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探询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蒋雅南坐了小四的车,看着一旁的程江涛不语。

    她感到了秦子骞的危险,只是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完全不知道小四要带人去哪里,车子在夜色中疾驰,很快便来到了一座位于城郊的别墅。

    小四停下车,对她示意:“到了。”

    她满心疑惑的下了车,天色已经很晚,别墅内灯火通明,小四在前带路,在门口有人打开门,躬身叫了声二爷,小四挥了挥手,当先走了进去。

    “怎么叫你二爷?”程江涛见她来头不小,又听见陆念琪和蒋雅南叫她小四,那也应该是四爷才对。

    小四已经坐在了宽大的棕皮沙发上,微笑着招呼大家:“坐,不要客气,到了这里就是安全的了,有什么话,尽管说。我真名叫陈二雷,所以叫我二爷。”

    她说着话,旁边有人递过来两杯清茶,“这段时间,我仿效王氏集团的做法,也笼络了一批弟兄,我们得未雨绸缪。”

    她轻呷了一口茶,开口道:“你们两个都感觉到了秦子骞有危险?”

    陆念琪皱了皱眉:“你想弄什么小队我不管,但是阎罗只有一个。”

    小四笑了下说:“我知道。所以我们得研究一下,他在地下的什么地方。”她摆摆手,“说,最近那些文物贩子倒腾什么?”

    一个黑西服凑近她,“前阵子圆门洞来过几个外人,在经二路的批发市场里,买过像什么锤子、铲子、矿灯、尼龙绳、折叠刀、手电之物。还有这个。”他收拾比划出一个“八”字。

    程江涛见到这个手势,知道是枪,深深低头下去。

    他有前科,揣摩着小四来救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事。他不时伸手擦汗,跟着毕子晋,好歹还打着警方的旗号,跟着秦子骞和这一堆龙蛇混杂的女人,讨不了好。

    “盗墓?”小四眯起眼睛,“江州地下有么?”

    她敏锐的目光移到了程江涛的身上,他正在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香烟盒,做着要抽烟的掩饰。

    “江州虽然叫江州,没有一条江,就算按风水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宝穴吧?”小四说着,目光却始终没有移动。

    雇佣兵和王氏集团的术士身份,让她早就一眼看清程江涛是个什么样的人,“李倩招待好了吗?”

    她看着程江涛猛地抬头,脸上浮现笑容,身边的人回答:“安全了。”

    “干什么你们!”程江涛在沙发上坐不住,腾地站起,“光天化日......”

    “程道长稍安勿躁,说什么光天化日,你不也摸黑干了不少缺德事儿嘛。”小四有恃无恐。

    虽说蒋雅南和陆念琪有感觉,但是要确认秦子骞的准确位置,得他出手不可。既然他在地下没死,十有**,都被困在什么墓中。

    隔离区事件之后,从四面八方涌入江州市越来越多的术士,就可见江州隐约还会发生大事。那个术士掌教梦依尘,也恰巧又失踪了。

    “程道长来想想办法吧,我们需要确定秦子骞的位置。”陆念琪的目光,也移到了他的身上。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程江涛缩了回去,自己本身的案底,再加上一条盗墓,这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节奏。

    陆念琪清咳了一声,程江涛感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和秦、毕二人给他的完全一样。

    想跑都跑不成的感脚。

    “我说,你们一个个能耐这么大,干嘛折腾我一个半路出家的小道士,我是职业道士,不,不等于职业杀手。”程江涛汗都下来了。

    “让你定位,不是做杀手。”小四更正道。

    “姑奶奶,遇到大墓,盗墓的不损兵折将,我没见过。”程江涛反驳着,“多少弟兄因此把命和感情都折在里头,别以为我没见过!”

    蒋雅南眨巴眨巴眼,“那就是说江州的地下,是有大墓了?”

    程江涛一脸尴尬,算是自己激动说漏了嘴,说明了江州地下有大墓。“要定位......也不难,这江州在古时,还是有过江水的,就在城西五十公里处。就是盈央山的位置。”

    蒋雅南微微皱眉。又是虚村!

    虚村背靠盈央山,山里不但有地下河,还有那一条通往虚村米氏大屋的地底,那个地方还有岔路,如果一直顺着河水向下,还不知道通往哪里。

    秦子骞去的是殡仪馆,距离这个位置,也不算太遥远。

    只是那幻觉中的粗大蛇尾,算是什么?

    虚村之下,有错综复杂的道路分岔,可见当时巨大的工程量,如果有大墓,肯定也是米、秦、王、魏四个家族所知、所允许的。

    那么十有**,也应该是这四大家族的墓穴。

    “说到地底,我似乎还有些印象......”陆念琪说着,“我表姨米兰,带我去过一个地方...”

    几人见她说话,纷纷被吸引了注意,程江涛听到米兰的名字,也看了她一两眼,她同那个米兰,眉眼真的有几分相似,这个阎王似的女人,也不是一般人。这里牵扯较广,师父当年不要他踏入江州,绝对有道理。

    他有些开始后悔了。没听师父的话。

    “我那个时候身体不好,有心脏病,只记得有一座大院子,她带着一堆我不认识的熊孩子,在院子里捉迷藏,我躲在屋子里,只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表婶会拿些稀奇古怪的药给我喝,我就看到些,平常不能看到的东西。”陆念琪说着,“我就觉醒了。这是我人生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我能和那些孩子一起玩捉迷藏。”

    “那座房子的下面,我发现过一条通道,直通地底,当时我就有幻觉,认为这下面是一间间的古屋......”

    “然后呢?”蒋雅南着急的问。

    “然后,捉迷藏......我就再也没见过那些孩子......”她有些慌乱,似乎开启了曾经的记忆,“我的表婶也不见了。等我生父找到我,说我满身是血,一个人在盈央山里转悠,神智有些错乱......”

    她不停眨眼,有些不安,“之后我每每想起,就觉得内心忐忑,年年都会到盈央山来拜祭那些孩子。”

    蒋雅南没有吱声,秦子骞、欧若兮劈了他们被鬼附身的亲人,才换回了觉醒,这陆念琪的“捉迷藏”只怕也不是很简单。深究下去,只怕也很凶残。

    “你还记得怎么去那个院子吗?”小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