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廷尉寒月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看着蛇人们的阵势,锁在囚车之中,渐渐向皇城内部而去。期间又有几批蛇人,慢慢汇入神营司的队伍,使得队伍逐渐加大。

    他回头望去,只见东华门的门洞缩成了一个拱形的小门,在两侧边角上,有着两座设计精巧的角楼。

    与城楼的破损相比,算是完整。

    皇城的格局,像是外城墙四边各有一门,东为东华门,西为西华门。南为午门,北为神武门,与阳世的一模一样。

    “魏家到底是看守,还是地下皇城的统治者?”秦子骞问了身边的寒月。

    寒月冷冰冰的没有回答,让他讨个没趣。

    对这个“魏廷尉”,自己实在活活把她坑了一把,秦子骞笑笑,转念一想,要是不坑的话,只怕现下他的身体,早就被蛇人们分尸了。

    既然那领头的男蛇说是还要处理贼人,估计是还有人仍在逃脱没有抓住。

    自己和寒月的时间,可能还要多一点。

    “女神保佑,那些盗墓的命大。”他衷心祈祷了一句。

    “什么女神!叫上仙!”寒月斥道。

    “肯跟我说话啦?在我这里,那雕像刻得那么美,就是女神。”秦子骞道,“要不是我先拜了她,只怕现在早就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寒月问道。

    “我的特征这么明显,当然是个男人。”秦子骞回答。

    “呸,不要脸。”

    秦子骞一乐,“在上面也有一个女人,天天骂我不要脸,有机会你们见见,说不定还能做闺蜜。”

    他见囚车在蛇兵簇拥之下,抬进了内皇城,不由得皱起俊眉。

    如果这个魏家掌管着地下皇城,又怎么让王家来寻找皇子呢?这么高阶的任务,理应由魏家来做。

    他原本认为,魏家式微,无法控制其他的家族,但是现在看到蛇兵们越来越多的聚集,逐渐像是有成千上万,开始对自己的猜度产生了怀疑。

    送骨灰的那个王家人,还有从洞外灭火拉下机关的人,对魏家极为忌惮,不是没有道理。

    魏氏依旧强大,不过不是在地上,而是地下。

    自己到底还是阎罗转世,就算是扫地出门,也没走寻常盗墓贼之路,而是直接成了魏家的囚犯。

    虽说还是一死,但是这死可比莫名其妙认为碰到怪物要强太多。

    “你们平时见不到活人下来,在这地下都吃喝些什么?”尽管他现在满脑子疑问,料想寒月也不会主动交代,要撬开她的嘴,还是要攻心为主。

    寒月不说话。

    “你们生宝宝吗?能活多久?”

    寒月还是不说话。

    “我知道了,你们下蛋。”

    “你下蛋!”寒月终于忍耐不住,回了一句。

    “我问你话,你又不回答。你们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你告诉我,宝宝还能怎么生,只能是下蛋。”

    寒月翻他一眼,又不吭声了。

    猛地囚车晃动,一队蛇兵从主队分开,剩下的继续向皇城内而行,囚车顺着南门方向驶去。

    “这是去哪?不先见皇上吗?”秦子骞问道。

    “去午门旁的水牢。”寒月说着,黄色的眼珠寒光一闪,“等到了水牢,我要你死得难看!”

    “咱们两个不是一起死么?”秦子骞深深吃惊。

    “是一起死,不过你在我肚子里,比我早死。”寒月说到最后四个字,几乎就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

    “你看啊,其实这个事儿不该怪我,我也不知道会死啊。何况,我不是冒犯魏家,实际上,我和魏公一起被害,他被人开枪打死,插在锉骨钢刀上,我中了机关,陷入流沙,到了东华门......”

    “你说什么!魏公死了!”寒月大呼小叫。

    “安静点!”一名蛇兵训斥道。

    寒月掩饰不住惊惧,压低了声音,“魏公怎么死的?”

    “想知道,你得答应不要吃我。”秦子骞瞬间又找到了突破口,这个寒月真的经不起绕,稍微几句,就能把直肠子的她耍得兜兜转。

    廷尉就是廷尉,就算是个女人,也是个风风火火的主,成不了满肚子坏水的太监和宰相。

    寒月呼了口气,从现在开始,打算一句话也不说了。说多错多,处处受这个无良男人所制。但是和秦子骞一样,她也是满脑子疑问,如鱼骨在喉,不吐不快。

    秦子骞知道性命暂时保住了,也就观察起周围的情势,远远的看到那“神营司”的蛇兵不停的进殿,对地下皇城的蛇兵划分有了大概的猜测。

    魏家掌管着王氏家族建造的地下皇城,一定保守着什么不被人所知的秘密,至于在地面上行走的王家、秦家和米家,都听命魏家的最高指示。

    而在皇城的蛇兵,实际没有接触地面上的机会,没有仗打,没有最高领袖,而作为主要修缮和建造的蛇兵,也就位置崇高,这些士兵和护卫蛇兵,也就听从指挥。

    对于闯入者,只有六个姓,才是他们可能保留、放过,抑或是晚点再杀的对象。

    这是对于地上的家族人一种保护措施。

    也就是说,六姓之中,一定包含这四个姓,无论用那一个,都能活的更长久。

    只是,还有两个姓,又是什么?

    还在恍惚,囚车门吱呀打开,两条蛇尾伸了进来,一条裹住自己,另一条裹住了寒月,把两人同时从囚车上拽下,两名押解的蛇兵向路边的一道铁门走去。

    不用说了,已经到了最后一站,水牢。

    哐当一声,铁门大开,一股刺鼻的水酸味,扑面而至,秦子骞皱起眉头,这水像是能够腐蚀,可不是什么泡水这么简单。

    还未入水,两个蛇兵就把他和寒月放在了门口,“廷尉大人,你别让我们难做,我们也不关你们。就在这水牢口,要是见神营司的人来,赶紧下去。”

    寒月点点头。

    “你混得不错啊,还是有自己人照顾的嘛。”秦子骞赞了一句,这蛇兵给寒月面子,免受水牢之苦。两名蛇兵滑行走开,和其他蛇兵一起,围在午门处,算是休息。

    “他们也不是给我面子,是给神营司大人面子。你把我全毁了......”寒月神色一黯,“现在可以说了,魏公怎么死的?”

    “神营司大人,就是刚才那个英俊男人吧?”秦子骞反应奇快,见她脸上气色不好,回想她的话里含义,“你本来是要嫁他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