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第250章 独行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她能感觉到四周潜在的危险,但凭借阎王的威压,陆念琪有自信足以应付。

    “念琪姐,我们应该好好准备一下。”小四喊了一句。

    蒋雅南紧随陆念琪身后,第二个下了地道。

    无论是不是陆念琪艺高人胆大,这个突然的决定,一定能够有效的阻断小四和其他组织的联系。

    只要她来不及通知背后的合作伙伴,这营救秦子骞的行动,就相对要独立。

    小四没了办法,原本这次探寻,真的是受了王氏集团王雪薇之托,只要能清楚这地下是个什么格局,就承诺她一辈子富贵荣华,但是没有料到,陆念琪根本不会听取自己的命令。

    一个道士、一位神官、一个身份成谜的侦探,这本来应该是最好的队伍,毕竟王氏集团术士组织的探索,都失败了。

    “守好洞口。”小四冲身边的人打眼色,多余的话,都藏在眼神里,她也跟了上去。

    一人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离洞口远了一些。

    “那个,雅南,走慢一点,等等我。”小四扭开了强光手电,看着四面光滑的石壁,见上面黏黏糊糊透明发亮的黏液,咽了口水。

    她掌握的资料里,这里有无数条看守入口的大蛇,可是现在一条也没见到。

    “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别伤害李倩,要是她少了一根毫毛,我就是拼了命,也不放过你。”程江涛回头冲小四说话,像是警告,也像是威胁。

    蒋雅南没有说话,现在还不是向小四提问的最佳时机,跟着陆念琪,见她突然一停,也赶紧停了下来。

    眼前所见,正是一座四合院,院子古屋右边,是一颗高大的铁树。

    陆念琪呼吸粗重,回头看了看四人,眼神有些飘忽,“我记得这院子,但是不记得是在地下。”

    程江涛哼了一声,“一路走来,都有炸药的痕迹,这民居前应该有个牌坊,都破坏成了几根石柱,小四,你有机会给大家一个解释吧。”

    小四抿了抿嘴,没有吱声。程江涛认识时间不长,都起了疑心,其他两个敏感的女人,一定也有所察。

    王氏集团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按照惯常的做法,会组织人手,一起下来。如果真要解释,还是等到后面人都跟随上来了,再说吧。

    陆念琪内心激动,先踏进了面前的主屋,看着完好无损的家什,竭力想从脑海深处的记忆里重合。

    “乖乖,好粗的屋梁。”蒋雅南用手电照着房梁感叹。

    “厅屋中间两根圆柱形大梁,用材特粗,楠木梁架,枫拱,镂空雕,这算是明朝民居,清代的民居,简化了木雕构件......”程江涛感叹道。

    他本来就打算说上两句,见蒋雅南和小四都望着自己,两张俏脸上带着光彩,也少不了卖弄一下,“由于地形限制,这民居平面呈不规则形,但堂屋仍居中向南,符合传统习惯。正房木构架简朴,梁用圆木,但梁端与柱交接处仍按月梁做法刻作斜项,这是明代住宅的通式。堂屋前廊单步梁则作成月梁,以突出堂屋的地位。全屋雕饰,仅此而已。”

    “我不记得,是不是这里,我想不起来了。”陆念琪踏进里屋,依稀像是有印象。

    “那个是什么?”蒋雅南看到了房梁两端,分别吊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深红色木盒,雕刻龙饰,异常精美。

    程江涛笑了笑,“那是圣旨宝盒。以前皇帝传旨,都是盒子来装的。”

    “我以为就是太监手里拿着一读就完了。”蒋雅南说着。

    嚯!

    里屋一响,陆念琪找到了向下的通路。

    蒋雅南进屋用手电探了探,光柱打着石阶,直至深处,丝毫不见底,“是这里么?”

    陆念琪摇了摇头,“我还是想不起来,记忆中的院落,好像不是这样,但是确实有地道。”

    “是不是你当时受了刺激,脑子......想不起来了。”蒋雅南比划了一下。

    陆念琪皱皱眉,“下面的路,得我自己走,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一句话,登时引来沉默。沉闷的地下明居里连风都没有,地鸣的隆隆声,从地道下的黑暗中传来,陆念琪看着三人,下面的路,已经感觉到了危险。

    “你们守好入口。我要是见到秦子骞,就带他上来。”陆念琪深吸一口气,从洞口跃了下去!

    “嘿嘿嘿嘿......来抓我呀~!”一声孩子的呼喊,自右边传来,一道白色的残影,迅速的飘过陆念琪脚下的古道,吃吃笑着,跑进牌坊后的一座地下古村。

    她吃了一惊,关于孩子的声音,她从心里一直抵触。因为那内心深处的记忆,折磨了她数十年,直到现在还有着无法磨灭的影响。

    张开瞳力,眼前的古村落发出红色,映入眼底。

    黑暗中,有女孩喃喃说着:“姐姐来抓我呀!”

    陆念琪向前一步,踏过牌坊,嗡地一声响,村落的古道上,三只虚白身体,个头只到她腰间的小孩猛地拦住了去路,刚刚反应过来,几个孩子嘿嘿笑着,就疾速的围绕她转起圈来。

    “咣啷,咣啷......”一个孩子身上挂着水壶,奔跑极快,从陆念琪身边擦身而过,急得她弯腰去抓,不想身后传来一股阴寒,咯吱吱的笑声里,她被一只小鬼扑中,无端端的带走了身体一半的热量。

    左手立刻麻痹,没了力气!

    她扭动纤细的腰身,伸出右手,一把扯下趴在身上吸取阳气的小鬼,知道不能停在原地,哒哒哒拖着跑了几步,在移动中把鬼孩丢了出去,见那鬼孩虚形在空中飘荡,穿过一座古屋,深深皱起了眉头。

    没了左手,单凭抛接,不能撕扯,拿这些虚形的鬼孩没辙,得想办法尽快恢复左手的行动能力才行。

    “呀——!”身后一声尖利的长嘶,惊骇中她猛地回头,只见两只小鬼交叉着向自己扑来。

    她秀美紧蹙,喘息中伸出右手,朝右边的这只急抓,在她即将揪住小鬼衣领时,小鬼一缩脖子,呼地消失不见!

    瞬移!

    微微慌神,就见另一只露出满是尖齿的惨白獠牙,向自己扑咬。

    陆念琪几乎条件反射,侧身避过,双脚在路边民居门前的石狮上几下踩踏,跃上房顶。

    黑暗中腥风铺面,一条粗壮的蛇尾卷来,呯地击碎房檐,立刻把她缠了个结实!