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第244章 魏墓(二)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蓦地被一堆海盗石像拦住去路,秦子骞想也没有想过,不过他已经表明了心迹,要是这些石像都附有生命,怪罪的话,应该会立刻扑上来吧。

    静待了一阵,不见石像动静,听到铁门后嗵地一声巨响,忍不住转身,看着铁门上震下灰尘,思衬镇宫尉带领蛇兵,只怕已经打开了出口,与他只相隔这扇铁门了。

    他能举起的长矛,又有多牢固?只怕开门,就在片刻之间。

    “诸位......”他回头时学了魏寒月,双手抱拳行礼,正要说话,眼前的墓道上空空荡荡,哪里还有石像堵路?

    使劲晃晃脑袋,石像还在两端站得好好的。猛低下头,魏寒月的尸身就在脚边。

    “嗵!”铁门发出一声响,些许说话,传进墓室。

    秦子骞不再犹豫,背起魏寒月的尸体,就向墓内行进。魏家家主与海盗有关联。这让他又陷入困惑,甚至可能,这个魏修杰,就是个明朝海盗!

    可他的身份,却是一名锦衣卫,难道当时官匪勾结?

    这样一个多重身份的人,竟然在地府入口处大行祭祀之道,于理不合,这让他脑海中一个太监妖孽修仙的形象登时大大改观。

    不过就算不是妖孽,是海盗,也都没有面前的墓穴更加诡异了。

    刚才的一幕,绝不是自己眼花。正在思索,他踏上边缘较为规整的一块大青麻石板,一连六块,都各描一字,连起来是“福禄、绵长、永寿”。

    左右两边的石柱围绕,抬头一瞧,竟是一块牌坊。紧接着牌坊十步之后,便是一座石制的弧形顶,牌坊的内侧,放了几只壁龛,壁龛上部刻有浅浮雕,图案均不相同,有的为宝瓶状,有的则为云纹。

    云纹示意着墓主死后升天,或是具有飞天遁地之能,古人有些美好愿望,也是正常。

    他观察两侧的壁龛,差点撞到面前的物事上,在黑暗中定神瞧去,竟是一排长明灯。短短十步,也放了十几盏,把宽阔的墓道,切割成了两半。

    道路中间放灯,这闻所未闻,秦子骞想不通其理,不过需要这么多长明灯,两边墙壁上一定有所启示,需要更多的光线来看。

    就在他稍有踌躇,身后的墓口铁门猛地哐当发出巨响,被生生砸开!

    随着嘶嘶呼呼的声音飘进耳朵,秦子骞不敢耽搁,顾不得看两边墙壁的内容,就背着魏寒月的尸身深入。

    看着面前深红色的墓门,他惶急万分,倘若这木门不能轻易推开,顷刻就会被闯进的蛇兵追上,伸出左手上前推门,果然纹丝不动。

    回过头来,只见小小牌坊面前,已经堆满了石像,没有了墓道的进口。

    跟自己刚才遭遇一样,蛇兵的突然闯入,石像也就堵住了进墓唯一的道路。

    “小子,给我出来!”镇宫尉的虚形发亮,站在墓室铁门之外,就是不敢进来。

    秦子骞哼笑一声,算是做了回应,这些石像像是冥冥之中放过自己,容许他进入墓穴,阻拦蛇兵进入。

    这里一定有个巧妙的机关,要不,这些石像就是有人操纵。

    简直玄之又玄。

    他把魏寒月的尸体放在玄红色的墓门边,也不和镇宫尉斗嘴,双手推开木门,奇怪的是,墓道深处吹来的风,反倒比外殿温暖。

    弧形的墓门后,有两处半截厚条石,紧紧扣住墓室两壁。只在门后留下一条缝隙,勉强可以侧身进入。

    秦子骞咦了一声,按照通常的民间丧葬习惯,古人在设计墓室弧形拱顶时,一般都会直接用厚土封闭墓门,并没有必要在墓室内“画蛇添足”,再次设置半截厚石板。

    这样的墓室设计,好像是要防止里面的人出来,而不是外面的盗墓人进去。

    难道为了防“尸变”?

    传说“尸变”之后的人是无法弯下膝盖的,所以在建造墓室时采取了反扣——用半截巨石封住一半墓室。

    这样一来,自己是能进去,魏寒月的尸体就十分勉强,没有人帮手,实在很难把她侧着身体拖进门去,更别提她的五条蛇尾。

    “寒月,我去看看前面有什么,你在这里等我。”他回头望了一眼,蛇兵们似乎垒砌人墙,妄图从石像头顶上越过,但是石像高低不平,相互错落,有些石像过于高大粗壮,竟挨着墓顶。不彻底破坏,想要半截人身带着五条蛇尾钻过来一条,实在困难。

    镇宫尉那种东西,是不敢进来的。

    他缩了身子,尽管蛇兵短时不能进入,但是他只能前进。

    踏过墓门,脚下青砖微陷,他先吃了一惊,急忙退回,一阵石头错落之声入耳,眼前竟变了一个世界。

    墓道突然变窄,石壁两侧透露星光相互映射,反射出天空星象的奇景。

    置身在墓道之中,如同踏进了星海,瞬间让他感觉渺小。

    他恍惚着缓缓前行,墓道却越来越窄,石壁两侧的石块也越来越怪异,直到一个三岔口,石壁不见,脚下墓道共分三条,在深幽的峭壁上伸出三条窄高石道,向上分别托着三口红棺。

    这风口的空气沉闷,隐隐能听到深涧下水流奔响,岔口的角度极小,左右两棺几乎并列,中间的棺材却明显地势低了许多,离自己最近。

    墓穴到了这里,算是到了尽头,除了万丈深渊,没有出路。

    魏家主墓,有三口棺材,那个才是墓主魏修杰的墓?难不成这里是魏修杰的妻子、儿子?他一个太监,从哪里来的儿子?

    所以,男左女右,最左边的棺材,十有**,就是魏修杰的,右边的棺材应该是他夫人,至于这个地势较低中间的棺木......小厮或是婢女。

    秦子骞大致做了判断。

    可惜的是,棺木之旁,连墓志也没有一座,光秃秃的三口棺木,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墓道里更无财宝。

    一个明朝的锦衣卫,还是什么镇抚使,死得也太寒酸了。

    虚村的祭祀真实存在,跟这魏家也牵连不少,只是这祭祀的目的,还是不太清晰。魏修杰想用此达到什么结果,完全不清楚。

    “打开棺木!”一个女人突然说话,秦子骞嗡地脑袋一炸,回过头去,魏寒月的一张俏脸,就在身后!

    “你,你怎么活了!”他简直不信自己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