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带我出去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慢点,慢点儿,老鬼跟不上了。”一个粗犷声音,从城门里传来,带了城墙回音,听起来嗡嗡作响。

    地鸣的隆隆风声卷了一股强烈的枪硝味道,冲进秦子骞的鼻孔。几人相互搀扶,从城门里连滚带爬跑了出来,当啷一声,一把铲子落在石板地面上,秦子骞急忙绕着石碑转到了背面。

    “好像有人。”一个人紧张的说道。

    “有毛,这是地下!我们休息一下吧。这里看起来似乎安全。”苍老的声音像是上了岁数,不住的喘气,咕咚一声,坐到了地下。

    “我早就说过,江州地下有墓,但是没料到,这里竟然还有一座地下皇城!”老人说着,拧开水壶,咕嘟嘟喝了几口水。

    秦子骞料想这个石碑并不安全,一脚踩在石碑墩子上,攀住了石碑顶,咔吧一声响,原来在神力具备的情况下轻松的动作,现下做了出来,竟然扭到了胳膊筋,忍不住“唔”了一声。

    “小许,去那石碑看看,好像有声音。”老人的耳朵很尖。

    秦子骞吃了一惊,手脚并用,爬到了石碑上。还没站直身体,脑袋顶就碰到一根石柱,疼痛难当。急忙攀到了石柱之上,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房梁直通皇城内,似乎是石壁顶梁的边角。

    顶梁依顶所建,竟是个弧形。这下看到头顶上发亮的物体,竟是一颗暗暗发光的珍珠。

    他吐吐舌头,感情这头顶上的星光,都是夜明珠反射下的光芒。这工程量,可谓巧夺天工了。

    缩身石梁,向下望去,四个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个年轻后生握着高强光电筒,朝着石碑前后照过,没见到人,就把碑文顺畅的读了一遍。

    “明皇城建在墓穴之下,这谁想过?”老人说着,搁下了身上的铁铲和包裹。

    秦子骞见四人身上都背负铁铲,微微皱眉。

    四个盗墓贼。

    “老鬼,你是不是来过这里?怎么知道这个方向通往城门?”那粗犷的声音说着。把手上的自制猎枪搁在地上。秦子骞看他赤着胳膊,一身的肌肉,挑了挑眉毛。

    “说没来过,你们不信,但是没来过,不等于没见过。老头我今年六十多了,十岁跟着大人们破四旧,川成市曾经有过明代皇城,你们知道不?就是这个地下皇城的缩小版。明皇城都一个样儿!”

    他点了一支烟,坐在地上吃起饼干,“我就知道不能跟你们下来,现在洞挖得歪了。墓是找不到了。只怕照原路返回,还得碰到那半截蛇人。既然出了城门,就别想着进去了。”

    “老爷子,你说我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这皇城是谁的?”

    “蛤蟆天子朱由崧。弘光皇帝,在位仅仅八个月,无知专横、整日沉湎于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当清军南下,他还下令广选美女。由于纵欲无度,还命人替他捉蛤蟆配药,算不上个好东西。这地下皇城,只怕建制更早,怕是在崇祯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了。别问那蛇人是什么东西,我也没见过。”

    “他提前知道自己有皇帝命?”看石碑的年轻人走了回去,将电筒放在地上,也放下包裹,取出饼干坐在老头的面前。

    “谁清楚呢?反正老祖宗的东西,比我们现在要丰富。很多技艺都失传了,你们要不是给钱多,我会跟你们下来?”老头哼了一声,“这下可好,除了再找出口,没别的出路。”

    “憨子,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出路。”那粗犷汉子拍了一把身边的瘦削男人。

    “唉,晚节不保啊。”老头活动了一下脖颈,“想要出去,只怕机会渺茫,遇到墓好说,遇到地宫,单凭我们四个,只怕没有活路,小许,要是发现手机有信号,报警吧。”

    “报警!你这老头是不是吃错药了,报什么警!”粗犷汉子抡起胳膊,被旁边的“小许”按了下来,“小武,听老爷子说。”

    “小子,地宫你也可能见过,眼前像是和地面上一样的皇城,你见过没有?你知道站在这皇城最高点,到头上的顶,得有多高?你知道这顶,得有多厚?将覆盖土夯填密实,反复的工序有多少次?这是地下,有地下水,你看我们一路走来,那一处塌陷了?”

    老头有点激动,声音有些大,“我告诉你,就是你能够像蜘蛛侠一样贴在墙上,手里握着强力钻机,没有一年,你绝对看不到上面的土!”

    他回头望着藏在黑暗中的皇城,“就算我们变成了一堆骨头,过个四五百年,这里也漏不下来一滴水......”

    脚步声传来,那个叫憨子的带着猎枪回来了,“前面...是水...”

    老头长叹一声,“在水里,我可扑腾不了几下,找地方打电话报警吧。争取宽大处理。我这‘地下活图’以后再没脸了。”

    “这么说,这一趟就完了?我们死了6个兄弟,就完了?”小武瞪圆眼睛,不可置信。

    “还是想着怎么活下去吧。前面有水,只要报警,7天之内获救,我们还是有一线生机的。”老头说着,“我早给你们说过,风险太大。江州这个地方,外来务工的人很多,也常出案子,本来警方就紧张。你们信不信,望风的几个文物贩子,这会儿一定把我们都招出去了。”

    “他们不稀罕我们,也不稀罕我们从里面带出去的东西么?”小武从地上站起。

    “就地销货,从不打手,是这行儿的规矩。你们觉得从这里出去的东西,贩子能给多少钱?事实上就算你带了价值连城的明器出去,敢留在手上吗?他们更鬼精,不愁你不去找他销货,你真以为随便就能挣个百十来万?我告诉你,干了这个行当,一辈子,兄弟死绝,你也发不了财。”

    三个人听着一阵沉默。

    老头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我的兄弟,年轻就干这个行当,从来没有风光过,有了点儿一下铲儿,在洞里一住就是几个月,最后怎么招儿,就活活埋在盗洞里。生死就在一线之间。”

    “你知道还不救?”小武追问。

    “救,也没这个规矩。你也根本没见过那个阵势,洞一塌,你长八只手,都翻不出那些土。”

    “那就是说,我们一辈子发不了财?现在就得死。”小武说着,语气露了怯。

    “能发财!谁带我出去,我给一个亿!”秦子骞缩在石梁上,吼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