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蛇身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通过吕博,秦子骞找到了薛弘济的墓。

    蒋雅南去警局查找附近村落的资料,怕毕子晋见到他,所以给了他两天的时间自由活动。至于墓地的安排,让薛弘济、董若兮、蒋晗嫣的墓地并排搁置一起。

    秦子骞无奈,只得把三人都祭奠一番。看着三人的牌位,无限感触。

    薛弘济博学,最终只给自己留下一张图书馆的借书卡,蒋、董二人虽然对自己态度不同,却都为了爱他回到地府。

    没有薛弘济的幻觉辅助,想要再回学校,就得伪造高中成绩,现在失去暗示的他,自认没有那个能力。阎君周晴既然祛除了他的神力,也意味着阎罗这个位置,已经意属他人。

    还有5天,这一年才能过去。他的五行才算恢复正常,他注定被地府扫地出门。

    殡仪馆后的祭拜墓地,人们三三两两,冷冷戚戚。

    他最害怕送别的场面,所以也就坐在薛弘济的墓碑前,点了一支烟,靠着墓碑,看着来扫墓的人们都跟亲人说些什么。

    蒋晗嫣、董若兮的墓,他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他还不起。因为这两个女人,都铭刻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

    活着的时候,没时间机会珍惜,现在死了,就是在碑前痛哭流涕,又有个毛用!

    “薛老师,你是第一个不愿放弃我的老师,我谢谢你了。”听了半天,秦子骞也没跟扫墓的人学上几句,他觉得那些都是空话,不如自己的好。

    正在组织些好听的话来夸夸薛弘济,就见一人穿着拖鞋从面前走过。

    他叼着烟卷抬头,看着那人四十多岁,一身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打扮,双手抱着一只深棕色的骨灰盒,木然的从身边走过,对秦子骞注视的目光,视而不见。

    拖鞋?

    秦子骞被引起了注意,殡仪馆的人自己上次到访,也都清楚是那几个,四十好几的好像还没有见过。

    他与那人保持了一段距离,跟随上去。

    那人不时的用手去抓挠后脑勺,似乎是很痒。这个动作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刚刚剧烈运动身上正在不停的出汗导致。

    看着他抱着骨灰盒不停的朝后山荒林中走,秦子骞也挠挠后脑勺,“兄弟,你这是要去哪?”

    殡仪馆的地下,是王氏集团秘密修建的一所废弃医院,这个人行踪诡秘,说不定是王氏集团的小喽啰。

    眼前他走过山腰的一处拐角,秦子骞并做两步,追了过去。

    然而面前是一处废弃的防空洞。四周没见那人的踪影。

    进去了?

    秦子骞望着铁锈满布虚掩的淡蓝色铁门,轻轻推开。

    通道里传出潮湿和铁锈混杂的味道,里面一片黑暗。

    防空洞的通道狭小窄仄,秦子骞一手按在了通道的墙壁,却觉得异样,透过门口的光线,看了看墙壁。

    所有壁面上面都刻画着复杂的纹路,这些纹路乍一看去犹如道家符文,但是杂乱无序,丝毫没有组合的可能。

    再往深处走,就得提上十二分精神,且不说伸手不见五指,那个手捧骨灰的人随时可能转回来。

    墙壁上的字符越来越大,他掏出了打火机,一串串血红色的段落小字,铭刻在墙面,但是非常遗憾,全是用小篆来写,有些简单,还能认出一些,繁复的压根看不懂。

    却可以从这些文字的气势中,体会出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氛围,甚至连每一笔每一划,都带着某种神秘规律,这些笔划与墙壁浑然一体,让人感觉,这四个字就象是从石头中长出来的一样,而不是铭刻的。

    “是谁!”黑暗中一声喊,秦子骞屏住呼吸,急忙贴在了墙壁上。

    “启禀魏公,这是二十三皇子的骨灰。”冷测测的一句话,让秦子骞在黑暗中瞪圆了眼睛,不禁联想到,那个抱着骨灰盒的奇怪男人。

    “又失败了。对吗?我早说过,王家已经没落了,就算找再多合适的人,也没用。五十多年前的仪式失败,导致我们不可能再成功。天朝注定不会再出皇帝,凡修再无登仙成佛。”那人回道。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听上去十分苍老。

    妈蛋。什么年代了,还想着皇帝?

    秦子骞在心里骂了一句。

    “你们王氏,这么多年折腾的够了。别再做什么成仙做皇帝的梦。亮村至今毫无下落,秦家无一人生还,少了他们,就想弥补当年的过错,都异常艰难。再过没多久,人都死绝了,就没人能记得仪式该怎么做。地下皇城,最后也是南柯一梦......”

    “咔——!”一声木响,不知道什么东西打开。

    “这是骨灰?”老人的声音含带着疑问。

    “呯!”一声枪响,震得秦子骞几乎耳鸣。

    一条黑乎乎粗壮的东西,从秦子骞的面前甩过,直接落在地上,泥浆直接溅射在他的脸上,空气中立即散发出一股焦糊的气味。

    洞里没了其他声音。

    他屏住呼吸听了一阵,对脚下的东西好奇,弯下腰点了火机,这一探吓了一跳,眼睛里看到了深墨绿如蛇身一般的鳞片!

    这是一条大蛇!

    “蓬!”还没等他反应,蛇身突然起火,如同一长条火龙,一路向前延伸,将防空洞的墙壁上血红的篆字照的通明。

    秦子骞顺着这条长长的“火路”,小心翼翼的前进了二十步,拐了一个弯,看得张口结舌。

    石壁上升腾着一条条长龙般的火焰,把空旷的防空洞内部烧得一片漆黑,但是只有明火,却不见烟雾。

    空旷的防空洞内部已然倒塌,一些矿工才使用的生锈梯架立在一口井的两侧,无论以前进行过什么样的工程,都是一处废弃的工程旧址。

    那个穿着拖鞋的人,背后被蛇尾穿透,一条蛇尾腾起熊熊烈火,连着他死去的躯身体一同燃烧。脚下有一只自制手枪。

    骨灰盒落在旁边地上,白的就像石灰。

    数十条长龙般的火焰,挤在了防空洞中央的一口古井上。

    秦子骞歪侧着脑袋,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

    那古井口上,火势更烈,熊熊烈火里,是一个活人的上半身,数十条纵深的火龙,纷纷聚集在那人的腰下!

    他并没有下半身!这数十条像是蛇尾的物体,就是他下半身的躯干!

    这个“魏公”,明显是受了这个送骨灰的一枪,在临死之际,用蛇尾的下半身,取了对方的命!

    可这......人身蛇尾,是个什么东西?

    女娲?鲛人?

    秦子骞深深皱起了眉头,这个“魏公”燃点可够低的,一定是他点燃了打火机,促使他的尸体燃烧,要是带着手机或是手电筒就好了,起码现在能看个全貌。

    现在只能等火停下来,看人干。

    他越来越疑惑,这次来殡仪馆的墓地,信息量有点大。

    如果这个“魏公”就是面前燃烧的怪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