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第241章 镇宫尉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两人屏住呼吸,缩在瀑布之后,秦子骞抱紧魏寒月,一吻过后,像是莫名有了关联,魏寒月竟在此时,盼望秦子骞就是神官,千万别死。

    秦子骞见她紧张的发抖,有些后悔,作为一个人,永远无法跟这样的一条蛇发生什么故事。他情不自禁已经惯常,只是这个动作,可能会拖累魏寒月的一生。

    有心想跟她说声抱歉,可是蛇兵渐渐靠近,也不敢出声了。

    “我亲眼看他们进寝宫!御膳司的人也说他们用过食,还能躲到哪里去?”一名蛇兵说着,脸上白得发青。

    他的眼珠子有些蓝,是个外国人,中文说得极其流利,眼神就像钢针,尖锐得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另一名蛇兵接口,“总在皇城之内,又上不了天。”

    魏寒月和秦子骞四目相对。

    秦子骞淡淡笑笑,没那么好运气。

    从蛇兵口里的称呼,就能得窥他已经被镇宫尉排除在外,现在是一名地道的闯入者,不是神官。

    这一场搜捕,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去。

    咚——!

    连续的钟响一声接着一声,魏寒月面如死灰,她异常清楚,蛇兵们已经奉命在地下皇城里四处搜寻。

    只听得四下里都是嘤嘤如婴儿般的传令吆喝之声,她闭上了眼睛。就算能避开第一场搜捕,到了第二次,又怎么能够避开?

    “走吧,这里没人。”蛇兵说着,两条蛇兵就开始准备出院。

    “那个小廷尉和闯入者找到了吗?”沙沙声里,一队蛇兵又至,挡住了两名蛇兵的去路,领头的蛇兵队长一进竹院,“一间间的搜!”

    秦子骞和魏寒月这一惊非同小可,互相握着的手各自捏了一捏,藏在假山之后,一动也不敢动,在微光下向瀑布外望去,瞧来人身影,依稀看得清楚,正是魏寒月的未婚夫魏昊辰。

    他吸了几口气,目光停在了假山之上,刚刚皱起眉头,一个蛇兵咔嚓一声,扯下了殿门。

    “这......大人...这里不结实了。”那蛇兵一脸尴尬。

    魏昊辰皱眉训斥,“你也是神营司的人!不知道犯了何罪么!拖下去!”

    几名蛇兵随即就把他从面前拖走,魏昊辰转过脑袋,站在竹院中等待进屋搜索的蛇兵回复。

    不多时,就有一人回禀,“侍郎大人,这里没人!”

    魏昊辰嘿嘿笑了两声,伸手向假山一指,“给我到瀑布里看看!”

    魏寒月叫苦,就是这第一次的追捕,也还是难逃劫数。正要抢在秦子骞前出去,被秦子骞扯住。

    “敢来一个我们杀一个。”他说的利落干脆,决定同归于尽了。

    那最先抵达竹院的两名蛇兵为了抢功,抢在最前,低头穿过急流,突然察觉一股腥风扑面,他两人刚才就来查看,竹院里并没动静,怎么能想到这瀑布后面有人。

    这蛇兵想要闪避,右腕已经被人扣住,一股极大的力气推来,撞上了身边同伴,这一下有了提防,双手齐上,向前反抓,果然又是一拳击来,右手刚还了一拳,没看清敌人对手是谁,忽地就被一条蛇尾横扫,来势飞快,躲避不及,狠狠的拍在面门上,脚下蛇尾在假山边上一滑,就被拍了出来。

    身后的蛇兵本向后仰,做好了扶他的准备,后脑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勾,狠狠撞在倒出的蛇兵头上。

    “呯!”地脆响,两人的脑袋磕在一起,像是劈烂的两只西瓜,登时血浆四溅。

    四下里一片惊呼,两名蛇兵的尸体,已经落在池塘,顷刻把塘水染得通红。

    “瀑布后有人!”蛇兵立刻有了骚乱,纷纷上前围困。

    原来魏寒月本来想使个办法引开蛇兵,但秦子骞眼见事态已急,实在不能稍有踌躇,他示意魏寒月俟机伏击,自己先伸手去,引得蛇兵大意,再由魏寒月乘虚补上,打一个出其不意。瀑布水声隆隆,众人均未发觉。

    两人奋力将两名蛇兵打杀,都是又惊又喜。

    “取长矛来!”魏昊辰冷喝道,又让秦子骞和魏寒月欣喜的心情降到谷底。缝隙之中再无地方躲避,只要蛇兵长矛探入,顷刻就是十几个窟窿,哪里能活?

    “你未婚夫对你还挺了解,本来我们可以躲过去的,一定是你的气味被他留意到了。我们出去吧。”

    魏寒月伸手捋过长发,一声不吭。

    剩下的结局就是作为祭品,到墓里侍奉家主。

    “你们挺会躲,差点就让你们从我眼皮底下溜掉。寒月,你实在令人太失望了。”魏昊辰见两人从瀑布相拥而出,眼神也就跟着怨毒,暗暗发誓,不管镇宫尉如何治罪,要先弄死这个男人不可!

    “放他走,我愿做家主墓中天灯。”魏寒月的一句话,让上前抓她的蛇兵突然停下。

    “你疯了么!”魏昊辰五官扭曲,“要是做灯芯,可要大卸八块!每一刀下去,可不见得你会死。”

    秦子骞伸出右手,放在魏寒月的肩膀上,“不用,我能饿死。”

    他表现出的亲昵动作,让蛇兵们大跌眼镜。

    魏昊辰的脸色愈发难看,咬牙切齿的道:“把他咬死!”

    “沙——!”蛇兵不但没有听命,反而纷纷推开,就连魏寒月,也迅速从秦子骞的身边跳进了池塘里。

    “寒月......”秦子骞心头一跳,怕她落入蛇兵手里,右足向前,踏进了池塘。

    诡异的风突然吹过,一只人手垂下,快速的从他眼前滑过,吸引他急忙抬头。

    一件素衣白衣长裙,带了些许黑色脏污,长发凌乱,随着一张破损绽放的死人脸在空中倒挂下来,骤地睁开双眼。

    “镇宫尉大人!”蛇兵齐声大呼,纷纷跪倒一地,即使在池塘中,也深深的低头下去。

    秦子骞见“镇宫尉大人”裂开一张血淋淋的大口,从空中翻转下来,习惯性的抬起双手,在他的眼里,这个“东西”再也清楚不过。

    哪里是什么镇宫尉,摆明了就是一只浮游的无形鬼!

    “来...拉我一把......”

    在咕噜噜沉重的水流滚动声中,她伸出了两只虚形的苍白双手,低着头向秦子骞脸上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