跟他谈。”蒋雅南说道。

    “薛队跟民事顾问毕子晋出差了,最近不在江州,听说是去找个道士什么的。也不知道破个凶杀案,找道士干嘛。”蒋雅琴说着,取了一只苹果,“姐,我给你削一个吧?”

    找道士?

    那是为了布路,进亮村。

    蒋雅南一把掀开了被子,“走,回警局。我得把亮村找出来。”

    “你干嘛呀,伤才刚好。”蒋雅琴急忙按她,“凶杀案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案发地点已经暂时查封,短时不会有结果,你就是去警局,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你先养好身体!”

    “说的对。”一个女人推开病房,走了进来。

    正是阎君周晴。

    “雅琴,我有点饿了,市里刚召开个会议,你给妈去医院灶上打口饭,我在医院陪你姐一起吃。”

    “好。”蒋雅琴离开了。

    病房里立刻沉闷起来。周晴站在蒋雅南面前,似乎准备好了接受她的质问。

    “妈,你能说一下,这里是什么事吗?”

    “雅南,其实我到阳间,也是想弄清事情的始末。身为地府仙官,对虚村的一切一无所知。阳间的事我们从未干预,也从不关注。但是这次不同,阳世的祭祀明显对冥间造成冲击。我回地府,就是去补冥间的漏洞。”周晴在床边坐下。

    “虚村的祭祀能直通冥间,成功的打开缺口。无论阳世的人们祭拜或是虔诚信仰什么,他们通过了供奉的方式,与冥间沟通

    。但是仪式必须正确完成,不然所有压抑的魂魄都会存活于世。这远远超出拜神的范围,变成祭神了。”

    “祭神和拜神有着本质的区别,拜神拜不好,没有人受罚,神得到求拜亦不怪罪,但是祭神本身,就是对神的强烈渴望,希望神灵护佑显圣,要是祭拜的方式错误,得到的是灾难。”

    “用你们所知的来说,就好比碟仙,你能从碟仙哪里知道未来,但是你敢问她为什么成为碟仙了吗?”周晴眨了眨大眼,“有些祭祀本身,就是禁忌,不能触碰亵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